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
        1. 分享

          莫斯科恐襲真相?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和俄羅斯有什么深仇大恨?

           環(huán)球情報員 2024-04-16 發(fā)布于江蘇


          ————以下為正文————

          俄羅斯與伊斯蘭國

          作者|碧落清遙

          責編|Thomas

          2024年3月,俄羅斯遭遇了近20年來(lái)最嚴重的恐怖襲擊。襲擊共造成139人死亡、182人受傷。

          襲擊發(fā)生后,恐怖組織“ISIS-K”(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發(fā)布聲明認領(lǐng)此次襲擊事件為該組織所為。

          如果ISIS發(fā)動(dòng)襲擊的情況做實(shí),那足以證明這一宗教極端組織正在全球發(fā)動(dòng)“無(wú)差別攻擊”,其襲擊目標即包括伊斯蘭國家,如近些年發(fā)生在伊朗、伊拉克等國的爆炸,也包括歐美國家,如2015年造成法國巴黎40人死亡的多場(chǎng)恐襲。

          ▲ISIS對巴黎發(fā)動(dòng)恐襲

          2018年后,在多方勢力的聯(lián)合打擊下,曾猖獗一時(shí)的恐怖組織ISIS走向敗亡。近些年,ISIS的各個(gè)分支機構實(shí)力有所恢復,莫斯科襲擊事件發(fā)生后,俄羅斯與ISIS的關(guān)系成為外界關(guān)注的焦點(diǎn)。

          此次莫斯科劇場(chǎng)襲擊事件的嚴重后果在告訴外界,俄羅斯與伊斯蘭極端勢力的對抗博弈十分激烈。俄羅斯為何被伊斯蘭宗教極端組織當作對手?對抗之中,俄羅斯能擺脫宗教極端勢力帶來(lái)的威脅嗎?

          ▲襲擊莫斯科的四名恐怖分子



          一、雙頭鷹南下——從高加索到帕米爾

          “基地”組織或許是最著(zhù)名的伊斯蘭極端組織,其誕生于上世紀80年代戰亂中的阿富汗,由沙特富商本·拉登所建立,號召穆斯林通過(guò)暴力反抗蘇聯(lián)等外部勢力入侵。

          ISIS(伊斯蘭國)前身是1999年在中東出現的一系列宗教極端武裝組織,至2004年發(fā)展成“基地”組織的伊拉克分支。兩年后其脫離“基地”組織自立門(mén)戶(hù),稱(chēng)伊斯蘭國。

          該組織奉行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巔峰時(shí)曾控制敘利亞和伊拉克的半壁江山。ISIS的最終目標是將全部信仰伊斯蘭教的區域整合成統一的伊斯蘭政教合一國家。

          ▲ISIS的胃口不小

          該組織的產(chǎn)生與壯大與近現代中東紛亂的地緣局勢以及歐美國家的入侵、控制關(guān)系密切。因此ISIS尤其仇視基督教徒。俄羅斯作為全球最大的東正教(基督教分支)國家,其西南部的高加索山是基督教與伊斯蘭教勢力的天然分界線(xiàn),自然受到ISIS的“重點(diǎn)關(guān)注”。

          基督教、伊斯蘭教和佛教是世界三大宗教,基督教出現在公元1世紀的巴勒斯坦,隨著(zhù)在地中海沿岸的傳播,至3世紀成為羅馬帝國國教。

          ▲世界三大宗教

          羅馬帝國分裂后,基督教也分裂成天主教和東正教。其中東正教在公元8世紀經(jīng)東羅馬(拜占庭)帝國傳入東歐,當地的斯拉夫人皈依后,東正教成為東歐地區主流宗教。

          發(fā)端于7世紀初的阿拉伯半島。隨著(zhù)阿拉伯帝國的擴張,伊斯蘭教的影響力覆蓋了西亞北非。

          8至9世紀,伊斯蘭教經(jīng)伊朗高原向北傳入中亞和高加索山區,當地的突厥化游牧部落皈依伊斯蘭教。高加索山以北,就是受東正教影響的東歐了,自此高加索-伏爾加河下游地區就成為伊斯蘭教、東正教沖突的前線(xiàn)。

