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
        1. 分享

          樓蘭是被風(fēng)沙所埋嗎?

           地圖帝 2024-04-03 發(fā)布于上海

          樓蘭古城位于新疆巴音州若羌縣羅布泊鎮,孔雀河道南岸約7千米處,東面就是羅布泊。樓蘭古城,如今只剩下殘垣斷壁,雖被黃沙覆蓋,地下卻埋藏著(zhù)大量的珍貴文物。 

          那個(gè)讓人魂牽夢(mèng)縈的古樓蘭,因絲綢之路而繁華無(wú)限,車(chē)水馬龍,人來(lái)如梭,卻又神秘地消失,給我們留下無(wú)盡的遐想。它是怎么消失的?難道是被風(fēng)沙所埋?

          樓蘭是吐火羅人,西漢時(shí)有1570戶(hù),14100人,控弦2912騎。吐火羅人,來(lái)自北歐,與凱爾特人、日爾曼人相近,頭發(fā)金黃、眼睛藍、鼻梁高、須髯濃密。在我國夏商時(shí)期,吐火羅人迎著(zhù)太陽(yáng)升起的地方東遷,在塔里木盆地東北部,建立了龜[qiū]茲[cí]、樓蘭、焉[yān]耆[qí]、姑師等國。

          西漢從河西走廊出兵,西域第一個(gè)國家就是樓蘭(今新疆巴音州若羌縣羅布泊鎮)。敦煌郡玉門(mén)關(guān)距樓蘭約1400里,距大宛貴山城約6900里。

          樓蘭位于塔里木盆地東部,地處鹽澤(蒲昌海、羅布泊)旁,位于孔雀河下游,是塔里木盆地東出入口,在漢朝與西域交通必經(jīng)之道上。羅布泊現在雖然干涸成戈壁,鉀鹽儲量豐富,但古代是一個(gè)超級大湖。羅布泊是咸水湖,鹽度很高,岸邊不適合放牧。

          從羅布泊逆孔雀河西北而上,沿天山南麓走,這是絲綢之路北線(xiàn);如果逆車(chē)爾臣河西南而上,沿昆侖山北麓走,是絲綢之路的南線(xiàn)。羅布泊是河流匯聚之地,樓蘭也成了東來(lái)西往的必經(jīng)之地,更是兵家必爭之地。作為東來(lái)西往貿易中轉站,樓蘭迅速繁榮起來(lái),沿孔雀河修建了不少驛站。

          樓蘭北通車(chē)師,西北通焉耆,西南通且末、精絕、拘彌、于闐,東往玉門(mén)關(guān)和陽(yáng)關(guān),扼絲綢之路要沖,戰略地位極其重要。

          公元前108年,漢武帝令匈河將軍(軍職三品)趙破奴、中郎將(軍職四品)王恢領(lǐng)兵,以騎都尉(軍職四品)李廣利為監軍,出征樓蘭與姑師。

          趙破奴當年跟隨霍去病作戰,戰法靈動(dòng)迅速,這次他打算率輕騎突襲樓蘭,兵力要百里挑一,七百屬?lài)T兵足矣。正好借機將李廣利留在后面,統率剩下的三萬(wàn)多兵力,這樣也說(shuō)得過(guò)去。

          樓蘭古城,是一座有眾多石樓拱衛的城邑,主城位于塔里木河北岸,兩岸十幾里范圍內,還有幾百座大小石樓和石屋。主城并不大,城墻也不高,里面人數不上千。大部分居民、軍隊、商旅,都住在外圍。

          圖-羅布泊

            夜幕降臨,樓蘭城卻不設防,因為東西方向從未有騎兵能威脅樓蘭。漢軍鐵騎突入城中,戰馬的奔騰聲,驚碎了樓蘭人的美夢(mèng)。城內城外,一時(shí)殺聲震天。趙破奴疾馳如飛,在戰馬上來(lái)回指揮,捷若猿猴,輕如飛鳥(niǎo),不愧霍去病帳下猛將。

          樓蘭人嚇得人人緊閉門(mén)戶(hù),守軍丟盔棄甲,樓蘭王逃無(wú)可逃,獻城投降。青海長(cháng)云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mén)關(guān)。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誓不還。

