•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
        1. 分享

          為恨殺妻為愛(ài)屠孫,1996年西安市留蘇老教授王玉榮殺妻戮孫案紀實(shí)

           人之意 2024-06-18 發(fā)布于云南

          1996年6月20日,是傳統的端午節。陜西西安南郊一所有名的理工科大學(xué)校園里綠蔭如蓋,五色繽紛的月季、石榴、馬櫻花爭芳斗艷。這天上午,突然一個(gè)炸雷般的消息驚得人們目瞪口呆:王玉榮教授把他的老伴和孫子殺了!

          “不會(huì )吧?這怎么可能呢?”

          “真的。聽(tīng)說(shuō)公安局已經(jīng)把兩具尸首和自殺沒(méi)死的王教授弄走了!”

          中午下班,提著(zhù)端午節粽子、糖糕和綠豆糕的教職員工們回到大學(xué)南村家屬區時(shí),從一號樓前簇擁的人群中那竊竊私語(yǔ)和驚魂甫定的目光里,證實(shí)了傳聞的千真萬(wàn)確。

          最早目睹這幕慘景的,是王玉榮的兒媳淑英。淑英是到公公婆婆家來(lái)看望兒子王晶的。

          三天前,16歲的王晶被爺爺強行接到這里,為的是對這個(gè)唯一的孫子的學(xué)業(yè)進(jìn)行監督和“填鴨”式輔導。去年秋天,王晶沒(méi)有考上重點(diǎn)高中,令堂堂的大學(xué)教授王玉榮痛心疾首。他并不責怪心愛(ài)的孫子——他堅信孫子的血液和腦髓中有自己絕對優(yōu)秀的遺傳因子。

          他嚴厲斥責當工人的兒子和兒媳教子無(wú)方。他要傾盡大學(xué)教授的智力和底蘊,像當年帶研究生一樣,使這個(gè)孫子“變渣為鋼”,在這個(gè)競爭日趨激烈的人世間將來(lái)有一塊立足之地。說(shuō)“強行接回”并不為過(guò),因為兒子新聲、兒媳淑英、老伴孫安秀連同王晶本人對此舉都不茍同,只是懼于“老太爺”的偏執和威嚴,誰(shuí)也不敢硬抗。于是,在王玉榮教授第三次登門(mén)“要人”時(shí),終于像押解少年犯一樣,把一臉不樂(lè )意的孫子連同一大堆學(xué)習參考資料通通帶到自己家中。

          作為母親的淑英,心疼自己的獨子。她知道婆婆退休后又返聘回總務(wù)科上班,顧不得給孩子做飯。公公雖已退休賦閑,但是科研、教學(xué)的專(zhuān)家,對理家、做飯卻完全是門(mén)外漢。不知這幾天兒子是否能吃飽、吃好,她放心不下。正好這天是一年一度的端午節,她特意在單位請了半天假,買(mǎi)了過(guò)節食品,騎自行車(chē)趕來(lái),為的是趁兒子中午放學(xué)回來(lái)時(shí)看一看。

          上午9點(diǎn)40分,淑英敲響了公婆家的房門(mén),沒(méi)有人應聲。于是她掏出自留的鑰匙,開(kāi)了房門(mén),平靜地走進(jìn)去。突然間,她發(fā)出一聲悲痛欲絕的哭喊……

          展現在大學(xué)保衛處干部眼前的,是一副慘不忍睹的景象:大臥室里,66歲的女主人孫安秀頭顱四分五裂,床頭和涼席濺滿(mǎn)了粘著(zhù)血跡;小臥室中,裹著(zhù)毛巾被的16歲少年王晶頭部已砸得分不出五官;書(shū)房里,滿(mǎn)頭白發(fā)的老教授王玉榮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凝結著(zhù)紫黑色血斑的斧頭、刀片,插在墻腳插座中的兩根塑料電線(xiàn),案頭那張筆跡清雋的遺書(shū),向人們無(wú)言地講述著(zhù)這樁慘絕人寰的血案。

