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
        1. 分享

          泄情仇竟殺孩挾婦,1999年井陘縣躍進(jìn)渠“9·3”兇殺案偵破始末

           人之意 2024-06-17 發(fā)布于云南

          1999年9月3日晚,家住河北省石家莊市井陘縣的凌家“小皇上”越兒突然失蹤。下午7時(shí)許,日頭西斜,鳥(niǎo)兒歸巢,越兒的母親凌左顧右盼,怎么也瞧不見(jiàn)他的人影兒。東家問(wèn),西家找,凌和丈夫及親朋好友、鄰里都在忐忑不安、急躁慌亂中熬到了第二天天明。

          翌日晨,河北省井陘縣公安局天長(cháng)鎮刑警中隊接到報案后,迅即展開(kāi)偵查。很快,從凌緊張惶恐的神情中獲得了重要線(xiàn)索。

          凌講,越兒的同學(xué)波兒說(shuō),放學(xué)后越兒被一身穿藍白豎條襯衣的男子帶上出租車(chē)走了。這個(gè)男子可能是該縣蒼巖山鎮高家峪村的趙彥平。

          凌為何懷疑是趙彥平?凌、趙又是什么關(guān)系?

          凌回答時(shí)吞吞吐吐,一會(huì )兒說(shuō)他們之間有經(jīng)濟糾紛,一會(huì )兒說(shuō)兩人關(guān)系不錯,又說(shuō)兩人剛吵過(guò)架。

          據此,具有豐富刑偵經(jīng)驗的刑警們判斷:越兒的突然失蹤,很可能是一起情仇報復案,其后果很難預料。

          刑警們迅速確定了偵查方案,分幾路人馬立即行動(dòng)。不到一個(gè)時(shí)辰,從趙彥平所在單位天長(cháng)鎮黑陶廠(chǎng)和波兒那里得到消息:趙與凌關(guān)系曖昧。趙于9月3日下午5時(shí)離廠(chǎng)至今未歸。越兒確實(shí)于3日下午5時(shí)許被一男子帶上一輛紅色客貨兩用出租車(chē)拉走了。

          時(shí)近正午,搜捕連連撲空。突然,凌的傳呼接連鳴叫,機顯回機號碼和留名“趙先生”。

          經(jīng)查,此號碼為鹿泉市電話(huà)。分析“趙先生”十有八九是趙彥平,他很可能在鹿泉市聯(lián)堿廠(chǎng)其兄處藏匿。遂讓凌立即按預定回話(huà)內容復機。

          對方回答:“我在聯(lián)堿廠(chǎng),你馬上過(guò)來(lái),我在廠(chǎng)門(mén)口等你?!?/span>

          警車(chē)直駛聯(lián)堿廠(chǎng),刑警一眼瞧見(jiàn)廠(chǎng)門(mén)口站著(zhù)一個(gè)穿藍白豎條襯衣的男子,當下將其擒獲。他就是趙彥平。

          經(jīng)突審后,趙被送進(jìn)看守所。此時(shí),已是夜深人靜,滿(mǎn)天星斗。

          趙彥平與凌已好了兩年有余,村里、廠(chǎng)里早已沸沸揚揚。趙、凌也并非樂(lè )意長(cháng)期私會(huì ),無(wú)奈一方已為人夫,一方已為人母,兩年多來(lái),兩人為能做對正式夫妻可是勞了不少神,但總是美夢(mèng)難成真。

          9月2日晚,凌、趙再次議起了結婚之事。不料,凌突然一反常態(tài),囁嚅地說(shuō):“我兒子十二了,離了婚別人笑話(huà),咱們該怎么好還怎么好,不一定非要結婚?!?/span>

          一番話(huà)給趙當頭潑了一盆冷水,滿(mǎn)腹的氣惱不打一處來(lái),思前想后,最終把氣撒在了越兒身上。

          越兒是凌的獨生子,掌上明珠,是凌離婚的頭號障礙。

          第二天,兩人在縣城又不期而遇,在返回的中巴車(chē)上,兩人為結婚之事翻了臉,凌罵了趙,促使趙最后下了殺孩挾婦的決心。

          9月3日是星期五,下午5時(shí)許,趙乘杜某的出租車(chē)來(lái)到橋頭村小學(xué),越兒放學(xué)一出校門(mén)便被他截住。趙對越兒說(shuō):“越兒,你媽媽去元氏進(jìn)貨了,讓我接你一塊到秀林接她?!闭f(shuō)著(zhù)連拉帶推把越兒騙上了車(chē)。

          從未出過(guò)遠門(mén)的越兒雖對趙叔叔的話(huà)不好懷疑,但心里還是直犯嘀咕:“中午上學(xué)時(shí),媽媽沒(méi)有說(shuō)到元氏進(jìn)貨呀!”

