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
        1. 分享

          幕后黑手竟是兇殘的外公,2008年西安市“3·25”殺嬰案偵破始末

           人之意 2024-06-18 發(fā)布于云南

          2008年3月25日晚,一位臺商與女友將一個(gè)年輕人扭送到陜西省西安市公安局蓮湖分局桃園路派出所。倆人報案稱(chēng),他們元月1日剛剛出生的女兒被孩子的舅舅抱走,下落不明。而這個(gè)被扭送來(lái)的人就是孩子的舅舅。年輕人聲稱(chēng)妹妹的女兒被他遺棄在公交車(chē)里,下落連他自己也不清楚。

          經(jīng)過(guò)民警10個(gè)小時(shí)的偵查,這起案子真相大白:20多天前,那個(gè)苦命的女?huà)胍呀?jīng)被她兩個(gè)親舅舅勒死,而指使他們這樣做、一手制造這出悲劇的,居然是孩子的親外公。

          出生于1985年9月的曉玲是一個(gè)眉清目秀的漂亮姑娘。她的家在陜西省興平市馬嵬鎮。初中畢業(yè)后,15歲的曉玲就到廣東省東莞市大嶺山鎮一家電子企業(yè)打工。因為長(cháng)得漂亮,個(gè)子又挺高,17歲開(kāi)始,她從流水線(xiàn)上下來(lái),開(kāi)始在廠(chǎng)里當保安。

          自打來(lái)到東莞后,她除了回老家看望父母,從沒(méi)離開(kāi)過(guò)大嶺鎮。往年春節,只要一放假,路上再擠,曉玲都要回興平去過(guò)。在外打工的人,把這樣一個(gè)全家團圓的機會(huì )看得很重。但2006年不一樣,因為國慶節時(shí)她剛剛回了趟家,何況同在大嶺鎮打工的姨姨一家人都不回去了。姨姨其實(shí)也就30多歲,跟曉玲關(guān)系特別好。當初曉玲第一次到大嶺山鎮上班,就是跟著(zhù)姨姨一起去的。既然春節時(shí)回家票又貴,人又多,曉玲就決定在東莞過(guò)一回年,反正也有一些工友不回家,有伴兒。

          放假期間,她以前在工廠(chǎng)流水線(xiàn)上的工友小劉打來(lái)電話(huà),約她到長(cháng)安鎮去玩兩天。小劉是個(gè)湖南妹,特別熱情。長(cháng)安鎮靠近深圳,比大嶺山鎮要更繁華一些。反正也沒(méi)什么大事兒,曉玲就去了她那兒。小劉喜歡打麻將,有牌友一叫,就心發(fā)慌??蓵粤崾撬垇?lái)的客人,把她一個(gè)人留在房間里也不合適。于是,小劉就叫著(zhù)曉玲一起去打牌。麻將桌上,就認識了臺灣省來(lái)的郭先生。

          郭先生生于1957年,在東莞搞房地產(chǎn),離異獨身。牌桌上相識,他對曉玲印象特別好,當下就要了曉玲的手機。這邊,曉玲剛回到大嶺山鎮,他的電話(huà)就追了過(guò)來(lái)。接下來(lái),就是請曉玲一起逛街購物、一起吃飯,大獻殷勤。雖然已經(jīng)來(lái)東莞打了5年工,可曉玲還從沒(méi)有談過(guò)戀愛(ài)。眼下這樣一個(gè)男人追自己,就讓曉玲情不自禁地動(dòng)了心。何況,郭海平雖然年紀比自己大很多,但他皮膚黝黑、身體強壯,而且還特別心細。倆人在一起,讓她有很強的安全感。

