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
        1. 分享

          《白日之下》:“好不好”與“有沒(méi)有”的兩難

           有愛(ài)評論區 2024-04-14 發(fā)布于浙江

          本周末上映的新片里,我只看了唯一有興趣的《白日之下》——除了先前不錯的口碑外,更重要的一點(diǎn)在于,這還是一部改編自真實(shí)事件的現實(shí)題材電影。

          時(shí)至今日,再喊什么“港片已死”早就沒(méi)什么意義了,香港電影大起大落之后正在慢慢探索自己的新路,而肩負社會(huì )責任感的本片就是其中一種嘗試。

          昨晚看完此片后,我還是比較滿(mǎn)意的,影片的敘事、人物以及故事線(xiàn)設計都還算不錯,能讓觀(guān)眾順暢得看下去,算是不功不過(guò)。

          當然,《白日之下》最可貴的還是內容題材與提出的問(wèn)題:對于那些缺少關(guān)懷和尊重的弱勢群體,到底是“有沒(méi)有”還是“好不好”重要?我們還能做些什么?

          【友情提示:下文會(huì )有劇透?!?/span>

          《白日之下》的故事很簡(jiǎn)單:報社接到了一起關(guān)于殘疾院舍“彩橋之家”虐待院友的爆料,記者凌曉琪假裝老人通伯的孫女潛入院舍,揭發(fā)了隱藏的非人道生活,以曝光殘酷真相、關(guān)停該院舍的代價(jià),做了一件富有爭議的“好事”。

          劇情和角色方面我就不多聊了,大家去看電影就都能明白……我打算直入主題,來(lái)聊聊影片所反映的最大困境:哪怕殘疾院舍虐待老人、殘害院友、性侵智障女孩,大家依然需要它、離不開(kāi)它。

          這個(gè)原因說(shuō)穿了很容易明白:供遠小于求,幾乎所有人都默認了收容老弱病殘的院舍機構,可以擁有一些超出他們權以外的“權力”。

          香港早已步入老齡化社會(huì ),養老院和殘疾院舍的數量遠遠跟不上需求量,申請入住公辦資助院舍,排隊排個(gè)10年到15年都不奇怪(比免費醫療還夸張)……

          于是乎,大量像彩橋之家這樣僅僅擁有一張“豁免證”的私營(yíng)機構,就成了填補市場(chǎng)空白的救命稻草,許多人都會(huì )把家里需要照顧的“累贅”送進(jìn)去,就算條件再差,都得排隊等空位。

          是的,累贅,我看《白日之下》時(shí)印象最深的就是這個(gè)詞,影片里已經(jīng)明說(shuō)了,那些生活無(wú)法自理的老人、殘疾人、智力障礙人士等等,都是累贅。

          話(huà)雖難聽(tīng),但這就是事實(shí)——香港人的住宅環(huán)境本就狹窄,照顧上述那些弱勢群體更是難上加難,可人又不能不管……把他們甩給殘疾院舍等機構便成了唯一的選擇。

          影片里的通伯,是一個(gè)已沒(méi)有親友在世的老人,他就對這個(gè)現狀認識得無(wú)比清晰,具體表現是經(jīng)常裝瘋賣(mài)傻,“在這種地方,糊涂比不糊涂更好”,所以他也是彩橋之家里少數能夠怡然自得的人(姜大衛老了還是那么帥)。

          可是啊,接受現狀不代表能過(guò)得更好,私營(yíng)機構的第一目標是盈利——老板和投資者只想收更多院友賺錢(qián),對升級軟硬件設施、擴招護工、提高待遇則是能省則省,這就造成了在極端的工作壓力之下,院長(cháng)和護工們做事也會(huì )越來(lái)越野。

          護工阿琛為了彌補自己打“白工”,會(huì )偷院友的奶粉去賣(mài),護工芳姐為了提高“效率”,會(huì )時(shí)常打罵院友,拿訂書(shū)針刺明仔,綁著(zhù)老人們像牲口一般拉去露天沖洗……而涉事院友的家屬們,即便知道這些,通常也都只能忍氣吞聲。

          做了不好的事,卻往往不會(huì )受到懲罰,這又進(jìn)一步助長(cháng)了護工們自私、粗暴的行事作風(fēng),形成了越來(lái)越糟糕的惡性循環(huán)。

          能出現章劍華院長(cháng)這樣的魔鬼,就是如此環(huán)境下的某種必然。

          這個(gè)角色之所以令人印象深刻,不僅在于他性侵智障女孩的惡,更在于他身上混雜了善與弱的復雜(當然還有林保怡的精湛演技)。

          與其他許多從事殘疾院舍工作的同行不一樣,章劍華是少數真心積極照顧老弱病殘的人,因為他是個(gè)弱視患者,換言之,他自己就是需要照顧的弱勢群體之一,他擁有真正的共情力。

          可也恰恰如此,當他把罪惡之手伸向更弱者時(shí),才更顯出他知法犯法、知惡行惡是多么邪惡和可恨。

          但相比起痛罵、批判章劍華有多壞,不如多問(wèn)一句,為什么這種早有劣跡的人,還能把院長(cháng)的工作做到現在?

          除了取證困難、家屬不愿聲張、避免二次傷害、用錢(qián)庭外和解等辦理性侵案件常見(jiàn)的難點(diǎn)外,還有一個(gè)隱性因素存在:有人不愿失去一個(gè)能夠經(jīng)營(yíng)殘疾院舍的“人才”,害怕打擊院舍護工們的“積極性”,所以章劍華可以在十多年里,連換三家院舍都依然安然無(wú)恙。

          在“服務(wù)有沒(méi)有、夠不夠”這個(gè)難題都遠沒(méi)解決的情況下,談“服務(wù)好不好”這個(gè)問(wèn)題似乎還太奢侈……彩橋之家真被關(guān)停后,更多人是咒罵凌曉琪做了壞事,就連她都對自己的正義之舉產(chǎn)生了懷疑。

          所以,我很喜歡影片結束時(shí)通伯對凌曉琪說(shuō)的那句話(huà):不要因為做對了一件正確事情而感到內疚。

          而這也是《白日之下》所表達的態(tài)度——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擁有”和“做好”之間不矛盾,我們不能因為“好像什么都改變不了”就放棄改變。

          別忘了,影片所呈現的困境和難題是全世界共通的,我們自己也遲早、或者說(shuō)已經(jīng)在面對了。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fā)表

            請遵守用戶(hù) 評論公約

            類(lèi)似文章 更多

            国产日韩欧美,国产精品一区二区欧美视频,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四区,国产成a人片在线观看视频99
          •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