          出租車(chē)駛到橫口急轉右拐向南奔馳,越兒更加犯疑,便不住地追問(wèn):“叔叔,我媽在哪兒?”

          趙支支吾吾應道:“前邊,前邊……”

          當秀林高速路口的大牌子閃過(guò)時(shí),他又問(wèn):“叔叔,這不是秀林嗎?怎么還走?”

          趙板起面孔說(shuō):“別問(wèn)了,到時(shí)就見(jiàn)到你媽了!”

          北障城過(guò)去了,南障城過(guò)去了,旅游勝地蒼巖山的大牌子也閃了過(guò)去。越兒知道蒼巖山離橋頭村很遠,心想:“趙叔叔騙我干啥?他和我媽是朋友,會(huì )傷害我嗎?”

          天真、善良的越兒,從沒(méi)想到趙會(huì )傷害他,更沒(méi)想到趙會(huì )殺他。

          出租車(chē)在一個(gè)岔路口停了下來(lái)。出租車(chē)走后,趙說(shuō):“越兒,你看見(jiàn)上邊半山腰的水渠了嗎?你媽在那里藏了兩箱煙,咱們一塊上去搬下來(lái)?!?/span>

          此時(shí),越兒心里已明白,趙叔叔在騙他,可一個(gè)小孩兒又能有什么辦法擺脫他的騙局?只好順從地隨趙一起爬上了水渠……

          蒼巖山外陡坡峭壁之上,有條井陘縣有名的輸水灌渠——躍進(jìn)渠。躍進(jìn)渠從西山經(jīng)一道虹吸飛越山川奔向東山。倒虹吸就是利用“虹吸管原理”修建的閉合式跨山川輸水暗渠。蒼巖山躍進(jìn)渠倒虹吸弧線(xiàn)體深度約60米,坡度近乎垂直,渠管直徑約1米,管壁光滑,渠、管交會(huì )處留一長(cháng)約60厘米,高約30厘米的進(jìn)水口。水渠只有澆地時(shí)才通水,但倒虹吸中是常年有水的。

          越兒聰明伶俐,在村里,誰(shuí)都知道這孩子機靈。上到山上,越兒四下環(huán)顧,上邊是峭壁,下邊是幽谷,茂密的灌木叢中橫臥著(zhù)一條穿山而出的黑黢黢的隧道渠。隧道渠通過(guò)一個(gè)一米見(jiàn)方的水坑通向倒虹吸。這么恐怖的荒郊僻野,越兒只覺(jué)得腦袋發(fā)脹。此時(shí),他已完全意識到情況險惡,他心里開(kāi)始戒備,暗暗琢磨對策。趙到底要把他怎么樣,他真想不透。他在想小孩子怎么也打不過(guò)大人,這種地勢跑也跑不脫,硬來(lái)不行,看他如何處置自己,再作計較。

          趙彥平把越兒拖下已干涸的水渠,指著(zhù)那個(gè)狹小的進(jìn)水口對越兒說(shuō):“你看見(jiàn)那個(gè)水口了嗎?水口里邊你媽藏著(zhù)兩箱香煙,我們一塊爬進(jìn)去搬出來(lái)?!?/span>

          “行,叔叔你先爬進(jìn)去,我再爬?!?/span>

          趙彥平見(jiàn)這招不靈,遂兇相畢露。他左右開(kāi)弓連扇越兒兩個(gè)耳光,兇狠地說(shuō):“我和你媽好,就因為你,她離不了婚?,F在我要把你弄死!”說(shuō)著(zhù)上去把越兒摁倒在水渠里,雙手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

          已完全失去理智的殺人兇手趙彥平,感到越兒癱軟,呼吸停止,不吭不動(dòng)了,以為已斷氣,就將他從那個(gè)狹小的進(jìn)水口中塞了進(jìn)去。聽(tīng)到“撲通”一聲,越兒掉進(jìn)了深達60米的“水井”里,趙松了一口氣。他怕留下把柄,又將越兒的書(shū)包塞進(jìn)倒虹吸。他怕越兒不死,俯身在進(jìn)水口處連呼越兒的名字,聽(tīng)聽(tīng)沒(méi)有反應,又一連往里塞了幾塊石頭,聽(tīng)到石頭落水后“咚咚”的響聲,仍沒(méi)有越兒的聲音,估計越兒已死無(wú)疑,便先用4塊小石頭塞進(jìn)進(jìn)水口里,又搬了一塊大石頭堵住了進(jìn)水口。