          ▲高加索的位置(圖片@溫駿軒)

          13世紀,斯拉夫人在東歐建立的“羅斯諸國”被蒙古的金帳汗國控制。14世紀,衰落的金帳汗國在內斗中分裂成一眾伊斯蘭化的小汗國,如克里米亞、喀山、欽察、西伯利亞汗國等。

          1480年,莫斯科公國擊敗蒙古取得獨立。它不斷吞并周邊的弱小政權,實(shí)力越來(lái)越強。

          ▲莫斯科公國崛起

          1547年,莫斯科公國更名為沙皇俄國。而隨著(zhù)拜占庭帝國的滅亡,東正教中心轉移到俄國。

          16至18世紀初,沙俄沿著(zhù)多個(gè)方向持續對外擴張,其向南越過(guò)伏爾加河流域,將高加索納入領(lǐng)土,將其作為俄國進(jìn)入西亞的跳板。

          被吞并的伊斯蘭政權形成如今俄羅斯境內的伊斯蘭化行政區,如喀山汗國演變成如今俄羅斯的韃靼斯坦自治共和國,高加索則分為車(chē)臣、印古什、達吉斯坦等自治共和國。

          ▲俄羅斯境內的伊斯蘭教區域(綠色)

          俄國向東鯨吞了面積廣闊的西伯利亞,伊斯蘭化的西伯利亞汗國、游牧的伊斯蘭化韃靼人被沙俄收入囊中。至18世紀初,高加索、哈薩克北部的穆斯林聚居區成為俄國領(lǐng)土,俄國的穆斯林數量進(jìn)一步增加。

          ▲沙俄的擴張

          以俄羅斯族為主的東斯拉夫人占沙俄人口的80%以上。俄族信仰東正教,與境內穆斯林在文化和信仰上存在巨大差異。

          俄國最初采取激進(jìn)的同化政策,直到1773年才實(shí)行宗教寬容政策。俄國宗教政策的調整,一方面承認了伊斯蘭教的宗教地位,緩和了穆斯林群體的對抗。另一方面通過(guò)教團機構加強對境內穆斯林的控制,加快了對新吞并領(lǐng)土的消化。

          ▲確定宗教開(kāi)明政策的葉卡捷琳娜二世

          沙俄南方是體量龐大的伊斯蘭霸主——奧斯曼帝國,俄國在300年的時(shí)間里不斷入侵奧斯曼,一方面肢解奧斯曼對巴爾干東正教區域的統治,增強自身東正教核心的地位,同時(shí)吞并大量原屬奧斯曼的穆斯林聚居區。

          穆斯林世界對沙俄抱有敵意,沙俄則將奧斯曼等伊斯蘭國家視為“可以合法打擊”的異教徒。

          ▲俄土在高加索山區開(kāi)戰

          穆斯林世界對沙俄抱有敵意,沙俄則將奧斯曼等伊斯蘭國家視為“可以合理打擊”的異教徒。

          進(jìn)入20世紀,俄國已是一個(gè)國土2280萬(wàn)平方公里,人口約1.3億的大帝國。1905年俄國公布的調查報告顯示,穆斯林占俄國總人口的11.2%,信徒規模超1400萬(wàn)人,是全俄第二大宗教群體。

          ▲沙俄帝國

          1914年,英法俄等國組成的協(xié)約國集團與德奧組成的同盟國爆發(fā)沖突,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fā),無(wú)休止的戰爭催生了俄國的革命。

          先是資產(chǎn)階級在1917年初推翻了君主政體,緊接著(zhù)無(wú)產(chǎn)階級在當年發(fā)動(dòng)十月革命推翻資產(chǎn)階級政府,俄國內戰爆發(fā)。

          ▲一戰爆發(fā)