          幾天的熱戀,他們就住到了一起。等大嶺山鎮那家原先打工的電子廠(chǎng)收假,曉玲就沒(méi)有回去上班。

          曉玲是一個(gè)沒(méi)什么心計的女孩子。對于郭海平,她始終說(shuō)不上多么了解。知道他在東莞買(mǎi)了幾套房,還以她的名字注冊了一家房地產(chǎn)中介公司。后來(lái),曉玲懷孕以后,他們搬進(jìn)了郭海平以他們倆人的名義買(mǎi)的一套150平米的房子里。那是在一套16層小高層的15層。能夠住進(jìn)自己的房子,曉玲就已經(jīng)非常知足了。何況,老郭并不像有錢(qián)人包二奶那樣對待她。

          他們同居的最初半年,老郭一直沒(méi)回過(guò)臺。后來(lái),他即使有事兒回去,頂多一周、十天就返回東莞。兩人在一起的時(shí)候,也會(huì )鬧矛盾,吵架、斗氣兒都有,但發(fā)脾氣歸發(fā)脾氣,老郭卻從沒(méi)動(dòng)過(guò)曉玲一指頭。總的說(shuō)來(lái),他們在一起還是很愉快的。

          2007年4月,曉玲懷孕了。知道自己要當爸爸了,老郭特別開(kāi)心,他把老來(lái)得子看得挺重。因為他離婚至今,一直孤身一人。沒(méi)有孩子,是他的一塊心病??蓵粤釁s是既高興,又害怕。她和老郭還沒(méi)有登記結婚呢。結不結婚,老郭似乎并不在意。畢竟他是個(gè)有著(zhù)豐富生活閱歷的人,而且還有些財產(chǎn),他有多少錢(qián),曉玲沒(méi)問(wèn)過(guò),他也沒(méi)說(shuō)過(guò);

          而曉玲呢,農村人觀(guān)念里的結婚,可不是兩人領(lǐng)個(gè)證那么簡(jiǎn)單。按陜西關(guān)中風(fēng)俗,那是要雙方親人到場(chǎng),七大姑八大姨、父老鄉親到場(chǎng)喝了喜酒才算數的。老郭比父親還要大5歲,這讓家里怎么能接受呢?這件事兒只能生米煮成熟飯,也許家里才能接受呀。所以,曉玲壓根不敢跟家里人提結婚這事兒。

          說(shuō)實(shí)話(huà),自從跟老郭一起生活之后,她也沒(méi)敢再回過(guò)家。不僅如此,她還得讓姨姨、姨父替她守口如瓶。還沒(méi)見(jiàn)孩子的面,老郭就已經(jīng)喜歡得不行。他時(shí)常要把耳朵貼在曉玲的肚皮上,聽(tīng)小家伙在媽媽肚子里拳打腳踢。曉玲每次去醫院檢查,手上的事兒再忙,老郭也一定要開(kāi)著(zhù)車(chē)陪她一起去?;氐郊?,還常常親自下廚給她做點(diǎn)好吃的。老郭的廚藝不錯,特別是他燒的魚(yú)曉玲特別愛(ài)吃。有時(shí)候,老郭還會(huì )專(zhuān)門(mén)開(kāi)車(chē)去海邊給她釣些鮮魚(yú)回來(lái),那些稀奇古怪的魚(yú)兒讓她這個(gè)來(lái)自西北農村的姑娘看著(zhù)都覺(jué)得有趣。

          2008年元月1日上午10點(diǎn)10分,曉玲在長(cháng)安鎮醫院生下了一個(gè)女孩兒。老郭不是個(gè)文化人,可那些天卻整天翻書(shū)、查字典。想來(lái)想去,他們給孩子取了個(gè)名字叫“如馨”?!败啊笔侵干⒉ズ苓h的香氣,老郭希望他們的女兒也有“如蘭之馨”。

          曉玲出院不久,保姆家里有事兒走了。因為臨近春節,臨時(shí)雇人已經(jīng)不好找了。老郭就自己承擔起所有家務(wù)活兒。做飯、洗衣服、洗尿布都是他的活兒。曉玲奶水不足,孩子主要吃奶粉。每天夜里,老郭都要起床給孩子沖奶粉。孩子洗澡,都是兩個(gè)人一起動(dòng)手。小如馨把覺(jué)睡顛倒了,白天睡覺(jué),夜里精神,不抱就哭鬧不休。心痛曉玲休息不好,又心痛寶貝女兒,老郭大半夜都在抱著(zhù)孩子在屋里轉來(lái)轉去。

