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
        1. 分享

          圖窮匕見(jiàn),女上司魂斷京城,2005年朝陽(yáng)“12·7”兇殺案偵破始末

           人之意 2024-06-18 發(fā)布于云南

          2005年12月7日晚,北京市朝陽(yáng)區警方接到報案,在北京一高檔住宅小區5號樓發(fā)現了一具女尸。經(jīng)查,死者名叫薛菲,27歲,是北京一家著(zhù)名外企的秘書(shū)兼銷(xiāo)售經(jīng)理。

          第二天,警方在北京一家飯店將犯罪嫌疑人許宏民抓獲。許宏民曾在薛菲所任職的公司工作過(guò),是薛菲的下屬,兩人是情人關(guān)系。而最早發(fā)現薛菲的反常情況并托人報案的,是薛菲真正的男友、在河北某市任管委會(huì )副主任的董明。

          薛菲與兩個(gè)男人究竟有著(zhù)怎樣的糾葛?許宏民為何要殘忍地將她殺害呢?

          2005年5月,38歲的神經(jīng)外科醫生許宏民從上海某醫院辭職,來(lái)到北京發(fā)展。許宏民身材標準,長(cháng)得也不錯。他曾有過(guò)一次失敗的婚姻,離婚后他認識了女大學(xué)生殷慧。殷慧雖然長(cháng)相一般,但文靜端莊,兩人的感情發(fā)展得很順利。由于殷慧要到北京繼續深造,許宏民也辭職同女友一起來(lái)到了北京。

          6月7日,許宏民終于被位于朝陽(yáng)區的某日本株式會(huì )社聘用,成為一名銷(xiāo)售醫療器械的一線(xiàn)業(yè)務(wù)員。除了固定的底薪外,業(yè)務(wù)員的主要收入來(lái)源于銷(xiāo)售業(yè)績(jì)的提成。雖然這家日本公司的管理相當嚴格,底薪也沒(méi)有許宏民預想的高,競爭壓力也很大,但看到那些干得好的業(yè)務(wù)員,收入要比自己當醫生時(shí)高出好幾倍,所以許宏民很珍惜這份來(lái)之不易的工作機會(huì )。

          許宏民的主管領(lǐng)導是一個(gè)叫薛菲的女孩。27歲的薛菲是社長(cháng)的秘書(shū),又是分管銷(xiāo)售的經(jīng)理。許宏民在驚艷一身名牌的薛菲美麗外貌的同時(shí),更羨慕她在這家著(zhù)名外企的地位。事實(shí)上,薛菲的確非常能干,同事們都很佩服她。

          一天下班時(shí),許宏民見(jiàn)薛菲開(kāi)著(zhù)一輛價(jià)值不菲的越野車(chē)瀟灑而去,便不禁對身旁的一位同事感嘆道:“她真是年輕有為??!”

          同事說(shuō):“是啊,她很受社長(cháng)的賞識,薪水也比咱們高得多。而且,她還在朝陽(yáng)區一個(gè)高檔小區有一套房子呢!”

          許宏民是個(gè)很有心計的人,他想:自己目前只是一個(gè)進(jìn)入京城的高級打工仔,住的房子還是租的,要想在北京站穩腳跟、買(mǎi)房買(mǎi)車(chē),不知要干到何年何月。而薛菲既漂亮又多金,在公司又是個(gè)有份量的人,如果能追到她,對自己肯定有好處,起碼可以幫助自己完成銷(xiāo)售任務(wù),甚至可以讓老板提拔自己。

          可許宏民轉念一想,像薛菲這么出色的女孩,不可能身邊沒(méi)有優(yōu)秀的男人,他甚至懷疑薛菲就是社長(cháng)的情人。于是,他裝作無(wú)意地向同事打聽(tīng),得知薛菲并不是社長(cháng)的情人,但好像是有一個(gè)男朋友,是河北省某市一個(gè)管委會(huì )的副主任,很有能力。得知這個(gè)消息,許宏民不免有點(diǎn)沮喪。