          奧斯曼帝國加入同盟國,最終跟隨同盟國敗亡。英法兩國趁機奪取了奧斯曼帝國治下的阿拉伯人聚居區。

          阿拉伯穆斯林反對西方基督教國家的統治,這催生了伊斯蘭世界最初的原教旨主義,即恢復伊斯蘭世界的純潔。

          ▲英法瓜分中東土地

          激進(jìn)的伊斯蘭宗教分子希望借助武力驅逐異教徒,建立符合自身宗教信仰的政教合一政權,嚴格按照《古蘭經(jīng)》治理國家。以退回中世紀的方式對抗西方入侵和現代化,這成為宗教極端勢力的思想濫觴。

          蘇維埃政權在1922年取得內戰勝利,蘇聯(lián)在當年年底成立。憑借軍事上的勝利,高加索、中亞等伊斯蘭教區域作為加盟共和國并入蘇聯(lián)。隨著(zhù)政權穩固,蘇聯(lián)官方認為必須推翻宗教對廣大民眾的精神統治。

          ▲俄國內戰

          蘇聯(lián)認為伊斯蘭教是所有宗教中“最保守和最反動(dòng)的”,蘇聯(lián)認為穆斯林中易產(chǎn)生狂熱、偏執和排外情緒,并且存在嚴重的反俄情緒等。

          高壓下,蘇聯(lián)境內所有宗教活動(dòng)都被迫停止,大量宗教人士被捕。世俗化和無(wú)神論大規模取代宗教信仰,東正教、伊斯蘭等宗教勢力大為削弱。

          ▲蘇聯(lián)境內穆斯林分布區域的穆斯林人口占比



          二、綠色風(fēng)暴:俄羅斯的阿喀琉斯之踵

          1917至1982年,蘇聯(lián)全境清真寺從2.4萬(wàn)個(gè)下降到300個(gè),注冊神職人員從4.5萬(wàn)人萎縮至1000人。

          高加索和黑海構成的地緣屏障不能滿(mǎn)足蘇聯(lián)的野心,為南下印度洋,蘇聯(lián)于1979年入侵阿富汗。

          ▲蘇聯(lián)入侵阿富汗

          當時(shí)的阿富汗是一個(gè)深受蘇聯(lián)政治影響的國家,當地山區廣布、經(jīng)濟落后。中央政府難以有效管控山區領(lǐng)土,以伊斯蘭教法為準則的各個(gè)部族才是阿富汗各地真正的主人。

          蘇聯(lián)的入侵激起當地宗教極端勢力的反抗,損失慘重的蘇軍被迫在1989年撤出阿富汗。

          ▲蘇軍抓捕抵抗份子

          80年代后,蘇聯(lián)對宗教的管控逐步放寬,伊斯蘭教在高加索等地區大范圍復興。中東的原教旨主義支持者趁機在蘇開(kāi)辦宗教學(xué)校、地區媒體,激進(jìn)的宗教思想開(kāi)始在高加索、中亞等地傳播。

          1991年蘇聯(lián)解體后,俄羅斯繼承了蘇聯(lián)的國際地位,境內保留了北高加索、伏爾加河下游地區這些穆斯林聚居區。1991年時(shí)俄人口1.48億,穆斯林約2000萬(wàn),是該國第二大宗教群體。

          ▲蘇聯(lián)解體

          俄羅斯由80余個(gè)聯(lián)邦主體(一級行政區)構成,包括22個(gè)自治共和國,其中有7個(gè)是穆斯林占主體。剛獨立的俄羅斯實(shí)力虛弱,部分自治共和國想趁機獨立,最積極的是信仰伊斯蘭教的韃靼斯坦和車(chē)臣。

          二次解體是俄羅斯無(wú)法承受的,為維系統一,俄政府通過(guò)給予更多的政治特權,拉攏住了位于俄羅斯腹地的韃靼斯坦共和國,此時(shí)北高加索的局勢卻更為復雜。

          ▲車(chē)臣與韃靼斯坦

          當時(shí)伊斯蘭主義等思潮泛濫,北高加索的車(chē)臣、印古什、達吉斯坦等共和國均有分離勢力。前車(chē)臣族蘇軍少將杜達耶夫在1991年9月手扶《古蘭經(jīng)》宣布成立伊奇克里亞車(chē)臣共和國。

