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
        1. 分享

          從閨蜜變母女,韓國女的養老模式冠絕全球

           她刊 2024-04-20 發(fā)布于山東

          在這個(gè)婚育選擇越來(lái)越開(kāi)放的時(shí)代,我們針對家庭關(guān)系的想象的確也應該向前一步。

          女性不再是普遍意義上的第二性,不再需要依靠婚戀關(guān)系來(lái)緩解養老焦慮,更沒(méi)有成為誰(shuí)的妻子、誰(shuí)的兒媳、誰(shuí)的母親的壓力束縛。她們可以通過(guò)對自我人生的良好規劃以及彼此互助,探索新的人生可能。

          而隨著(zhù)老齡化進(jìn)程的加劇,隨著(zhù)系統越來(lái)越完善,隨著(zhù)女性越來(lái)越能夠從自我的生命中獲得情感慰藉,養老這件事,也許更可以跳脫出家庭框架,成為女性之間共筑的烏托邦。

          閨蜜變母女,養老新形勢?

          不結婚的韓國人,果然事事都走在了前列。

          就在我們還說(shuō)著(zhù)“不生孩子你老了誰(shuí)養你”的時(shí)候,韓國人偷偷開(kāi)始了無(wú)痛當媽。

          2022年,44歲的Eun收養了38歲的朋友Lee,變成了彼此的法定監護人。Eun還以領(lǐng)養故事為主線(xiàn),寫(xiě)了一本書(shū),就叫《領(lǐng)養了朋友》。

          書(shū)里,她談及了自己“領(lǐng)養”朋友的原因,也講述了她和Lee在“領(lǐng)養”之前的人生。

          Eun在一個(gè)喪偶式育兒的家庭里長(cháng)大,從小,她就目睹母親的辛苦操勞和父親的缺席。Eun不想重復母親的人生,更不認為她可以在婚姻中獲得安穩和幸福。

          年輕時(shí),她一直在首爾工作和生活,也沒(méi)有結婚生育。

          但工作的時(shí)間久了,她也對城市的繁華喧囂產(chǎn)生了厭倦,于是在2016年,她離開(kāi)首爾,去了濟州島,又去了鄉下獨居。

          自然中的生活雖然安逸,但也由此產(chǎn)生了很多問(wèn)題。

          首先,是鄉下的流言蜚語(yǔ)。

          小地方的人總是對于獨身女性有更多猜測誤解,Eun不得不習慣那種審視打量的目光。

          除此之外,安全問(wèn)題、情緒孤獨問(wèn)題、乃至健康問(wèn)題,也都紛至沓來(lái)。

          正是在這個(gè)時(shí)候,她遇到了住在對門(mén)的Lee。

          兩個(gè)獨居女孩有著(zhù)共同的生活狀態(tài),共同的興趣愛(ài)好,共同的生活方式。不到一年,兩人就選擇了住到一起,分擔賬單和家務(wù),還買(mǎi)下了共同居住的房子。

          她們越來(lái)越習慣于彼此的陪伴,也早就把對方看作了自己至親的家人。但當Eun幾次生病之后,她們意識到了這種關(guān)系的脆弱。

          在韓國,病人的醫療保證書(shū)必須由直系親屬簽名,如同Lee這樣的好友,除了照護陪伴,無(wú)法再做更多。

          也是因此,兩人都萌生了“讓法律承認關(guān)系”的想法。

          “我們想要的其實(shí)很簡(jiǎn)單,能夠互相照顧、簽署一份醫療協(xié)議書(shū)、在其中一人生病時(shí)另一人有權請假來(lái)照顧,或者在其中一人去世時(shí)組織一場(chǎng)葬禮。

          但在韓國,除非我們是合法的家人,否則想為彼此做這些事,基本不可能?!?/p>

          首先,韓國沒(méi)有通過(guò)同性戀結婚法律,她們無(wú)法以同性戀人的身份結婚;其次,兩個(gè)閨蜜想要組建家庭,在此之前也無(wú)例證。

          斟酌再三之后,她們想到了領(lǐng)養。

          領(lǐng)養成年人的手續非常簡(jiǎn)單,根據韓國民法第886條的規定,在領(lǐng)養成人的所有事項中,領(lǐng)養當事人之間的協(xié)議最為重要。

