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
        1. 分享

          清華女神趙蘿蕤,為何拒絕錢(qián)鐘書(shū)的暗戀,而選擇陳夢(mèng)家?原因令人大跌眼鏡

           說(shuō)歷史的女人 2022-12-24 發(fā)布于河南

          民國眾多的大才子中,如錢(qián)鐘書(shū)那般才高八斗且恃才傲物的可不多見(jiàn),因此能被錢(qián)鐘書(shū)看上的女子也是鳳毛麟角??梢哉f(shuō)楊絳是幸運的,錢(qián)鐘書(shū)對她一見(jiàn)鐘情,并且二人白首偕老,成為一段愛(ài)情佳話(huà)。不過(guò)在楊絳之前,錢(qián)鐘書(shū)卻看中了一個(gè)女子,并暗戀許久,結果被拒。此女對錢(qián)鐘書(shū)不是婉拒,而是根本看不上他。此女究竟何方仙子,竟如此傲慢?

          她當然不是一般的才女,不是一般的美女,不是一般的優(yōu)秀。美國大詩(shī)人艾略特(后移民英國)知道吧,1948年度諾貝爾文學(xué)獎得主,其曠世巨作《荒原》第一次被譯成中文的就是這位才女。而她翻譯《荒原》時(shí)才20出頭!其譯作質(zhì)量之高,令人震撼。后來(lái)評論家、詩(shī)人邢光祖曾如此評價(jià):“艾略特這首長(cháng)詩(shī)是世界近代詩(shī)壇'荒原’上的靈芝,而趙女士的這個(gè)譯本則是我國翻譯界'荒原’上的奇葩?!?/p>

          這位才貌俱佳的才女被錢(qián)鐘書(shū)看上毫不奇怪,奇怪的是她卻看不上錢(qián)鐘書(shū),而是愛(ài)上了另一位青年才俊陳夢(mèng)家。陳夢(mèng)家何許人也?他當時(shí)同聞一多、徐志摩、朱湘一起被譽(yù)為“新月詩(shī)派四大詩(shī)人”,當然也非常優(yōu)秀了。然而令人吃驚的是,這位才女看上陳夢(mèng)家的不是他的才華,原因竟是:他長(cháng)得太漂亮了!那么此女同陳夢(mèng)家的姻緣究竟有何與眾不同之處?其結局如何?

          (一)燕大?;?/span>

          是美人,必須要有個(gè)美麗的名字。她從李白的一首美麗的詩(shī)中走來(lái):“綠蘿紛葳蕤,繚繞松柏枝……”

          趙蘿蕤(rui),一位地地道道的江南才女,她于 1912年出生,雖祖籍浙江德清,但卻在美麗的蘇州長(cháng)大。

          趙家是標準書(shū)香門(mén)第,趙蘿蕤之父趙紫宸是位著(zhù)名的神學(xué)教育家和詩(shī)人。

          趙紫宸

          因此趙蘿蕤自小就得到了良好的教育,她天賦異稟,才氣過(guò)人,從神童到才女,一路走來(lái),留下不少令人稱(chēng)奇的故事。

          趙蘿蕤7歲開(kāi)始學(xué)習英語(yǔ)和鋼琴,同年便進(jìn)入景海女子師范學(xué)校(現屬蘇州大學(xué)的一部分)就讀,并且自小就接受西式教育。盡管她接受西方文化很早,但不等于他的中國文化素養就低。其父趙紫宸學(xué)貫中西,也是著(zhù)名的杜甫研究專(zhuān)家,他親自在家里為女兒教授《唐詩(shī)三百首》和《古文觀(guān)止》等。因此趙蘿蕤也是詩(shī)詞歌賦樣樣精通,上學(xué)期間語(yǔ)文成績(jì)非常優(yōu)秀。

          因為成績(jì)太過(guò)突出,趙蘿蕤便開(kāi)始跳讀,從二年級直升四年級;到六年級時(shí),學(xué)業(yè)已經(jīng)達到高三水平。但從初一直接跳到高三顯然有點(diǎn)離譜了,再說(shuō),她年齡也確實(shí)太小,父親便讓了一步,讓她跳到高二算了,小才女就這么任性。