          俄政府多次與車(chē)臣溝通希望其取消獨立,車(chē)臣拒絕了提議,還向俄羅斯控制的達吉斯坦、印古什地區擴張。

          ▲杜達耶夫

          1994年底,俄軍對車(chē)臣發(fā)動(dòng)進(jìn)攻。車(chē)臣軍隊激烈反擊,甚至進(jìn)入俄境內綁架殺害俄羅斯平民,想借恐怖襲擊威懾俄政府。

          冷戰結束后,外部勢力放松對中東伊斯蘭世界的滲透影響,伊斯蘭主義蓬勃發(fā)展。來(lái)自中東的伊斯蘭狂熱分子組成志愿軍,協(xié)助車(chē)臣對抗俄羅斯。

          1997年,在付出2.1萬(wàn)人傷亡的代價(jià)后,俄政府被迫承認車(chē)臣的“自治權”,車(chē)臣取得實(shí)質(zhì)獨立。

          ▲被摧毀的車(chē)臣總統府

          車(chē)臣將世俗政體改為伊斯蘭政體,即將《古蘭經(jīng)》教義貫徹到國家治理的方方面面。

          放任車(chē)臣建立伊斯蘭國家會(huì )給北高加索其他的伊斯蘭極端勢力釋放錯誤信號,威脅俄羅斯在這里的統治。而作為俄南方的地緣屏障,俄羅斯無(wú)論如何也不能丟掉對這里的控制。

          ▲復雜的高加索

          1999年,俄軍發(fā)動(dòng)第二次車(chē)臣戰爭,吸取前次教訓的俄軍調整了作戰方式,車(chē)臣武裝得到了“基地”組織、中東宗教極端份子的支持,仍難與8萬(wàn)俄軍抗衡。

          俄軍在2000年控制車(chē)臣,車(chē)臣狂熱的份子持續發(fā)動(dòng)襲擊,低烈度的沖突持續到2009年。

          大量車(chē)臣武裝分子逃往國外,他們加入中東的伊斯蘭極端組織,其中就包括ISIS的前身。這些伊斯蘭極端分子在中東興風(fēng)作浪的同時(shí),持續對俄羅斯的國家安全造成威脅。

          ▲伊斯蘭極端主義不斷對外發(fā)動(dòng)襲擊

          伊斯蘭極端勢力帶給俄羅斯的威脅不僅限于高加索,蘇聯(lián)解體后,新獨立的中亞各國形成了地緣上的“空白區”,俄羅斯試圖恢復在這里的影響,土耳其、伊朗等周邊國家也意圖擴張勢力范圍。宗教極端勢力更想趁亂在中亞建立伊斯蘭政教合一國家。

          如中亞人口第一大國烏茲別克斯坦就出現了“烏茲別克伊斯蘭運動(dòng)”(烏伊運)等組織,他們采取恐怖襲擊的方式同政府軍周旋,要求建立政教合一國家。

          冷戰結束后,美國奉行恃強凌弱的單邊主義,以“世界警察”的姿態(tài)粗暴干涉伊斯蘭國家內政,美國兜售的西式民主也與伊斯蘭社會(huì )格格不入,這催化了伊斯蘭極端主義的行動(dòng)。

          以基地組織為首的恐怖組織通過(guò)9.11等事件不斷襲擊美國,美國則借機接連出兵阿富汗、伊拉克等國,伊斯蘭極端主義與外部的矛盾愈發(fā)突出。

          進(jìn)入21世紀,俄羅斯經(jīng)濟憑借全球石油價(jià)格上漲而有所恢復,2008年后俄羅斯人均GDP達到1.6萬(wàn)美元的歷史峰值。

          ▲俄羅斯人均GDP變化

          俄羅斯也加大對車(chē)臣等穆斯林聚居區的投入,期望借此增強穆斯林對俄羅斯身份的認同感。憑借“石油紅利”,俄羅斯的大國野心再次覺(jué)醒。

          ▲重建的車(chē)臣首都

          中東是俄羅斯海外布局的重要一環(huán),俄政府加強與敘利亞等國的聯(lián)系,在敘利亞塔爾圖斯建立了其地中海沿岸的唯一海外軍事基地。

          中東自20世紀初就陷入列強的殖民統治,二戰后各國出現政治強人,如利比亞的卡扎菲、伊拉克的薩達姆等,民主化推進(jìn)緩慢。

          ▲紛亂的中東

          民眾對社會(huì )的不滿(mǎn)給了ISIS等組織發(fā)展的土壤,他們借機宣傳回歸傳統伊斯蘭社會(huì ),同時(shí)對公共目標發(fā)動(dòng)恐怖襲擊。