          被如此殘害的一個(gè)幼童,哪有不死之理。甭說(shuō)一個(gè)小孩兒,就是一個(gè)成人,縱有三頭六臂恐也難生還。然而,越兒竟沒(méi)有死,經(jīng)過(guò)一整夜十余小時(shí)的頑強拼搏,他奇跡般爬出了“地獄”。

          12歲的孩童哪知什么倒虹吸,但越兒意識到里面肯定有水,便做好了“扎猛子”的準備。當趙彥平把他推進(jìn)倒虹吸的一剎那,他憑著(zhù)剛剛學(xué)會(huì )的一點(diǎn)“狗爬兒”,扎了個(gè)猛子,迅速浮出了水面,兩個(gè)小腿一叉,雙腳使勁蹬住管壁,雙手向上一聳,很快觸摸摳住了管沿。小命兒暫時(shí)保住了,從進(jìn)水口石縫里透進(jìn)的一絲微光,使越兒很快辨明了管內的方位。機警的越兒此時(shí)沒(méi)敢妄動(dòng),他想到,萬(wàn)一趙沒(méi)走,聽(tīng)見(jiàn)動(dòng)靜,那可全完了。于是,他屏住氣,死死撐在那里,靜靜窺聽(tīng)外邊的動(dòng)靜,心里在盤(pán)算如何爬出去。

          幽幽黑洞,管壁光滑,僅憑不到一指寬的管沿,那雙小手有多少力氣,能撐多久?

          大約一個(gè)多小時(shí)后,管洞里已漆黑一團。越兒側身靜聽(tīng)外邊已沒(méi)有什么動(dòng)靜,便開(kāi)始了他不屈不撓的逃生行動(dòng)。第一次,他用左手拼命推住管沿,雙腳用力蹬住管壁,騰出右手將洞口的4塊小石頭扔進(jìn)洞里,但當他再去搬那塊大石頭時(shí),左手已撐不住,便迅速抽回右手。

          第二次,略休息一會(huì )兒,他用雙手緊緊摳住管沿,翹起一只腳,試圖蹬開(kāi)那塊堵口的石頭。但他憑借全身氣力,狠命踹去,石頭卻紋絲不動(dòng)。這時(shí),越兒非常清楚,手是死也不能松的,手一松他將掉進(jìn)那深淵,將永遠見(jiàn)不到爸爸、媽媽?zhuān)?jiàn)不到小朋友們,見(jiàn)不到……他準備節省手的力氣,換一種方法。

          堵在進(jìn)水口的那塊石頭,甭說(shuō)一個(gè)小孩,就是一個(gè)二十多歲的小伙搬它,也得用番力氣。越兒準備用頭去頂,他雙手緊摳管沿,聳起身子將頭側進(jìn)進(jìn)水口,用盡全力往外頂那石頭。開(kāi)始頂時(shí),雖用盡全力,但石頭動(dòng)也不動(dòng)。他再也想不出其它辦法了,只有拼命頂了!累了歇一會(huì )兒再頂。他從未曾灰心和泄氣,趙彥平的猙獰面目在激勵著(zhù)他,死在威脅著(zhù)他。一次、二次、三次……

          一整夜,他一次次不停地與這塊石頭撞擊、搏斗,不!是與惡魔、與死神搏斗!顧不得饑餓,顧不得恐懼,顧不得其它……

          老天開(kāi)眼,上蒼動(dòng)情,石頭縫里又透進(jìn)了微弱的光亮,縫越來(lái)越大了,光越來(lái)越多了,大約早上6點(diǎn)左右,那塊幾乎致越兒于死命的“石頭”奇跡般地被他用一夜功夫頂出了洞外。

          當越兒拖著(zhù)滿(mǎn)身泥水,渾身傷痕,疲憊不堪地爬出“地獄”時(shí),已是晨曦四射,旭日東升之時(shí)了。

          到底是什么力量使越兒如此頑強地從魔掌中逃生的?

          越兒從倒虹吸中逃生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看看趙彥平還在不在。環(huán)顧四周沒(méi)發(fā)現趙的身影,便不顧山勢險峻,順著(zhù)極其陡滑的山坡“溜”到山腳的公路上。

          蒼巖山距橋頭村足有七十余華里,越兒只知來(lái)時(shí)的方向,不知回家的路到底有多遠,該怎么回去?如何盡快報告公安局?越兒曾想過(guò)幾種辦法。起初,他向路邊玩耍的兩個(gè)小朋友打聽(tīng)哪兒有電話(huà),決定先打個(gè)電話(huà)給爸爸媽媽?zhuān)兴麄儊?lái)接,轉念想到身上沒(méi)錢(qián),便順來(lái)時(shí)方向往家走去。途中越兒幾次發(fā)現村邊街上有公用電話(huà)。