          值得一提的是,趙蘿蕤12歲那年,還遇到了一位名師,即著(zhù)名女作家蘇雪林。蘇雪林十分重視學(xué)生的寫(xiě)作能力,小才女遇大才女,在蘇雪林的調教下,趙蘿蕤作文水平,文學(xué)素養想不優(yōu)秀都難。

          趙蘿蕤之所以能這么跳讀,還因為父親趙紫宸當時(shí)擔任了燕京大學(xué)宗教學(xué)院院長(cháng)一職。趙蘿蕤14歲那年,全家遷到北京,她高中畢業(yè)后就直接近水樓臺上了燕京大學(xué)。在燕大,她再次遇上周作人、顧隨、冰心等名師,之后又進(jìn)入英文系攻讀外國文學(xué),她要中國和外國文學(xué)通吃!

          這期間,趙蘿蕤曾在燕大朗潤園用英語(yǔ)演出過(guò)莎翁的名劇《皆大歡喜》,她飾演的羅莎林,贏(yíng)得了師生們的交口稱(chēng)贊。當時(shí)英語(yǔ)教授桑美德開(kāi)設小說(shuō)課,指定學(xué)生閱讀的英文原著(zhù),趙蘿蕤幾乎全部讀過(guò),因為這些書(shū)在父親的藏書(shū)中都有,比如狄更斯、薩克雷、哈代等名家作品,這令桑教授驚訝不已。

          趙蘿蕤不僅成績(jì)優(yōu)秀,而且長(cháng)相出眾,在燕大有?;ㄖu(yù),且有個(gè)綽號叫“林黛玉”。

          趙蘿蕤不到20歲就以?xún)?yōu)秀的成績(jì)在燕大畢業(yè)了,年齡太小,咋辦?父親舍不得女兒小小年紀就上班,于是說(shuō):“要不接著(zhù)上學(xué)吧。這不,旁邊就是清華,去試試考個(gè)清華研究生吧?!?/span>

          (二)不屑錢(qián)鐘書(shū)的清華女神

          于是趙蘿蕤就去了。大才女考清華還不跟玩一樣。她幾乎門(mén)門(mén)優(yōu)秀,包括英語(yǔ)都是100分。但她卻有一門(mén)考了0分,就是德語(yǔ),因為她沒(méi)有學(xué)過(guò)德語(yǔ)。咋辦?這時(shí)著(zhù)名詩(shī)人、國學(xué)大師吳宓教授出來(lái)說(shuō)話(huà)了:“行!德語(yǔ)等入學(xué)后再補吧?!本瓦@樣,趙蘿蕤被清華破格錄取了。趙蘿蕤就是厲害,在清華還得了一年360元的獎學(xué)金。

          在清華,趙蘿蕤更是進(jìn)步神速。第三年時(shí),她應詩(shī)人戴望舒之約開(kāi)始了艾略特的皇皇巨著(zhù)《荒原》的翻譯。《荒原》簡(jiǎn)直就是一部神作,艾略特為這部長(cháng)詩(shī)引用了33個(gè)不同作家的作品以及多種歌曲,引入36種(包括梵文)外國語(yǔ),還特別強調了有關(guān)圣杯的傳說(shuō),和英國人類(lèi)學(xué)家弗雷澤的作品《金枝》,還有塔羅紙牌、漁王、耶穌等傳說(shuō)。作品晦澀難懂,其翻譯難度非常之大。但我們的才女毫不退縮,她迎難而上……

          《荒原》中譯本的發(fā)表,使20出頭的趙蘿蕤一舉成名,才貌雙全的她妥妥的成了一名清華的女神級人物。民國篆刻大師、著(zhù)名書(shū)畫(huà)家、詩(shī)人陳巨來(lái)曾說(shuō):“在民國時(shí)代,大部分文化人心中的第一美女、第一才女、第一名媛,既不是林徽因,也不是陸小曼,而是趙蘿蕤?!笨梢哉f(shuō)當時(shí)追她的青年才俊多了去了,比如那位卓爾不群、擁有不世之才的錢(qián)鐘書(shū)。

          錢(qián)鐘書(shū)也是被清華破格錄取的,他向來(lái)恃才傲物,也是位狂人。1933年,清華大學(xué)打算再次破格錄取錢(qián)鐘書(shū)為外文系碩士研究生時(shí),他曾當場(chǎng)拒絕:“導師吳宓太笨,沒(méi)有資格當我的導師!”