          2010年,北非的突尼斯的小商販布吉瓦瓦因遭受不公正對待而自焚身亡。這迅速引發(fā)突尼斯國內抗議浪潮,政治腐敗、失業(yè)率上升、通貨膨脹幾乎困擾著(zhù)每一個(gè)中東國家,最終抗議浪潮演變成席卷西亞北非的“阿拉伯之春”。

          ▲阿拉伯之春

          2012年前后,利比亞、阿爾及利亞、埃及等國在動(dòng)蕩中發(fā)生政權更迭,敘利亞爆發(fā)了慘烈的內戰,政府軍大幅度減員,失去了對半數國土的控制。

          常年活動(dòng)在敘利亞、伊拉克的伊斯蘭宗教極端組織ISIS(伊斯蘭國)趁機崛起,利用敘利亞亂局四處攻城略地。

          西方國家支持敘利亞反對派,意圖推翻現任的巴沙爾政權。伊斯蘭國也想盡可能多占土地,建立一個(gè)政教合一的神權國家。

          ▲ISIS摧毀非伊斯蘭古跡

          巴沙爾政權一旦倒臺,俄羅斯常年在此的外交和軍事布局成果將付之東流。為此俄羅斯積極向巴沙爾提供軍事支持,尤其是派遣空軍對敘利亞反對派、伊斯蘭國進(jìn)行空襲。

          俄軍的軍事行動(dòng)避免了巴沙爾政權的倒臺,卻無(wú)法幫助其徹底消滅反對派武裝和ISIS等宗教極端恐怖組織。

          ▲駐敘俄軍

          伊拉克自2003年薩達姆政權倒臺后就陷入動(dòng)亂,敘利亞內戰進(jìn)一步擴大了地區權力真空,這都給ISIS的做大提供了機會(huì )。

          至2015年,ISIS控制范圍達到最大,面積9.8萬(wàn)平方公里,人口約800萬(wàn)。敘利亞?wèn)|北部、伊拉克西北部均在其掌控之下。

          ▲ISIS控制區

          ISIS在控制區內實(shí)行殘酷的統治,與傳統伊斯蘭文化相悖的大學(xué)、博物館被大量損毀,俘虜被殘忍殺害。

          面對ISIS的擴張,美國、俄羅斯等國地緣訴求不同,但對打擊宗教極端份子的態(tài)度是一致的,多國共同對ISIS目標發(fā)動(dòng)攻擊。

          俄羅斯打擊ISIS不僅是為了幫助親俄的敘利亞巴沙爾政權,更是為了緩解ISIS造成的宗教極端思想外溢給俄羅斯帶來(lái)的現實(shí)威脅。

          ▲俄軍在敘利亞巡邏



          三、對抗升級:一道無(wú)法愈合的傷疤

          實(shí)力膨脹的ISIS引來(lái)了大批宗教極端組織的效忠,ISIS領(lǐng)導人巴格達迪根據這些效忠組織所在的區域,設立了大批“行政機構”。

          如2014年11月,ISIS對西亞北非大片土地宣稱(chēng)主權,設立所謂的“利比亞省”、“也門(mén)省”等。

          2015年6月,由車(chē)臣宗教極端分子組成的“高加索酋長(cháng)國向ISIS宣誓效忠,ISIS隨即宣布俄羅斯控制的北高加索是屬于ISIS的“高加索省”。