          6月20日,許宏民被公司派到河北省某市參加為期3周的培訓。令他興奮的是,同去的竟然有薛菲!許宏民覺(jué)得,這是上天給他安排的一個(gè)好機會(huì )。一路上,他主動(dòng)幫薛菲背行李,遞礦泉水,對她大獻殷勤。

          參加培訓的人員都住在當地的外企培訓中心,這是個(gè)四星級酒店,兩個(gè)人一個(gè)房間。薛菲沒(méi)有與別人合住,而是單獨開(kāi)了一個(gè)房間。

          兩天后,許宏民正在酒店的大堂打電話(huà),無(wú)意中看到薛菲和一個(gè)50歲左右、其貌不揚的男子在一起。從兩個(gè)人親熱的舉動(dòng)看,許宏民猜到那個(gè)男人肯定就是薛菲的男朋友,他立即產(chǎn)生了一種說(shuō)不出來(lái)的感覺(jué):年輕漂亮的薛菲和那個(gè)男人站在一起,簡(jiǎn)直就是鮮花插在牛糞上。許宏民不明白,薛菲為什么要找這樣一個(gè)男友?不就是因為他有錢(qián)有地位嗎?說(shuō)不定他還是個(gè)有家室的人,薛菲是他的情人呢!

          宏民心中不禁對薛菲生出一種鄙視。雖然他從骨子里瞧不起薛菲,但又對自己把她追到手充滿(mǎn)了信心。因為他覺(jué)得無(wú)論年齡還是外表,自己都占有絕對優(yōu)勢。

          在培訓的過(guò)程中,許宏民利用一切機會(huì )同薛菲接觸,對她關(guān)懷備至,給薛菲留下了不錯的印象。培訓結束回到北京時(shí),薛菲因為自己的坤包比較小,怕把結業(yè)證書(shū)折壞了,許宏民便自告奮勇地將證書(shū)夾到了自己帶的一本書(shū)里,說(shuō)上班后再帶給她。

          第二天上班后,許宏民將完好無(wú)損的證書(shū)交給了薛菲,薛菲說(shuō):“太謝謝你了?!?/span>

          許宏民故意開(kāi)玩笑似的問(wèn):“怎么謝???你是不是應該請我吃頓飯?”

          薛菲爽快地說(shuō):“行!”

          下班后,兩人來(lái)到位于國貿附近的一家環(huán)境幽雅的上海菜館。

          自此以后,許宏民開(kāi)始實(shí)施征服薛菲的計劃。他知道薛菲早晨總是來(lái)不及吃早飯,于是,他每天早晨特意買(mǎi)好早點(diǎn),等她停好車(chē)后就親手把熱乎乎的早點(diǎn)交給她。他看到薛菲穿的衣服較為單薄,而辦公室的冷氣開(kāi)得又足,就發(fā)短信提醒她帶件厚衣服放在辦公室。晚上,他還經(jīng)常給她打電話(huà),陪她聊天,給她講笑話(huà)。

          對于許宏民的殷勤,敏感的薛菲很快就覺(jué)察到了。她曾想拒絕,但由于男朋友董明不在北京,她一個(gè)人實(shí)在是太孤獨了。許宏民的關(guān)心,讓獨自在外漂泊的她覺(jué)得很溫暖,也不再感到空虛寂寞。所以,她沒(méi)有拒絕,但也沒(méi)有給許宏民任何承諾。

          轉眼到了周末,兩人相約逛街,許宏民又是幫薛菲開(kāi)車(chē),又是當購物參謀,忙得不亦樂(lè )乎。兩人逛累了又一起去吃飯。那天,薛菲玩得很開(kāi)心。許宏民執意要送她回家,說(shuō)那么多東西一個(gè)女孩怎么拿。薛菲想了想,覺(jué)得他說(shuō)得也對,便答應了。這是許宏民第一次去薛菲的住處。這套房子其實(shí)是董明的一位朋友的,由董明出面,無(wú)償地借給薛菲住。之后,許宏民便經(jīng)常陪薛菲吃飯、逛街,送她回家,兩人的關(guān)系也越來(lái)越近了。