          在陜西武警總隊醫院的急救室時(shí),插著(zhù)氧氣管、輸血管、輸液管的王玉榮逐漸脫離了死神的懷抱,急驟起伏的瘦削胸脯趨于平緩。淚水沿著(zhù)眼角深深的皺紋流過(guò)面頰,濡濕了雪白的枕套,翕動(dòng)的嘴唇艱難而微弱地吐露著(zhù)一個(gè)個(gè)孤單的字:“媽……媽……”

          負責監護的偵查員側耳傾聽(tīng),終于聽(tīng)懂了,他是在呼喚母親。

          他有一個(gè)95歲高齡的母親。也就是為了至親至愛(ài)的母親,他不惜舍棄自己的一切,甚至甘愿淪為殺妻戮孫、為倫理道德所不齒的兇手。難道這也是“孝”之所至嗎?!無(wú)人能夠回答。

          1937年11月,8歲的王玉榮和兩個(gè)妹妹跟隨父母從與揚州毗鄰的江都縣向西逃難,像幾顆隨風(fēng)飄零的種子,最后在千里之外的陜西省宅雞市落了戶(hù)。

          不幸接連降臨。就在王玉榮小學(xué)畢業(yè)前夕,他的父親癱瘓了,幾年后撒手西去。一家7口的重擔,壓在目不識丁的母親肩上。她用瘦弱的肩膀扛起行將傾圮的屋頂,賣(mài)麻花、賣(mài)茶葉蛋、賣(mài)洗臉水、賣(mài)大碗茶,咬著(zhù)牙忍著(zhù)淚讓兒子繼續學(xué)業(yè)。就這樣,王玉榮在慈母血汗哺育下,讀完初中、高中,并在解放前夕,考入了咸陽(yáng)工學(xué)院。

          剛上大學(xué)二年級,母親就急于為他操辦婚事?!案改钢?,媒妁之言”,王玉榮雖然不太樂(lè )意,但也沒(méi)有反對,他絕不違背他母親的意愿。那時(shí)候,時(shí)興早婚,不少讀初中甚至小學(xué)的男學(xué)生已經(jīng)當上了丈夫,有的已是孩子的父親了,何況王玉榮已經(jīng)21歲,何況母親為此十分高興。

          妻子孫安秀小他1歲,同是客居寶雞的江都老鄉,兩家的長(cháng)輩是世交。孫安秀只是小學(xué)畢業(yè)。小學(xué)比大學(xué)要差好大一截,但王玉榮沒(méi)有什么理由挑剔。這樁由母親包辦而又本人情愿的婚姻、既沒(méi)有給他帶來(lái)太多的歡樂(lè ),也沒(méi)有給他帶來(lái)太多的痛苦。

          一年后,妻子孫安秀生下一個(gè)男孩,當上了奶奶的母親自然是喜不自禁。而在王玉榮看來(lái),這不過(guò)是送給母親的一個(gè)最好的禮物。

          大學(xué),總把最優(yōu)秀的畢業(yè)生首先留給自己。品學(xué)兼優(yōu)的王玉榮留校任教了。第一次領(lǐng)到工資,他首先想到的便是報答母親的養育之恩,馬上到郵局將工資的一半寄給母親。孫安秀對此并不介意。1956年全國工資普調后,他仍然像“鐵律”一樣寄出工資的二分之一。而這時(shí),愛(ài)情已沒(méi)了新鮮感,并且他已經(jīng)是一兒兩女的五口之家了。

          失望和不滿(mǎn)逐漸在妻子的心頭郁結。含笑的面容常常烏云堆積,柔和的話(huà)語(yǔ)變得生硬刻薄,齟齬時(shí)有發(fā)生。對丈夫的由于經(jīng)濟拮據而節衣縮食、刻苦自己,原先的同情、憐憫、心疼一掃而光,代之以“自找”、“活該”的悻悻然。