          戰后漢武帝封趙破奴為浞野侯,食邑不詳,責令樓蘭王將太子送到長(cháng)安為質(zhì)。

          公元前95年,樓蘭在漢朝的質(zhì)子,即樓蘭王的次子,被施以宮刑。三年后,樓蘭老國王去世。漢廷才發(fā)現送一個(gè)身體有致命殘缺的王子回去即位,不但無(wú)法傳承,而且他是否報復漢朝也不好說(shuō),最主要這是對樓蘭人極大的侮辱。

          漢武帝以喜愛(ài)樓蘭王子為由,遣使令樓蘭人再立一位王子為國王。不過(guò)新國王屁股還沒(méi)坐熱,身在匈奴的樓蘭王子安歸帶匈奴騎兵殺回到樓蘭,殺死這個(gè)兄弟,自立為樓蘭王。武帝龍顏大怒,派人責令樓蘭王安歸到長(cháng)安朝見(jiàn)。安歸不敢來(lái),就將實(shí)力不俗的異母弟尉屠耆趕到漢朝為質(zhì)。

          安歸與匈奴親密,暗中給匈奴通風(fēng)報信,先后截殺漢使衛司馬(軍職六品)安樂(lè )、光祿大夫(官職四品)王忠、期門(mén)郎遂成。安息及大宛遣使前來(lái)貢獻,路經(jīng)樓蘭,也被樓蘭人殺死,并奪取貢物。

          公元前77年三月,傅介子率精兵百人,赍持金銀幣帛,一路揚言奉天子詔令,頒賜西域各國。

          傅介子將樓蘭王等十余人迎入帳中坐定,排下筵宴,一同入席飲酒。副使將黃金錦繡陳列筵前,樓蘭王見(jiàn)了,不覺(jué)眉飛色舞,遂與傅介子開(kāi)懷暢飲。

          飲到酒酣耳熱,介子見(jiàn)樓蘭王眩神迷,十幾個(gè)樓蘭貴人及親兵面色微醺,皆有醉意,便舉杯擲地。漢軍倒酒的二人,雙劍齊出,從樓蘭王背后刺入,劍尖直透身體,從前胸穿出,樓蘭王大叫一聲,立時(shí)倒地而死。

          樓蘭貴人親兵酒醒了八九分,都跳起來(lái)拔刀,傅介子大吼一聲:“漢兵將至,毋動(dòng),動(dòng),滅國矣!”

          傅介子便梟樓蘭王安歸首級,飛馬入玉門(mén)關(guān),又一路乘坐驛車(chē),趕到長(cháng)安,奏知大將軍。

          霍光命將樓蘭王首級,懸掛未央宮北闕之下示眾,待遇等同南越王趙建德、大宛王毋寡。

          樓蘭陰事匈奴陽(yáng)奉漢,傅介子奪樓蘭之魄,寒匈奴之膽。漢昭帝封傅介子為義陽(yáng)侯,食邑759戶(hù),立尉屠耆為樓蘭王,改其國名曰鄯善,并在樓蘭到玉門(mén)關(guān)與陽(yáng)關(guān)之間修筑烽燧亭障。

          為了躲避匈奴,鄯善王舉族南遷至阿爾金山北麓,建扜泥城(今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縣若羌鎮),并請漢廷派兵保護。朝廷派屯田都尉率官兵四十鎮撫,另有民夫數千屯田。

          在兵連禍結面前,樓蘭人選擇了南遷,樓蘭古城逐漸被黃沙掩埋,鄯善國則多存在了五百多年。445年(北魏世祖太平真君六年),鄯善國滅,北魏在扜泥城置西戎校尉府。

          其實(shí)不止樓蘭一個(gè),于闐、疏勒、龜茲、焉耆、高昌、精絕等西域古國都淹埋于黃沙之中。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fā)表

            請遵守用戶(hù) 評論公約

            類(lèi)似文章 更多

            国产日韩欧美,国产精品一区二区欧美视频,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四区,国产成a人片在线观看视频99
          •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