          薛菲也曾覺(jué)得這樣做有點(diǎn)對不起董明,但每當和英俊瀟灑的許宏民一起逛街,享受著(zhù)周?chē)w慕的目光時(shí),她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mǎn)足。而且,許宏民有著(zhù)南方人特有的細膩。再說(shuō)董明一周只來(lái)一次,有時(shí)忙起來(lái)一個(gè)月才能陪自己一次,而她又特別害怕孤獨。自從有了許宏民的陪伴,她覺(jué)得自己再也不害怕度過(guò)下班后那段漫長(cháng)的時(shí)光了。

          2005年8月4日,那天是星期四,許宏民陪薛菲去東方新天地購物后,驅車(chē)來(lái)到一家幽雅的上海餐廳——美林格。許宏民執意點(diǎn)了一瓶紅酒,并給薛菲也倒了一杯。紅燭搖曳,耳邊傳來(lái)悠揚的薩克斯名曲——《回家》。

          那天,兩個(gè)人都比平時(shí)多喝了點(diǎn)酒。晚餐后,借著(zhù)酒意,許宏民開(kāi)著(zhù)薛菲的車(chē),徑直把她帶到了自己的住處。剛一進(jìn)門(mén),許宏民就緊緊抱起薛菲。微醉的薛菲認為,這都是許宏民太愛(ài)自己的緣故,所以并沒(méi)有拒絕……

          激情過(guò)后,薛菲有些后悔了。雖然許宏民使自己不再寂寞,可她心里還是愛(ài)董明的。況且,董明為她付出了許多,她覺(jué)得不能對不起他。

          第二天下班前,許宏民給薛菲打電話(huà),想約她出去吃飯。薛菲本想拒絕,但又覺(jué)得利用這個(gè)機會(huì )和許宏民把話(huà)挑明了也好。于是,他們一起到了燕莎商場(chǎng)附近的一家餐廳。剛落座,許宏民就握住薛菲的手關(guān)切地問(wèn):“菲,昨天過(guò)得好嗎?”

          薛菲輕輕抽回自己的手:“我們不要再這樣了,好嗎?我今天答應和你出來(lái),就是想和你說(shuō)這件事?!?/span>

          許宏民吃驚地問(wèn):“為什么?難道你對我的表現不滿(mǎn)意?”

          薛菲搖了搖頭:“不是?!?/span>

          許宏民追問(wèn)道:“那又是為什么呢?”

          薛菲喝了口咖啡,向許宏民講述了她和董明之間的事情。

          薛菲出生于內蒙古一個(gè)普通工人的家庭,從內蒙古一所大學(xué)畢業(yè)后,來(lái)到北京發(fā)展。由于北京人才濟濟,她一時(shí)未找到合適的工作。一個(gè)偶然的機會(huì ),她認識了河北省某市的一位人事干部岳梅,兩人一見(jiàn)如故,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應岳梅之邀,薛菲到她所在的城市上班了。岳梅得知薛菲還沒(méi)有男朋友,便熱心地幫她介紹。正好,管委會(huì )副主任董明與妻子離婚多年,至今獨身。雖然董明足足比薛菲大25歲,但他有地位、有能力,在當地是個(gè)很有能力的人物。于是,岳梅有意安排了一次聚會(huì ),介紹董明和薛菲認識。

          董明第一眼見(jiàn)到薛菲時(shí),就被她漂亮的外表和優(yōu)雅的氣質(zhì)迷住了。薛菲礙于岳梅的情面開(kāi)始與董明交往。漸漸地,薛菲發(fā)現董明是個(gè)很有智慧、很有能力的優(yōu)秀男人。她一向崇拜成功男人,因此,對董明的好感也逐漸增加了。更令薛菲感動(dòng)的是,董明對她特別體貼。一次,薛菲的父親住院了,還需要一大筆錢(qián)動(dòng)手術(shù)。董明通過(guò)岳梅得知后,立即托岳梅給薛菲的老家匯去了幾萬(wàn)元錢(qián)。