          天真、幼稚的越兒一次次在公用電話(huà)旁猶豫、無(wú)奈地站立,他只知道公用電話(huà)不給錢(qián)不讓打,不知也不敢向人說(shuō)明原因,求個(gè)情。他怕透露身份,讓趙彥平知道自己沒(méi)死,再來(lái)下毒手。后來(lái),他想到等自己走回家得到啥時(shí)辰,需就近找派出所報告,以防趙彥平跑掉。

          大約走了3個(gè)小時(shí),在南障城村口,一個(gè)派出所的指示牌讓越兒興奮不已,他按箭頭所指方向尋去,結果街巷兩側都找遍了,也未找到。

          他不敢問(wèn),不敢打聽(tīng),好像趙彥平隨時(shí)又會(huì )竄出來(lái),抓住自己。從蒼巖山到橋頭村,道路依山傍川迂回盤(pán)旋,溝壑縱橫,山峰連綿。越兒清楚地記得來(lái)時(shí)在不遠處急轉了彎,然后是順大川而上的,中途還鉆了3個(gè)山洞。

          他順大川公路而行,遇有岔路便打聽(tīng),他不敢向年輕人問(wèn)路,生怕再被欺騙。他想起爸爸、媽媽、老師時(shí)常叮囑的,不要跟陌生人走。他只向村邊路口的老爺爺、老奶奶打聽(tīng),覺(jué)得他們可以放心??此麧M(mǎn)身泥水,疲憊不堪,獨自一人步行,路上不少人同情地問(wèn)他哪兒人,哪兒去,他一直不敢透露實(shí)情,只說(shuō)耍哩。

          穿山越嶺,一路走一路問(wèn),大約12點(diǎn),越兒終于高興地發(fā)現了來(lái)時(shí)急轉彎的岔道口?!翱斓郊伊?!快到家了!”他長(cháng)長(cháng)地松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岔路邊。

          恰巧,一輛天長(cháng)鎮開(kāi)往縣城的中巴從他身邊經(jīng)過(guò)。越兒失蹤的消息已不脛而走,開(kāi)中巴的司機見(jiàn)越兒在路邊,一陣驚奇,立即停車(chē),說(shuō)服乘客下車(chē)等候,開(kāi)車(chē)調頭把越兒送回了橋頭村。

          大難余生的越兒一下?lián)湓诎职謶牙?,滿(mǎn)眼的淚水這時(shí)才滾落下來(lái)。

          在看守所里的了年僅25歲、濃眉大眼、白凈清秀的趙彥平;鐐銬加身的趙彥平似乎剛辦了一件得意之事,他做夢(mèng)也沒(méi)想到越兒還能生還,神情仍顯輕松自然,侃侃而談著(zhù)他的婚外戀情。

          1997年,未曾婚娶的趙彥平和已是10歲孩兒之母的凌同在天長(cháng)鎮某罐廠(chǎng)上班。工作上的頻繁接觸,使兩人互有好感。從起初的眉來(lái)跟去,很快發(fā)展到時(shí)常私會(huì )。趙很快墜入了情網(wǎng),發(fā)展到非凌不娶,已結婚多年的少婦凌,也從尋歡發(fā)展為愛(ài)慕,多次向趙承諾離婚改嫁。但他們終究拗不過(guò)現實(shí)。

          在父母、親友的勸說(shuō)、催促下,1998年陰歷十月十一,趙娶妻結婚。溫柔、順從的新娘并沒(méi)有拴住趙的心,趙、凌仍不顧廠(chǎng)里,村里的議論,三天兩頭在一起作樂(lè ),并繼續謀劃如何能結為終身伉儷。很快,趙取得突破,準備離婚。這時(shí),喜出望外的趙日夜等待與凌做名正言順的夫妻。趙彥平就是在這種迫不及待的沖動(dòng)中,突然遭到凌的冷言,一氣之下演出了謀害幼童的慘劇。

          趙彥平對他如此殘暴的殺人手段追悔莫及。他說(shuō):“我完全可以采取另外一種方式,我至少還可以耐心等。我頭腦一熱走到這一步,孩子的音容笑貌每時(shí)每刻都在我眼前晃動(dòng)。我經(jīng)常到她家,越兒和我很親,我很后悔,我很后悔呀!”

          不久后,趙彥平受到了法律的嚴懲!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fā)表

            請遵守用戶(hù) 評論公約

            類(lèi)似文章 更多

            国产日韩欧美,国产精品一区二区欧美视频,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四区,国产成a人片在线观看视频99
          •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