          所以只需要填寫(xiě)一張領(lǐng)養申請表,在上面征得雙方親生父母的同意簽字,就可以等待批復了。

          而這,據說(shuō)是韓國首個(gè)成年人領(lǐng)養的案例。

          如今,兩個(gè)人依然在以“母女”的身份、閨蜜的關(guān)系生活著(zhù)。她們會(huì )互相分擔家務(wù),共同商量家庭中的大事,未來(lái)還想要一起住到更貼近森林的大自然中。

          Eun的《領(lǐng)養了朋友》出版之后,還參與了多場(chǎng)圖書(shū)交流會(huì ),分享獨身養老相關(guān)的話(huà)題。

          養老焦慮,從買(mǎi)保險開(kāi)始

          Eun和Lee的事跡之所以能引起廣泛反饋,歸根結底,是我們這代人的焦慮,太深了。

          “不生孩子老了怎么辦”這個(gè)問(wèn)題,不止長(cháng)輩們在盤(pán)問(wèn),年輕人也會(huì )偷偷問(wèn)自己。

          以前聊的是中年危機,是35歲焦慮。如今的年輕人,從畢業(yè)找第一份工作開(kāi)始就在研究自己的社?!诵葜笪业降啄苣枚嗌馘X(qián)。

          也是在這種焦慮下,個(gè)人養老金成了每家銀行都在推的主流業(yè)務(wù),養老保險變成了保險公司的大頭?;ヂ?lián)網(wǎng)上的海濱城市,最火的不是旅游vlog,而是養老公寓。

          底下的評論也大多是:“我二十幾歲,已經(jīng)開(kāi)始想養老了?!?/p>

          這種焦慮也不只存在于普通人。即便是有錢(qián)有貌光鮮亮麗的女明星,談及年齡時(shí)也會(huì )覺(jué)得“恍若隔世”。

          柳巖在綜藝《毛雪汪》上說(shuō):“我所有的規劃都來(lái)不及了?!?/p>

          “因為我獨居,我單身,沒(méi)有戀愛(ài),我沒(méi)有像我同齡人一樣應該有家庭?!?/p>

          時(shí)間的刻度猶如達摩克利斯之劍,平等地懸在每個(gè)人的頭頂,清楚地寫(xiě)下倒計時(shí)。而針對獨身女性,這種焦慮往往會(huì )更加確切具體。

          在過(guò)去的歷史中,女性的社會(huì )時(shí)鐘是劃分明晰的。

          20 歲就該戀愛(ài),30 歲必須結婚生娃,40 歲要擔負起贍養老人的重任,50 歲開(kāi)始帶孫子孫女,60 歲該盡量少給子女添麻煩......老年女性要么在病床前垂垂老矣,要么承擔一大家子的照料責任。

          而獨身女性作為“異類(lèi)”,幾乎很少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

          于是,當我們無(wú)法從目之所及生活軌跡中獲取對老去的信心時(shí),養老,變成了一個(gè)難解的未知方程式。大量女性不得不提前規劃,為自己尋找養老的退路。

          她姐也和很多朋友聊起過(guò)養老的話(huà)題,她們的答案五花八門(mén)。

          有人保持著(zhù)健身習慣和良好的飲食習慣,努力推遲著(zhù)自己“不能動(dòng)”的年紀,讓自己能夠更有尊嚴地活更久。

          有人選擇購置養老金保險,每個(gè)月固定儲蓄一定數額,希望年老后能夠保證物質(zhì)富足。

          有人選擇回老家買(mǎi)房,在親緣關(guān)系和家族體系內保證自己的老年生活質(zhì)量。有人想要選擇自然風(fēng)光好又性?xún)r(jià)比高的城市,甚至提前旅居來(lái)感受適應老年生活。

          還有人開(kāi)玩笑說(shuō):“我是不生孩子了,現在對我哥的孩子好一點(diǎn),以后麻煩他來(lái)給我送飯?!?/strong>

          另外,考察養老社區、和身邊同樣理念的朋友約定互助養老等等,也都是我們這代人針對養老做出的全新探索。

          在互聯(lián)網(wǎng)上搜索女性養老話(huà)題,跳出來(lái)的答案也無(wú)非這幾個(gè)關(guān)鍵詞:保持儲蓄、保持精神穩定、早早選定監護人。