          然而錢(qián)鐘書(shū)卻對趙蘿蕤佩服之至。他比趙蘿蕤長(cháng)兩歲,當時(shí)也是英俊挺拔、玉樹(shù)臨風(fēng),是眾多才女追逐的對象。只是他在遇到楊絳之前,對趙蘿蕤已經(jīng)暗戀許久。也是,一個(gè)是“百年難遇”的大才子,一個(gè)是“亙古少有”的大才女,本就是天上一對嘛!后來(lái)有不少人,比如著(zhù)名文學(xué)家施蟄存就認為,錢(qián)鐘書(shū)《圍城》中的一個(gè)重要人物唐曉芙就是以趙蘿蕤為原型塑造的。

          然,令人想不到的是,趙蘿蕤卻根本看不上錢(qián)鐘書(shū)。她曾這樣評價(jià)錢(qián)鐘書(shū):

          “近來(lái)對某某的宣傳大令人反感。我只讀了他的兩本書(shū),我就可以下結論說(shuō),他從骨子里滲透的都是英國十八世紀文學(xué)的冷嘲熱諷。十七世紀如莎士比亞那樣的博大精深他沒(méi)有,十九世紀,如拜倫雪萊那樣的浪漫,那樣的放浪無(wú)羈,他也沒(méi)有,他那種搞冷門(mén)也令人討厭,小家子氣……”

          呵呵,這種評價(jià),簡(jiǎn)直是對錢(qián)大才子的一種“蔑視”嘛!

          (三)只愛(ài)陳夢(mèng)家

          據清華教授吳宓回憶,當時(shí)燕大、清華的才子們,沒(méi)有一個(gè)能入趙蘿蕤的眼。那么這位大才女究竟喜歡誰(shuí)呢?此人就是陳夢(mèng)家。

          陳夢(mèng)家后來(lái)被譽(yù)為中國近現代著(zhù)名古文字學(xué)家、考古學(xué)家,但他首先是位詩(shī)人。陳夢(mèng)家雖在中央大學(xué)學(xué)法律,還得了一張律師執照,但他沒(méi)有當過(guò)一天律師,而是對文學(xué)極感興趣。他從16歲開(kāi)始寫(xiě)詩(shī),不足20歲便出版了第一部詩(shī)集,震撼詩(shī)壇。在上世紀30年代,陳夢(mèng)家曾同徐志摩等并列,被譽(yù)為新月派四大詩(shī)人之一。

          然而即便如此,比起錢(qián)鐘書(shū),陳夢(mèng)家還是不夠天才,不夠有名氣。但趙蘿蕤就是鐘情于他。陳夢(mèng)家出生在一個(gè)牧師家庭中,因此同趙蘿蕤的神學(xué)教育家父親有些淵源;再加上后來(lái)家道中落,他讀研究生時(shí),因經(jīng)濟條件所限就借宿在趙家。陳夢(mèng)家天資聰穎,也是趙紫宸的得意門(mén)生。

          也許是這層關(guān)系,趙蘿蕤對陳夢(mèng)家就有了特殊的感情。傲然不群的她可以拒絕錢(qián)鐘書(shū),但不能沒(méi)有陳夢(mèng)家。后來(lái)人們問(wèn)起趙蘿蕤,她究竟喜歡陳夢(mèng)家什么?她沒(méi)有說(shuō)陳夢(mèng)家有多高的才華,她的回答令人大跌眼鏡:“因為陳夢(mèng)家長(cháng)得太漂亮了?!?/span>

          這一點(diǎn)倒也不假。錢(qián)鐘書(shū)青年時(shí)盡管也英俊瀟灑,但比起陳夢(mèng)家就“遜色”多了,陳夢(mèng)家有一雙十分明顯的雙眼皮大眼睛,頗具神采;而且鼻正口方,天庭飽滿(mǎn),確實(shí)是個(gè)不折不扣的美男子。再加上他無(wú)與倫比的詩(shī)才,絕對是當時(shí)少女們的偶像級人物。趙蘿蕤喜歡他也十分正常。

          不過(guò)趙紫宸是反對女兒追陳夢(mèng)家的。一方面是因為他看不上寫(xiě)詩(shī)的,一個(gè)大男人放著(zhù)好好的律師不干,凈弄這些風(fēng)花雪月的玩意,能有什么出息?再說(shuō),一個(gè)經(jīng)濟不能獨立的小子,憑什么讓我的寶貝女兒嫁給他?趙紫宸雖然是位大教育家,但在這方面還是比較傳統的。趙蘿蕤追陳夢(mèng)家時(shí),父親還在國外。得知女兒追陳夢(mèng)家時(shí),趙紫宸很不樂(lè )意,他本來(lái)每月要給女兒寄10月零花錢(qián)的,此時(shí)便一生氣,不給了!