          董明真誠地幫助薛菲,讓她覺(jué)得他是個(gè)重情義的好男人,一個(gè)人在外漂泊久了,她也很想有個(gè)依靠。漸漸地,薛菲不再排斥董明了。

          2004年夏天,薛菲想到北京去工作,董明雖然舍不得她,但還是表示了支持。為了讓她住得舒適些,出行方便些,他不顧薛菲的反對,硬是借了朋友的房子給她住,還為她買(mǎi)了一輛越野車(chē)。他和薛菲相約,每個(gè)雙休日來(lái)北京陪她。他們還一起在北京看了不少樓盤(pán),準備在北京買(mǎi)一套房子……

          薛菲對許宏民說(shuō):“董明為我做得太多了,我不能對不起他?!?/span>

          許宏民問(wèn):“他比你大那么多,你們在一起能幸福嗎?”

          薛菲說(shuō):“他很優(yōu)秀,我們感情一直挺好的?!?/span>

          許宏民聽(tīng)了,心里酸酸的:“你和他根本不般配,只有和我在一起,你才能得到真正的快樂(lè )。你知道嗎?自從認識了你,我就和女朋友分手了?!?/span>

          其實(shí),許宏民根本沒(méi)有和女友分手,而薛菲竟然相信了,覺(jué)得他是真心愛(ài)自己才這樣的。說(shuō)實(shí)話(huà),她也有點(diǎn)舍不得許宏民,畢竟他填補了自己的空虛,給自己帶來(lái)了不少快樂(lè )。

          薛菲想:“以后和許宏民只以好朋友的關(guān)系相處,等以后董明來(lái)北京定居就好了……”

          此后,每逢董明不在北京時(shí),薛菲就默許許宏民來(lái)陪自己逛街,但她盡量不帶許宏民回自己的住處。

          薛菲的態(tài)度讓許宏民有點(diǎn)摸不著(zhù)頭腦,他多次向薛菲表白:“菲,嫁給我吧!”

          薛菲總是敷衍他說(shuō):“我們認識的時(shí)間不長(cháng),還是先交朋友吧?!?/span>

          許宏民說(shuō):“那你趕緊和董明分手?!?/span>

          薛菲不置可否。

          許宏民卻等不及了,每次和薛菲在一起,他都會(huì )催她和董明分手,和他結婚。漸漸地,薛菲感到很煩,而且她還覺(jué)得許宏民似乎是在利用她。

          自從兩個(gè)人發(fā)生關(guān)系后,許宏民幾次找薛菲說(shuō):“你是社長(cháng)秘書(shū),你的話(huà)社長(cháng)肯定聽(tīng)。你能不能在社長(cháng)面前替我說(shuō)說(shuō)好話(huà)?憑我的能力,怎么也應該給個(gè)職位??!”

          薛菲為難地說(shuō):“這種事我怎么好跟社長(cháng)開(kāi)口呢?”

          過(guò)了不久,許宏民又讓薛菲去跟社長(cháng)說(shuō)給自己加薪,薛菲再次犯難了。

          許宏民步步緊逼,薛菲終于有所警覺(jué)。于是,她決定“冷處理”兩個(gè)人的關(guān)系。

          許宏民感覺(jué)到了薛菲對自己的冷淡,他非常著(zhù)急。他想:“如果讓大家都知道我和她是戀人關(guān)系,造成既成事實(shí),她就不好意思分手了?!庇谑?,許宏民決定在公司公開(kāi)他們的關(guān)系。

          此后,許宏民經(jīng)常到薛菲的辦公室去找她,中午在公司餐廳吃飯時(shí),也故意和薛菲坐在一起,表現得很親熱。下班時(shí),也要和她一起走。很快,公司上下都知道許宏民在追薛菲。

          許宏民大張旗鼓的做法,令薛菲很生氣。她多次對許宏民說(shuō):“你別在公司那樣好不好?這樣會(huì )影響工作的?!笨稍S宏民依然我行我素。

          許宏民的所作所為在公司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響,后來(lái),他與同事又因為搶一筆業(yè)務(wù)而鬧了矛盾。于是,公司決定與他解除合同。許宏民非常惱火,他讓薛菲替自己去說(shuō)情,但被薛菲拒絕了,他只好悻悻地離開(kāi)了公司。