          全學(xué)校衣著(zhù)最樸素陳舊的青年教師王玉榮,在教學(xué)、科研方面相當出類(lèi)拔萃,是全校的業(yè)務(wù)尖子?!俺鰢粞蟆?,可以說(shuō)對任何一個(gè)時(shí)期的知識分子都有巨大的誘惑力。王玉榮出國留學(xué)期間,母親從寶雞搬到咸陽(yáng)來(lái)住,幫助照看孫子、做點(diǎn)家務(wù),同時(shí)也與兒媳作伴,彼此照顧。

          但是好景不長(cháng)。兩個(gè)女人共處不久就發(fā)生了矛盾——裂隙是早已在孫安秀的心底存在著(zhù)的。她們同是個(gè)性極強、不善克制容忍的外向型女人,由吵到罵,最后發(fā)展到劍拔弩張,撕扯抓撓,親友、學(xué)校領(lǐng)導都勸阻無(wú)效。

          最沉重的一擊來(lái)自1962年秋天。那天從實(shí)驗室出來(lái),同學(xué)交給他一封軟綿綿的信。拆開(kāi)一看,竟是一縷花白的長(cháng)發(fā)。母親在信中哭訴:這是兒媳從她頭上揪下來(lái)的!王玉榮悲憤欲絕,踉踉蹌蹌跑進(jìn)樹(shù)叢,捂著(zhù)臉哭了。他覺(jué)得自己是這個(gè)世界上最無(wú)能、最孤獨、最不幸的人!他從大衣口袋里掏出妻子——不,“仇人”孫安秀所有的來(lái)信,一封封撕碎,丟入波光瀲滟的河水中。

          從此,凡是孫安秀的來(lái)信,他看也不看就撕碎扔掉;從此,他再也不給孫安秀寫(xiě)一個(gè)字。

          1964年的夏天,學(xué)滿(mǎn)6年的王玉榮畢業(yè)回國。他拿到的是副博士學(xué)位。如果沒(méi)有那么多來(lái)自家庭的痛苦和干擾,他取得博士學(xué)位應該是游刃有余的。他歸心似箭——焦灼地想見(jiàn)到闊別的母親;他欲行又止——不想見(jiàn)到那所謂的妻子!

          六年的變遷著(zhù)實(shí)巨大。他所在的大學(xué),已從咸陽(yáng)遷至西安并改了校名,孫安秀已被照顧調進(jìn)這個(gè)大學(xué)的總務(wù)部門(mén)工作。在王玉榮看來(lái),他倆的夫妻關(guān)系已經(jīng)名存實(shí)亡。他向孫安秀說(shuō)的第一件事就是離婚。

          孫安秀先是愣了半天,接著(zhù)是大哭大鬧。她罵丈夫壞了良心,自己六年茹苦含辛,撐起這個(gè)家,養大三個(gè)兒女,今天倒要卸磨殺驢了!她罵丈夫在外國勾搭上了漂亮女人,要學(xué)千古唾罵的陳世美;她要到系上、到黨委去揭發(fā),讓全學(xué)校的教職員工和家屬評評這個(gè)理,認清他王玉榮丑惡的靈魂!王玉榮膽怯了。況且離婚這號事,母親也不同意。她和兒媳不和是事實(shí),但她老人家并不愿看到兒子妻離子散。

          于是,此事再也緘口不提。

          王玉榮在自己家里得不到溫暖,就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教學(xué)和科研中去。他是學(xué)校中當時(shí)為數不多的擁有副博士頭銜的佼佼者,擔負的課題比較尖端,表現突出,成果斐然,多次獲得科研優(yōu)秀獎,并榮獲優(yōu)秀教師稱(chēng)號。

          十幾年中,他參與完成和獨立完成的課題,曾先后獲得陜西省或國家部委科技進(jìn)步獎、科研突出貢獻一等獎和發(fā)明專(zhuān)利二等獎。他的某些研究成果,已達到國際先進(jìn)水平,受到日本、美國、德國科學(xué)家的重視,有的還被輸入國際發(fā)明專(zhuān)利網(wǎng)絡(luò )。他也由講師先后晉升為副教授、教授,并擔任了研究生導師。

          但是,科研成就的獲得,技術(shù)職稱(chēng)的升遷,年齡的增長(cháng),這一切并未改變他在家庭中的地位。他的家,仍然以學(xué)??倓?wù)科的辦事員孫安秀為中心。