          2008年春節后,曉玲的哥哥錢(qián)磊來(lái)到了東莞。說(shuō)是來(lái)找工作,實(shí)際上他是奉父親之命,來(lái)東莞找妹妹的。曉玲已經(jīng)3個(gè)春節沒(méi)有回家了,家里聽(tīng)說(shuō)她已經(jīng)沒(méi)有在原來(lái)的工廠(chǎng)打工。孩子在外,父母當然要操心。何況曉玲又長(cháng)得漂亮,到底在那邊怎樣謀生呢?萬(wàn)一遇到了壞人怎么辦?

          錢(qián)磊前幾年到東莞打過(guò)工,和曉玲一樣,都在大嶺山鎮這家工廠(chǎng)里。錢(qián)磊比曉玲大一歲多,他和曉玲是同父異母的兄妹。他們家兄弟姐妹4人,還有一個(gè)妹妹在上高中,一個(gè)弟弟在讀初中。雖然不是一個(gè)娘所生,但曉玲和哥哥感情最好。在家里,哥哥是4個(gè)孩子中最勤快的一個(gè),無(wú)論是干地里的活兒,還是幫著(zhù)母親做飯。一起打工那一年多,只要有時(shí)間,錢(qián)磊就會(huì )來(lái)看妹妹,發(fā)了錢(qián),也交給妹妹,倆人湊成一個(gè)整數寄回家。廠(chǎng)里發(fā)生什么開(kāi)心事兒,或者有什么不快的事,倆人都要一起說(shuō)一說(shuō)。

          曉玲的事情家里不知道,但哥哥知道。哥哥對她找這樣一個(gè)男人不支持,特別是認為她當初懷孕就很不應該。

          “你們沒(méi)有領(lǐng)結婚證,這樣生娃就是私生子,傳出去多難聽(tīng)?而且如果他不跟你過(guò)了,法律上也沒(méi)有啥約束他的呀?!睍粤嶂?,讓哥哥心里別扭的,當然還有老郭的年齡。一個(gè)比自己父親還要大的男人成了自己的妹夫,讓他感情上也接受不了。但是,錢(qián)磊對妹妹的事始終守口如瓶,回家跟父母瞞得滴水不漏。他知道這事兒讓父母知道了,是一件不得了的事,尤其是脾氣暴躁的父親。

          老郭那邊有事兒,2月下旬就動(dòng)身回去,臨走,他給曉玲留了足夠的路費,讓她帶著(zhù)孩子跟哥哥一起回趟家。他們坐的是2月28日下午的飛機。

          突然抱回個(gè)孩子,曉玲知道父母完全無(wú)法接受。因為在他們眼里,她自己還是個(gè)不太懂事的孩子呢。何況,孩子的父親又不能擺到桌面上說(shuō)。思前想后,她決定把孩子讓姨姨先帶幾天。姨姨和他們坐一趟飛機回來(lái)的。在西安市蓮湖區的陜航賓館,曉玲給姨姨開(kāi)了一間房,在小如馨的小臉上親了一下后,才戀戀不舍地跟哥哥出門(mén)。

          當晚9點(diǎn)多,兄妹倆才回到了興平市馬嵬鎮的家中。曉玲隨便編了些瞎話(huà),應付父母的追問(wèn)。她是一個(gè)挺瘦的人,雖然生過(guò)孩子不久,腰身也仍然沒(méi)有變粗。表面上看,她還是和當年蹦蹦跳跳出來(lái)進(jìn)去的小姑娘差不了太多。29日下午,曉玲回到西安,到賓館去看孩子。這天夜里就睡在了賓館里。