          好不容易謀得的工作就這么丟了,許宏民的心里充滿(mǎn)了怨恨。他仍然到原單位去找薛菲,等她下班,并不顧薛菲的反對,堅持要送她回家。以前去薛菲的住處時(shí),薛菲怕被人看到,總是要求兩人分開(kāi)走??涩F在,許宏民卻執意和她一起進(jìn)單元門(mén),一起上電梯,一起進(jìn)房間。

          薛菲帶一個(gè)男人回家的事很快傳到了董明那里。

          董明匆匆趕到北京質(zhì)問(wèn)薛菲:“你是不是背著(zhù)我和別的男人交往,還帶他到這里?”

          薛菲趕緊否認:“你瞎說(shuō)什么???我們單位的幾個(gè)同事一起來(lái)家里玩過(guò)?!?/span>

          董明抓住薛菲的胳膊嚴肅地說(shuō):“小菲,你知道,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我真的很愛(ài)你,我不能容忍你在感情上背叛我!希望你也珍惜我們之間的感情?!?/span>

          那天晚上,薛菲一夜未眠。她仔細地梳理著(zhù)與董明和許宏民的關(guān)系,覺(jué)得是到了自己非決斷不可的時(shí)候了。她在心中將這兩個(gè)男人比較著(zhù):董明雖然年齡大,也沒(méi)有許宏民英俊,但他踏實(shí)、穩重、有能力,和他在一起有安全感;而許宏民雖然比董明年輕帥氣,兩人在一起有激情,可他現在什么也沒(méi)有。而且,許宏民心眼小,遇事愛(ài)計較,很難說(shuō)他不是在利用自己。想到這里,薛菲決定與許宏民分手。

          第二天,董明回了河北,薛菲下班后主動(dòng)約許宏民,說(shuō)有事要和他談。在一家咖啡館的包間里,她向許宏民提出了分手。許宏民一把抱住她說(shuō):“不,我不讓你離開(kāi)我!”

          薛菲掙脫他的懷抱說(shuō):“你冷靜點(diǎn)!我認真考慮過(guò)了,我們在一起不合適,以后我們不要再來(lái)往了?!?/span>

          許宏民“嗵”地跪在薛菲的面前:“菲,我愛(ài)你,我不能沒(méi)有你!”

          薛菲卻不為所動(dòng):“不要再說(shuō)了,我已經(jīng)決定了?!?/span>

          許宏民怎么也無(wú)法接受分手的現實(shí):自己付出了那么多,不就是為了得到她嗎?現在,目的沒(méi)有達到,他怎么能善罷甘休呢?他發(fā)誓要讓薛菲回心轉意。

          可是,薛菲卻開(kāi)始躲著(zhù)他,有時(shí)連他的電話(huà)也不接。許宏民經(jīng)常在公司大樓的樓道、電梯口等處攔住薛菲,求她回到他的身邊??裳Ψ迫匀昏F了心,并讓他別再糾纏自己。薛菲的絕情讓許宏民絕望了,他惡狠狠地威脅薛菲說(shuō):“如果你不同意跟我談戀愛(ài),我就把咱倆的事告訴董明!”薛菲非常害怕董明知道此事,一時(shí)不知所措。經(jīng)過(guò)一番冷靜的思考,她決定找個(gè)時(shí)間跟許宏民徹底談清楚。

          2005年12月7日晚,許宏民把薛菲堵在了薛菲住處的一樓單元門(mén)口,堅決要去薛菲家。薛菲不肯讓他去,兩個(gè)人拉扯起來(lái)。后來(lái),薛菲怕他鬧得四鄰皆知,只好讓他進(jìn)來(lái)了。許宏民一進(jìn)門(mén),就跪下來(lái)求她不要離開(kāi)自己。見(jiàn)薛菲態(tài)度堅決,還是要分手,許宏民覺(jué)得自己再求也沒(méi)有用了??伤桓市?,覺(jué)得自己為她付出了許多,她應該在經(jīng)濟上予以補償。

          于是,他對薛菲說(shuō):“既然這樣,我也不能太吃虧了。這幾個(gè)月為了陪你,請你吃飯我花了不少錢(qián),你應該還給我?!?/span>

          許宏民的話(huà)讓薛菲感到很可笑,她用鄙夷的眼光望著(zhù)他說(shuō):“真沒(méi)想到你的精明都用在這上面了,真讓人看不起?!?/span>

          許宏民說(shuō):“我還看不起你呢!你跟那個(gè)董明,不就是看上他的位子和票子了嗎?”