          1994年夏天,年屆65歲的王玉榮教授離開(kāi)了教學(xué)崗位,正式退休了。跳舞、釣魚(yú)、養花、練氣功、打太極拳等等中老年人的熱門(mén)活動(dòng),他概無(wú)興趣。他自我封閉在迷惘和失落之中。

          這時(shí),他又想起了母親。他想把93歲高齡的母親接回自己家中。他急切地想彌補30年來(lái)作為長(cháng)子未能恪盡的孝道,也想在眾多弟妹面前挽回一點(diǎn)面子。

          1995年的春節快要到了。年三十晚上,女兒和兒媳幫助孫安秀忙了一個(gè)下午,做了滿(mǎn)滿(mǎn)騰騰一桌子菜,還擺上稠酒和啤酒。王玉榮凜然而莊重地把老太太攙扶到上席人座。

          由于王玉榮一臉冰霜,正襟危坐,開(kāi)席后,除了小孩子們像麻雀似地嘰嘰喳喳之外,大人們都很拘謹,生怕磕碰了什么。孫安秀可不吃這一套,她以主婦的身份,給兒女、女婿、兒媳斟酒,給小家伙們夾菜,努力恢復喜慶氣氛。對丈夫和婆婆,她敬而遠之地繞過(guò)了。

          對于孫安秀此舉,王玉榮并不在意,也不想苛求,他早已習以為常。令他惱怒的是,兒女輩中竟沒(méi)有一個(gè)給奶奶斟杯酒、夾一筷菜,或者哪怕說(shuō)一句祝福的話(huà)。他忍著(zhù)惡氣,自己動(dòng)手給母親倒了一小杯稠酒,夾了兩片肥爛的條肉??粗?zhù)母親蠕動(dòng)的癟嘴,他的心在流血,在流淚。怒火在胸中燃燒,巖漿在心底翻騰、奔突,他終于像火山一樣爆發(fā)了:“我叫你們吃,叫你們喝,叫你們高興!”吼完,猛然將餐桌掀翻杯盤(pán)碗盞頓時(shí)噼里啪啦,湯菜酒飯一片混沌狼藉,幾個(gè)人衣褲沾光,小外孫女嚇得尖聲哭叫。

          所有的成年人,包括王玉榮自己一時(shí)都怔住了。

          “我死了吧,我死了吧!兒呀,我害了你啦!”老太太老淚縱橫,拉著(zhù)兒子的衣袖大放悲聲。王玉榮悻悻地攙扶著(zhù)母親,回房去了。撫摸著(zhù)母親瘦骨嶙峋的手,心里一陣陣蒼涼。

          大年初二,王玉榮叫了一輛出租車(chē),把母親送到只有間半住房的小妹妹家中??粗?zhù)妹妹、妹夫連同外甥、外甥女不悅的臉色,他羞愧得屁股連椅子也沒(méi)挨就急慌慌地逃出門(mén)去。

          長(cháng)期的悲傷、郁悶,使王玉榮的神經(jīng)衰弱越來(lái)越重,常?!耙构⒐⒍幻沦?,魂煢煢而至曙”。人常說(shuō):青年人靠希望生活,老年人靠回憶生活。他覺(jué)得自己的往昔不堪回首。漫漫長(cháng)夜,想著(zhù)想著(zhù),常常不由自主地滿(mǎn)腮清淚。

          他想到自殺,想來(lái)一個(gè)干凈利落的解脫。他甚至設想了許多種解脫的方式:跳華山、蹈海、臥軌、觸電……他并不缺乏這方面的勇氣,對于人生,對于家庭生活,他已經(jīng)厭倦了,毫無(wú)留戀。唯一下不了決心的,是母親!雖然有諸多弟妹,但母親始終和他最親,他無(wú)法忘記母親每次見(jiàn)到他時(shí)那極其欣慰、極其慈愛(ài)的眼神。他不能容忍對母親這般自私,這般冷酷,這般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舉!