          曉玲的行蹤其實(shí)已經(jīng)引起了父親的懷疑。她究竟是跟誰(shuí)一起回來(lái)的?為什么剛回來(lái)住了一晚上,就又夜不歸宿?回家以后,父親就翻看了曉玲放在桌子上的手袋??吹搅撕⒆拥某錾C之后,父親變了臉色。

          曉玲的父親錢(qián)來(lái)來(lái)46歲,是個(gè)傳統觀(guān)念很強的人。村上有個(gè)女子也是出去打工,找了個(gè)40多歲的男人,也是未婚先生子,結果成了村上的一個(gè)笑話(huà)。盡管那女子根本沒(méi)在村里住,可她爹媽見(jiàn)人根本就抬不起頭。你想,有家教的人家怎么會(huì )鬧出這樣的丑事呢?以前,他錢(qián)來(lái)來(lái)明里暗里也沒(méi)少笑話(huà)這家人,可現在呢?屎盆子卻要扣到自己的頭上了。

          錢(qián)來(lái)來(lái)叫來(lái)大兒子,一個(gè)嘴巴打過(guò)去,錢(qián)磊就不敢再護著(zhù)妹妹了。

          他一個(gè)40多歲的人,卻要有個(gè)50多歲的女婿,這不是更會(huì )被人笑掉大牙嗎?就算是有錢(qián),他也不稀罕!

          曉玲發(fā)現手袋被父親翻看了的時(shí)候,里面這樣一些東西已經(jīng)不見(jiàn)了:錢(qián)如馨的出生證、自己的身份證以及兩張銀行卡、一張農行的存折。她包里的現金父親并沒(méi)有動(dòng)。曉玲被父母看了起來(lái),一步也不能離開(kāi)家門(mén)。而他的哥哥、弟弟卻被父親派出家門(mén),他們此行顯然是跟她西安的寶貝女兒有關(guān)。曉玲腦子里在不斷地琢磨怎樣才能逃出家門(mén),但是她找不到任何機會(huì )。

          父親顯然知道了陜航賓館里的秘密。3月1日晚上,父親憤怒地叫罵著(zhù),點(diǎn)火燒掉了孩子的出生證。要知道錢(qián)如馨還沒(méi)有報戶(hù)口呢,沒(méi)了出生證,她這戶(hù)口可怎么報呀!曉玲剛想解釋兩句,父親劈頭蓋臉就是一頓拳腳。還嫌不解氣,他抽過(guò)一條皮帶,狠狠地抽了她一頓。曉玲的臉上馬上就腫了起來(lái),火辣辣地疼,左耳什么也聽(tīng)不見(jiàn),后來(lái)過(guò)了好多天,這只耳朵才好的。為了不讓她再聯(lián)系,父親又把她的兩只手機摔壞,還把里面的手機卡取出來(lái),折斷。

          這次挨打,是曉玲一生中挨父親打最狠的一回。就是哥哥以前惹父親生氣,他也不曾打得這么狠。

          這以后,一連許多天,父親不再下地干活兒,他的工作就是看著(zhù)曉玲;晚上,輪到母親看她,母親和她睡在一張床上,房門(mén)被從外面鎖死。連解手,都只能在屋里用一只便盆解決?!鞍淹藿o別人吧,咱重新找個(gè)男人,好好地明媒正娶!”每天晚上,母親都要這樣開(kāi)導她。曉玲絕食,不吃不喝,母親就陪著(zhù)她不吃不喝。她可以讓自己受罪,怎么能看著(zhù)母親跟著(zhù)自己一道受罪呢?