          但仔細想想這幾點(diǎn),不就是鼓吹“養兒防老”的人希望下一代完成的嗎——希望下一代給錢(qián)給照料,希望下一代能夠履行監護職責。

          而如果自己能做到這些,似乎會(huì )比“養兒防老”來(lái)得更有性?xún)r(jià)比。

          互助養老,人生新可能

          事實(shí)上,上一代的養老模式,早就該被顛覆了。

          正如Eun在“收養”閨蜜時(shí)說(shuō)的那樣:“如果法律沒(méi)有準備好接受各種形式的家庭,那就在法律的范圍內做出我們能做的選擇吧?!?/p>

          “現行法律定義的家庭本質(zhì)上是基于性的結合,以及由性結合衍生出孩子的家庭。

          但我認為,家人之間的情感聯(lián)系最為重要。因此,當我和某個(gè)人在一起時(shí)刻心系彼此,感到自己的情緒極度穩定與平靜時(shí),我相信我們確實(shí)可以成為彼此的家人?!?/p>

          在法國,20世紀九十年代末推出了PACS (Pacte Civile de Solidarité),也即“民事互助契約”。

          簽署PACS的當事人可以是異性也可以是同性,可以合法養育孩子,孩子也享受和所有孩子一樣的權利。和婚姻相比較,規定PACS當事人之間的權利和義務(wù)的強制性法律條文要少得多,當事人可以通過(guò)PACS的條文對某些問(wèn)題上作自由約定。

          作為同居和婚姻的中間形式,PACS盡可能地平衡了兩個(gè)人在一起的自由度和各項權益。

          與此同時(shí),女性之間的互助養老也變得越來(lái)越普遍。

          在英國,26個(gè)大齡女性共建了社區OWCH,她們制定了統一的原則,尋找價(jià)值觀(guān)和生活方式相似的人組建家庭。在社區內,她們擁有各自獨立的公寓,又共享花園、客廳等公共空間。

          社交平臺上,也常常能看到閨蜜共同買(mǎi)房、抱團養老的新聞。

          2016年,兩個(gè)獨居的韓國女生在首爾合伙買(mǎi)下了市中心一套100平米的公寓,以朋友的身份,開(kāi)始探索一種新的同居模式,并將這些經(jīng)歷出版成書(shū)《拼團人生》。

          在接受采訪(fǎng)時(shí)她們說(shuō),因為彼此,成為了更好的自己,也常常會(huì )慶幸,是對方在自己身邊。

          她們還將自己的家庭結構趣稱(chēng)為“W2C4”,也就是兩名女性、四只貓(Women2Cat4),一個(gè)很穩定的分子結構。

          在這個(gè)斷親成為主流、婚育選擇越來(lái)越開(kāi)放的時(shí)代,我們針對家庭關(guān)系的想象的確也應該向前一步。

          女性不再是普遍意義上的第二性,不再需要依靠婚戀關(guān)系來(lái)緩解養老焦慮,更沒(méi)有成為誰(shuí)的妻子、誰(shuí)的兒媳、誰(shuí)的母親的壓力束縛。她們可以通過(guò)對自我人生的良好規劃以及彼此互助,探索新的人生可能。

          而隨著(zhù)老齡化進(jìn)程的加劇,隨著(zhù)系統越來(lái)越完善,隨著(zhù)女性越來(lái)越能夠從自我的生命中獲得情感慰藉——養老這件事,也許更可以跳脫出家庭框架,成為女性之間共筑的烏托邦。

          上野千鶴子在《一個(gè)人的老后》中曾寫(xiě)道:

          「生命旅程越長(cháng),越有可能只剩自己獨自走下去。結婚也好,不結婚也罷,無(wú)論是誰(shuí),最后都是一個(gè)人。......因此,女人的生存之道不該只是放在“家人”身上,而是要做好“一個(gè)人生活”的準備。不是嗎?每個(gè)人總有一天都必須面臨獨子面對余生的時(shí)刻,這只是時(shí)間的早晚而已。

          獨自一個(gè)人的晚年生活其實(shí)并不可怕,甚至能以此累積豐富的智慧和經(jīng)驗。什么“一個(gè)人很寂寞”、“老了沒(méi)人照顧”等種種負面訊息,早已是過(guò)時(shí)的說(shuō)法?!?/p>

          面對衰老是每個(gè)人避不開(kāi)的課題,婚戀也好獨身也罷,沒(méi)有哪一種形式可以讓我們高枕無(wú)憂(yōu)地走入暮年。

          想要有尊嚴有質(zhì)量地老去,首先要學(xué)會(huì )的就是與自己相處。

          不要因為害怕老去,而早早獻祭你的青春。更不要為了妥協(xié)養老,而放棄你想要的人生。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fā)表

            請遵守用戶(hù) 評論公約

            類(lèi)似文章 更多

            国产日韩欧美,国产精品一区二区欧美视频,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四区,国产成a人片在线观看视频99
          •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