          正當王玉榮在痛苦和矛盾中煎熬的時(shí)候,一陣春風(fēng)拂向他干涸的心田:西安一家企業(yè)慕名而來(lái)、請他為一項新發(fā)明做可行性實(shí)驗。

          這無(wú)異于迷途中的一塊路標,洪水中的一葉方舟,他嗓音顫抖著(zhù)一口應承。他覺(jué)得自己還有價(jià)值,生命還有意義。在談到報酬時(shí),他連連擺手:“不談這個(gè),不談這個(gè)!只要你們信得過(guò)我,我很愿意貢獻一點(diǎn)余熱!”盡管再三推辭,對方硬是放下了裝有800元錢(qián)的一個(gè)信封。

          這種新產(chǎn)品王玉榮過(guò)去雖然沒(méi)有接觸過(guò),但基礎理論是相通的。他覺(jué)得很有把握。一連半個(gè)多月,他把全部時(shí)間和精力,不,還有對生活的希冀和信念,統統傾注于計算器、公式和圖紙上。按照他的計算公式,工廠(chǎng)進(jìn)行加工、組裝、試車(chē),結果出人意料——報廢了,失敗了!

          王玉榮深感震驚和迷惘。

          這次實(shí)驗,造成那家工廠(chǎng)六七千元的損失。對于王玉榮教授來(lái)說(shuō),卻埋葬了他畢生的自信。

          灰心,失落,惆悵,他無(wú)從排解。于是,他又執拗地接來(lái)了孫子王晶,完全按照自己的主觀(guān)意志,去塑造這個(gè)16歲少年的人生。

          王晶已經(jīng)懂事,他有自己的生活情趣和愛(ài)好。他對爺爺的“多管閑事”既怕又煩。他在初中和高一,學(xué)習成績(jì)既不拔尖也不滯后,屬于中等偏上的水平。他自己感覺(jué)這樣就很可以了。他覺(jué)得爺爺這個(gè)留過(guò)洋的博土教授活得也不咋樣。當然,他也不愿像當工人的爸爸那樣整天累得賊死過(guò)得窩囊。他只想以后當個(gè)公司經(jīng)理、總裁什么的,體面,有錢(qián),活得瀟灑。所以,當爺爺把他像押犯人似地押解回來(lái),用“牛不吃草強按頭”、“趕鴨子上架”的方式進(jìn)行強化補課時(shí),他心里充滿(mǎn)反感。

          孩子就是孩子。他不會(huì )像大人那樣善于壓抑自己。6月19日這天晚上,中央電視臺體育頻道正在播放一場(chǎng)意大利甲級隊員球賽。王晶煩躁地把演算本推到一邊,兩手交叉在腦后靠椅背上,長(cháng)長(cháng)地“唉”了一聲。

          坐在書(shū)房一角“陪”著(zhù)孫子看書(shū)的王玉榮以為王晶遇到了難題,卸下老花鏡走到身邊,撫摸著(zhù)孫子的頭問(wèn):“怎么了?哪點(diǎn)不懂,我再給你講講?!?/span>

          王晶粗暴地把頭從爺爺手掌下扭開(kāi),怒沖沖地回答:“都不懂!你從小學(xué)一年級給我教吧!”

          王玉榮聽(tīng)出了孫子的情緒不對,耐心地開(kāi)導他:“晶晶,要靜下心來(lái)學(xué)習。要學(xué)好知識,掌握本事,不吃苦是不行的?,F在是個(gè)競爭的社會(huì )……”

          不等他把話(huà)說(shuō)完,王晶把椅子往后一摔,站起來(lái),漲紅了臉向爺爺吼道:“競爭,競爭,競爭又怎么樣?!你不是行么?你不是有本事嗎?不是照樣把人家的機器搞壞了?!”