          曉玲想女兒,想得都快要瘋掉,恨不得用手把厚厚的墻壁摳爛,跑到西安去。

          為了見(jiàn)到孩子,曉玲盡量裝得心如止水。她乖乖地吃飯睡覺(jué),還幫著(zhù)母親干點(diǎn)家務(wù)活兒,母親勸說(shuō)她的時(shí)候,她也不住地點(diǎn)頭稱(chēng)是。慢慢地,家里對她的戒備松懈了下來(lái)。

          3月15日,天氣特別晴朗。父親下地干活兒之后,曉玲提出想跟弟弟去興平市逛逛。興平城區離馬嵬鎮只有10多公里,家門(mén)口就能攔下車(chē)。母親畢竟心軟,也想讓她散散心。何況,還有個(gè)16歲的弟弟看著(zhù)她。所以,母親就同意了她出門(mén)。到了興平,曉玲就許諾給弟弟買(mǎi)個(gè)手機。這個(gè)半大孩子想要個(gè)手機已經(jīng)很長(cháng)時(shí)間了,有家境好的同學(xué)早都有了這玩意兒。這樣的奢侈品這個(gè)初中生壓根不敢跟爹媽提,沒(méi)想到現在姐姐居然答應給自己買(mǎi)。所以,弟弟非常愿意跟著(zhù)姐姐去西安,而且替她瞞著(zhù)爹媽。

          下午3點(diǎn)多,曉玲找到了哥哥在長(cháng)安區郭杜打工的那家房地產(chǎn)公司。通過(guò)給弟弟買(mǎi)的新手機,她已經(jīng)和姨姨取得聯(lián)系。原來(lái),3月2日那天,哥哥和弟弟找到陜航賓館后,說(shuō)是抱孩子出去曬一下太陽(yáng),就一去不回,姨姨、姨父打電話(huà)也不接。姨父后來(lái)倒是接到了曉玲父親錢(qián)來(lái)來(lái)的短信:“你一個(gè)外人,插手我們家的事,是不是想找死?”口氣生硬、惡毒。問(wèn)弟弟,他說(shuō)孩子是哥哥抱走的。

          等到下午6點(diǎn)多,錢(qián)磊才下班回宿舍??蓻](méi)等曉玲說(shuō)上兩句話(huà),她的父母就一起推門(mén)而進(jìn)。父親抄起地上一塊磚,就砸向曉玲。曉玲的左胯骨狠狠挨了一下,鮮血都流了出來(lái)。錢(qián)來(lái)來(lái)不由分說(shuō)拖起女兒就往外走,攔了輛出租車(chē)回了興平。

          第二天,越想越來(lái)氣,錢(qián)來(lái)來(lái)又把女兒暴打一頓。下手之重,讓曉玲的外婆氣得都流出鼻血:“虎毒還不食子呢,你錢(qián)來(lái)來(lái)是野獸,不是人!”

          一夜之間,曉玲又被嚴加看守起來(lái)??蓵粤釤o(wú)時(shí)不在尋找脫身的機會(huì )。這些天里,她已經(jīng)和外界失去聯(lián)系。郭海平究竟有沒(méi)有回東莞呢?他發(fā)現聯(lián)系不上她,會(huì )怎樣呢?

          一天,趁父母不在身邊,曉玲以玩游戲為名,哄來(lái)弟弟的手機,悄悄給郭海平發(fā)了條短信。幾分鐘后,郭海平的短信就回了過(guò)來(lái)。讓曉玲驚喜的是,他說(shuō)他人已經(jīng)到了西安。

          回到東莞之后,郭海平聯(lián)系不上曉玲,急得火急火燎。從曉玲那里,他已經(jīng)知道她家里人對這門(mén)親事的態(tài)度,猜到她回到家可能遇到麻煩。郭海平的弟弟娶了一個(gè)西安媳婦,郭海平?jīng)]辦法,只好跑到西安,委托弟媳婦上門(mén)去提親。弟媳費了不少勁,拐彎抹角找到了曉玲家,不僅沒(méi)見(jiàn)到曉玲,連帶去的禮物都被錢(qián)來(lái)來(lái)扔了出來(lái),根本沒(méi)有對話(huà)的余地??梢?jiàn)不到女兒和曉玲,老郭當然不能死心。只好在西安焦急地等著(zhù)。