          此舉嚴重侵犯了俄羅斯的主權,大量俄羅斯車(chē)臣、印古什等地區的宗教武裝分子受到鼓舞,偷渡到敘利亞為ISIS作戰。

          ▲莫斯科

          2015年11月,俄羅斯負責打擊恐怖主義事務(wù)的副外長(cháng)希羅莫洛托夫指出,超過(guò)2.5萬(wàn)名外國武裝人員在為“伊斯蘭國”作戰,來(lái)自全球的數十個(gè)國家。2014至2015年,ISIS中的俄羅斯人數量從300-400人迅速上升到2000-5000人。


          根據俄外交部和聯(lián)邦安全委員會(huì )發(fā)布的信息,為ISIS作戰的在國際恐怖分子隊伍中,俄羅斯人的數量超過(guò)沙特、約旦等傳統伊斯蘭國家,是僅次于突尼斯的全球第二大“ISIS兵源地”。

          參加ISIS的俄羅斯人絕大多數是北高加索的穆斯林,ISIS通過(guò)互聯(lián)網(wǎng)非法傳播用俄語(yǔ)制作的宣傳片,以及歌廳酒吧清真寺等處秘密散發(fā)傳單,以高薪、為伊斯蘭圣戰、發(fā)放性奴等為誘餌,致使許多本來(lái)沒(méi)有宗教極端思想的年輕人成為ISIS的支持者。

          ▲莫斯科國立大學(xué)

          僅2015年下半年,俄羅斯就查獲了數十名企圖偷越邊境,前往中東效忠ISIS的俄大學(xué)生,其中不乏來(lái)自莫斯科國立大學(xué)、俄羅斯國民經(jīng)濟和管理學(xué)院、別爾哥羅德州立大學(xué)等俄知名學(xué)府的學(xué)生。

          宗教極端思想能夠吸引到大批俄羅斯年輕人,特別是接受過(guò)高等教育的年輕人,這讓俄政府深感憂(yōu)慮。年輕人能夠掌握更多的媒介渠道,比起那些只知道拿槍與俄軍對抗的伊斯蘭武裝分子,這些人對俄羅斯社會(huì )的危害更大。

          ▲俄羅斯年輕人成為ISIS的主要滲透對象

          除了年輕人,北高加索車(chē)臣等地的伊斯蘭武裝份子與ISIS勾結,大批有實(shí)戰經(jīng)驗的宗教極端分子回流到俄羅斯。

          2015-2017年,俄羅斯破獲了十余起伊斯蘭國針對俄羅斯的恐怖襲擊,繳獲了數十公斤炸藥。其中也有成功實(shí)施的襲擊,如2015年,俄羅斯科嘉雷姆航空公司的9268號航班在埃及西奈半島上空爆炸,機上224人全部遇難。2016年ISIS份子在圣彼得堡地鐵制造爆炸,造成14人死亡,50余人受傷。

          ▲墜毀的俄羅斯客機

          ISIS敵視一切干涉伊斯蘭世界的外部勢力,妄圖建立一個(gè)整合所有伊斯蘭區域的政教合一國家。因而除俄羅斯外,西方世界、阿拉伯世俗國家均稱(chēng)為ISIS的襲擊目標。

          如2015年11月,法國巴黎發(fā)生的恐怖襲擊造成132人死亡352人受傷,2016年法國尼斯發(fā)生恐襲,87死306傷、德國柏林恐襲造成12死48傷、2017年英國曼徹斯特發(fā)生爆炸,22死59傷。

          ▲尼斯恐襲

          以上只是ISIS承認的部分恐襲,其每年造成全球上千人在恐襲中喪生。西方、俄羅斯、阿拉伯世俗國各自對ISIS控制區發(fā)動(dòng)進(jìn)攻。2019年3月,ISIS在敘利亞最后的控制區丟失,當年10月,ISIS領(lǐng)導人巴格達迪被美軍擊殺。