          這時(shí),許宏民發(fā)現桌上放著(zhù)薛菲的身份證,便一把拿了起來(lái)。

          薛菲大聲說(shuō):“別動(dòng)我的身份證!”

          許宏民說(shuō):“怎么?是不是急著(zhù)拿身份證和董明結婚???休想!”

          薛菲氣憤地說(shuō):“你怎么這么卑鄙?”說(shuō)著(zhù),就沖上來(lái)要搶回身份證。

          兩個(gè)人一邊吵,一邊搶?zhuān)榧敝?,薛菲抓破了許宏民的臉。見(jiàn)薛菲真的對自己死心了,許宏民暴跳如雷。望著(zhù)眼前美麗而絕情的薛菲,他一下子失去了理智,覺(jué)得不能就這么便宜了她。他沖上前,用雙手掐住了薛菲的脖子。薛菲用力地掙扎著(zhù),許宏民便用旁邊放著(zhù)的一件外衣將她的雙腳捆上,接著(zhù)又問(wèn)她的銀行卡放在哪里,密碼是多少,薛菲被逼都說(shuō)出來(lái)了。然后,他又去衛生間拿了一條毛巾塞進(jìn)薛菲的嘴里,繼續掐她的脖子,直到她再也動(dòng)彈不得……

          許宏民開(kāi)始在屋里翻找著(zhù),他將薛菲的手機、IBM筆記本電腦、兩塊價(jià)值幾萬(wàn)元的名牌手表裝進(jìn)了一個(gè)拉桿箱中,并從薛菲的錢(qián)包里拿出了那張銀行卡。離開(kāi)薛菲的住處后,他到自動(dòng)取款機上分3次取出了5000元錢(qián),然后帶著(zhù)這些東西和錢(qián)回到了自己在安定門(mén)附近的出租屋內。

          當天晚上,董明從9點(diǎn)多到近11點(diǎn),打薛菲的手機是關(guān)機,打她住處的座機也沒(méi)人接。他不放心,便打電話(huà)給自己在北京的兩個(gè)朋友,讓她們去薛菲的住處看看,并告訴了她們開(kāi)門(mén)的密碼。朋友進(jìn)屋后發(fā)現了已經(jīng)死亡的薛菲,便立即打“110”報了警。

          第二天上午,許宏民害怕事情敗露,便想把東西暫時(shí)放到在京上學(xué)的女友殷慧那里。他給殷慧打了個(gè)電話(huà),約她下午在一家飯店大堂見(jiàn)面。下午4點(diǎn)左右,許宏民將拉桿箱交給殷慧,說(shuō)請她幫忙保存一下,然后就上衛生間了。早已蹲守在此的民警在衛生間將犯罪嫌疑人許宏民抓獲。

          此時(shí),一直住校讀書(shū)的殷慧還不知道發(fā)生了什么事……

          2006年11月25日,北京市公安局以許宏民涉嫌故意殺人罪、搶劫罪,向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遞交了起訴意見(jiàn)書(shū)。

          2007年9月12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許宏民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許宏民對薛菲的追求一開(kāi)始就充滿(mǎn)了功利色彩,注定了這場(chǎng)辦公室戀情的悲劇命運。而薛菲因為寂寞而放縱,因為疏于防范而被步步套牢,最終丟了性命,不能不讓人扼腕長(cháng)嘆。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fā)表

            請遵守用戶(hù) 評論公約

            類(lèi)似文章 更多

            国产日韩欧美,国产精品一区二区欧美视频,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四区,国产成a人片在线观看视频99
          •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