          3月25日下午,曉玲的母親到地里去給雇來(lái)幫忙種玉米的人送水。瞅著(zhù)這功夫,曉玲奪門(mén)而出。她的身上還藏著(zhù)最后一百元錢(qián)。在出租車(chē)上,她借來(lái)司機的手機,給郭海平打了電話(huà):“我馬上就趕到西安的城西客運站,咱們在那里會(huì )合?!钡人s到時(shí),老郭果然已租好了一輛出租車(chē)等著(zhù)她。

          顧不得抱頭痛哭,兩人趕緊就趕往長(cháng)安區,尋找錢(qián)磊。錢(qián)磊被從工地上找回來(lái),面對身材魁梧、怒目圓睜的郭海平,錢(qián)磊的說(shuō)法是這樣的:從陜航賓館抱來(lái)孩子之后,他們最初是打算把孩子送人??墒?,一時(shí)半會(huì )兒找不到合適的人家。上了220路公交車(chē)后,他和弟弟在沙井村又換乘210路公交車(chē)。坐了一兩站,他們將孩子放在了座位上,就悄悄下了車(chē)。至于孩子被誰(shuí)撿走,他也不知道。

          拉著(zhù)錢(qián)磊,曉玲、郭海平找到210路公交車(chē)調度站。調度站答復,這段時(shí)間內,壓根沒(méi)有司乘人員反映撿到過(guò)棄嬰。再找到公交分局,民警答復別的公交車(chē)也沒(méi)有這樣的報案。既然這起嬰兒失蹤案是在陜航賓館發(fā)生的,兩人就扭送錢(qián)磊到西安市公安局蓮湖分局桃園路派出所報案。

          經(jīng)過(guò)派出所民警十個(gè)小時(shí)的偵查,這起案子終于真相大白。

          3月1日下午,錢(qián)磊和弟弟抱走孩子后,怕姨姨追來(lái),下車(chē)就攔了輛出租車(chē)。半路上,他們又換乘了220路公交車(chē)往長(cháng)安區方向走。本來(lái),他們是想按臨出門(mén)時(shí)父母的吩咐,把孩子悄悄扔在一個(gè)人多的地方??墒?,這個(gè)時(shí)候,父親錢(qián)來(lái)來(lái)發(fā)來(lái)了短信:“不要把孩子帶到興平。西安就地解決,不要讓孩子活?!?/span>

          錢(qián)來(lái)來(lái)的打算,是要讓曉玲不再回廣東,就在興平重找婆家嫁人了事??墒?,如果孩子活著(zhù),哪怕不知道誰(shuí)抱走了,曉玲也一定不會(huì )死心,會(huì )千方百計地找下去;這種情況下,她肯定就斷不了。要讓她徹底死心,就得讓她徹底失去孩子。

          于是,錢(qián)來(lái)來(lái)就向兩個(gè)兒子發(fā)出了這項殘忍的指令。

          雖然已經(jīng)是個(gè)大小伙子,錢(qián)磊在父親跟前永遠都是個(gè)唯唯諾諾的人,他的弟弟也一樣怕父親怕得要命。不按照父親的指令去做,他知道回去是交不了差的。何況這事兒除了他們錢(qián)家人知道,外人甚至連妹妹生了這樣一個(gè)孩子都不知道,孩子也沒(méi)有上戶(hù)口。于是,錢(qián)磊和弟弟輪換著(zhù)抱著(zhù)孩子,他們在長(cháng)安區長(cháng)里村下車(chē)后,找了個(gè)沒(méi)人的菜地,在一棵樹(shù)下,錢(qián)磊用水果刀挑斷褲子上一條黃色的小布繩兒,然后將繩子套住孩子的脖子,他和弟弟一人扯住一個(gè)繩頭,小如馨的頭部左右搖晃了一陣兒后,就再也不動(dòng)了。他們倆丟下孩子,倉皇離去。

          因涉嫌故意殺人罪,不久后,錢(qián)磊和他的父親、弟弟都受到法律的制裁。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fā)表

            請遵守用戶(hù) 評論公約

            類(lèi)似文章 更多

            国产日韩欧美,国产精品一区二区欧美视频,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四区,国产成a人片在线观看视频99
          •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