          ISIS的基本盤(pán)被打破,但分散在西亞北非各地的伊斯蘭國分支仍然活躍。如活躍在伊朗的呼羅珊分支、北非的利比亞、尼日爾分支等。

          ▲戰亂是恐怖分子存在的土壤

          北高加索的伊斯蘭國分支——高加索酋長(cháng)國繼續活動(dòng),是俄安全部門(mén)時(shí)刻盯防的重點(diǎn)恐怖組織。

          俄羅斯加緊打擊車(chē)臣等地的伊斯蘭宗教極端組織,同時(shí)加大對大學(xué)、宗教機構的管理,防止宗教極端思想的傳播。

          壓制北高加索的伊斯蘭極端勢力的同時(shí),2015年在伊朗成立的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ISIS-K)再度對俄羅斯的國家利益發(fā)起挑戰。

          呼羅珊分支曾是ISIS向南亞擴張勢力的支撐點(diǎn),負責ISIS“巴基斯坦省”“克什米爾省”的運營(yíng)與擴張。2019年3月ISIS主體被消滅后,呼羅珊分支在伊朗、巴基斯坦等國的打擊下一度陷入沉寂。

          ▲呼羅珊分支向中亞滲透

          2019年6月,呼羅珊分支在互聯(lián)網(wǎng)上發(fā)布了一段長(cháng)達12分鐘的視頻,重申其忠于ISIS。呼羅珊分支還將中亞作為新的發(fā)展方向。塔吉克斯坦等國相繼遭到呼羅珊分支的襲擊。

          中亞長(cháng)期被俄羅斯看作本國勢力范圍,中亞五國有規模超百萬(wàn)的俄族居民,俄語(yǔ)在中亞的流通性極高,俄羅斯絕不允許中亞成為伊斯蘭宗教極端勢力的舞臺。

          中亞五國均為伊斯蘭國家,各國都有宗教極端勢力,一旦ISIS分支在中亞形成氣候,會(huì )對周邊穆斯林聚居區形成負面影響。

          ▲ISIS-K襲擊伊朗

          事實(shí)上,呼羅珊分支確實(shí)想“全面開(kāi)花”,除了北上中亞,呼羅珊分支近幾年加緊向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滲透,對地區安全局勢構成嚴重挑戰。

          2024年3月,莫斯科郊外的一所劇場(chǎng)發(fā)生嚴重恐怖襲擊,造成139人死亡、182人受傷的嚴重后果。事后,呼羅珊分支宣布對此事負責。

          ▲遇襲的劇場(chǎng)

          呼羅珊分支是真的幕后主使,還是想蹭熱度,這一切在事件結案前都無(wú)法下定論,但伊斯蘭宗教極端勢力對俄羅斯的威脅確實(shí)時(shí)刻都未曾消失。

          俄羅斯與極端勢力的仇恨并非一日形成的,在俄羅斯擴張的歷史中,穆斯林作為被征服、被打擊的目標,深受標榜為“東正教大哥”的俄羅斯人的打壓。

          ▲東正教與俄羅斯的擴張緊密相隨

          二戰后,蘇聯(lián)還侵入阿富汗等伊斯蘭國家,引發(fā)宗教極端分子的敵視。蘇聯(lián)解體后,虛弱的俄羅斯就成為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的復仇目標,引發(fā)了慘烈的車(chē)臣戰爭。

          時(shí)至今日,俄羅斯為維護其地緣利益和國內穩定,需要持續打擊國內外的伊斯蘭極端勢力。這場(chǎng)國家、民族、宗教深深纏繞在一起的博弈將難以畫(huà)上休止符。
          長(cháng)期作者|碧落清遙
          歷史資深?lèi)?ài)好者
          責任編輯|Thomas
          倫敦政治經(jīng)濟學(xué)院畢業(yè)生|環(huán)球情報員主編
          —(全文完)—

          本文系 「環(huán)球情報員」原創(chuàng )內容
          未經(jīng)授權,禁止隨意轉載
          歡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全新公眾號 

          「托馬斯小學(xué)長(cháng)」
          環(huán)球情報員主編
          將以短篇筆記 + Vlog視頻的形式
          通過(guò)親身實(shí)地的環(huán)球旅行
          帶你感受各國人文與歷史的旅行見(jiàn)聞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fā)表

            請遵守用戶(hù) 評論公約

            類(lèi)似文章 更多

            国产日韩欧美,国产精品一区二区欧美视频,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四区,国产成a人片在线观看视频99
          •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