          “你、你、你……”王玉榮沒(méi)想到小小毛孩子竟揭他最覺(jué)痛苦、愧疚的這塊傷疤!他氣得一時(shí)說(shuō)不出話(huà)來(lái)。

          孫安秀聽(tīng)到爺孫倆爭吵,從自己房間跑過(guò)來(lái)招呼:“晶晶,來(lái),到奶奶這兒來(lái)!”把交戰的一方引走了。

          王玉榮癱坐在書(shū)房的藤椅上,心里充滿(mǎn)悲哀。他并不生氣,尤其不會(huì )和孫兒慪氣。他感到從未有過(guò)的灰心和絕望?;厥淄?,三四十年前、四五十年前像自己那樣刻苦求學(xué)、奮力拼搏的精氣神兒,在如今的王家,已經(jīng)蕩然無(wú)存了!真個(gè)是老虎生狗,狗生老鼠,一代不如一代!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玉榮越想越怕,越想越絕望,竟至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既然活著(zhù)是種痛苦,那么死去就是種幸?!?/strong>

          夜已經(jīng)很深。敞開(kāi)的窗外吹來(lái)夏夜涼爽的風(fēng)。妻子和孫f都已熟睡。在暗夜中枯坐良久的王玉榮教授扭亮臺燈、給老母親寫(xiě)了封訣別信。

          放下鋼筆,他如釋重負地吁了口氣。然后走上陽(yáng)臺,掂起那把久已棄之不用的利斧……

          他砸向結發(fā)妻子,是為了恨。

          他砸向心愛(ài)的孫子,是出于“愛(ài)”。

          他用剃須刀刀片割向自己的手腕,觸摸裸露的電線(xiàn),是為了解脫。

          這一天,恰好是他67歲的生日。

          在公安局預審室里,王教授態(tài)度頑劣,拒不回答任何提問(wèn)。他只是單調地重復:“叫我簽字吧,快槍斃我吧!”對于這種并不否認罪行、但拒不提供犯罪動(dòng)機的特殊罪犯,警官們不想采取速戰速決的方式解決問(wèn)題,而只想采用耐心引導的辦法,設法打開(kāi)他心靈深處的“苦結”,但屢屢無(wú)功而返。每次預審收場(chǎng),警官們總是苦笑著(zhù)聳肩搖頭:“唉,這老漢,真是根犟牛筋!”

          分局領(lǐng)導指示:“對于王玉榮要放寬松些,可以請親屬做思想工作,但只可寫(xiě)信,不要見(jiàn)面?!?/span>

          在這個(gè)特殊政策下,7月23日上午,封家書(shū)通過(guò)監獄長(cháng)遞交到王玉榮的手中。

          看著(zhù)信,王玉榮哭了。那是他入獄后首次流淚,他竭力壓抑自己的哭聲,那壓抑的哭聲卻更加悲愴、沉痛。他雙膝跪地,一直哭了兩個(gè)多鐘頭,以致自喻“心腸硬”的兩位獄警也被老教授悲痛欲絕的哭聲“熏陶”得“鼻子酸酸的”。

          這是被親情喚醒的良知的回應,這是被理解后痛悔不已的哀鳴,這是愧對亡靈、百身莫贖的自責和懺悔。

          經(jīng)他本人同意,預審科的同志看了這封信。信是他的兒女聯(lián)名寫(xiě)的,執筆者是他們痛失母親也痛失愛(ài)子的44歲的兒子王新聲。

          ……家里發(fā)生這么慘痛的事情,我們做兒女的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是我們逼得您干了不該干的事,是我們害了您,害了自己,也害了可憐的媽媽。

          爸爸:您放心吧!我們一定要像您那樣孝敬奶奶,讓她老人家安度晚年。我們請求政府和司法部門(mén)對您從寬處理,同時(shí)也要求處罰我們,以減輕您的罪責。您不孝的兒女跪泣。

          人們啊,用理解、同情、愛(ài)心去滋潤彼此的心出,彼此的靈魂吧!

          人們啊,珍惜他人,珍惜自己,熱愛(ài)生活,熱愛(ài)生命吧!

          但愿老教授式的悲劇不再發(fā)生!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fā)表

            請遵守用戶(hù) 評論公約

            類(lèi)似文章 更多

            国产日韩欧美,国产精品一区二区欧美视频,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四区,国产成a人片在线观看视频99
          •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