          然而趙蘿蕤毫不妥協(xié),自己認準的事情誰(shuí)也沒(méi)有辦法。最終父親終于投降。1936年1月18日,24歲的趙蘿蕤和25歲的陳夢(mèng)家在燕京大學(xué)舉行了一個(gè)極其簡(jiǎn)單的婚禮。那時(shí)的男孩就是幸福啊,只要有女孩愛(ài)上他,便不會(huì )要求有車(chē)、有房之類(lèi)的條件,只要有愛(ài)就是了,直接可以結婚了!

          一年之后,抗戰爆發(fā),清華等高校遷往昆明,合辦成西南聯(lián)大,趙蘿蕤也同陳夢(mèng)家一起南遷,準備到西南聯(lián)大任教。

          但當時(shí)聯(lián)大有個(gè)規定,就是夫妻二人不能在學(xué)校同時(shí)任教,可這對恩愛(ài)的小夫妻又不愿離開(kāi),因此趙蘿蕤就做出犧牲,讓陳夢(mèng)家在大學(xué)教書(shū),自己干脆辭職在家當家庭主婦了。后來(lái)趙蘿蕤在《我的讀書(shū)生涯》中如此回憶道:

          “從七七事變之后,我一直是失業(yè)的……我是老腦筋,妻子理應為丈夫做出犧牲?!?/p>

          犧牲一個(gè)大才女,而成全自己的事業(yè),陳夢(mèng)家應該幸福死了。

          在西南聯(lián)大八年,趙蘿蕤這位驚世才女基本當了8年家庭婦女。當時(shí)條件艱苦,這位曾經(jīng)不食人間煙火的大家閨秀可沒(méi)少吃苦,她不僅要燒火做飯,還要種菜、養雞、喂豬等,干各種雜活。不過(guò)她仍沒(méi)有丟掉書(shū)本,她常常在瑣碎的生活中擠出時(shí)間讀書(shū)學(xué)習,提高自己的學(xué)識。她后來(lái)到云南大學(xué)附中任教,期間還翻譯出版了意大利作家西洛內的反法西斯小說(shuō)《死了的山村》。

          (四)遠渡重洋

          1944年秋,抗戰即將結束時(shí),趙蘿蕤命運開(kāi)始改變。當時(shí)經(jīng)美國哈佛大學(xué)費正清教授和清華大學(xué)金岳霖教授介紹,陳夢(mèng)家到美國芝加哥大學(xué)講授中國古文字學(xué),于是夫妻便離開(kāi)聯(lián)大,結伴到了大洋彼岸。

          在芝加哥,陳夢(mèng)家當教授,而趙蘿蕤則又當起了學(xué)生,攻讀比較文學(xué),先后與周鈺良、查良錚(穆旦)等成為同學(xué)。1946年和1948年,她先后獲得美國芝加哥大學(xué)文學(xué)碩士和哲學(xué)博士學(xué)位。

          值得一提的是,趙蘿蕤在美國很榮幸地見(jiàn)到了大詩(shī)人艾略特。1946年夏,艾略特從英國回美國探親,陳夢(mèng)家夫妻在哈佛大學(xué)會(huì )晤了這位世界詩(shī)壇巨子。7月9日晚上,艾略特請趙蘿蕤在哈佛俱樂(lè )部就餐,詩(shī)人即席朗誦了《四個(gè)四重奏》的片段,并且在趙蘿蕤帶去的兩本書(shū)《1909-1935年詩(shī)歌集》和《四個(gè)四重奏》上簽名留念和題詞。

          1947年,陳夢(mèng)家先行回國,到清華任教。趙蘿蕤因為攻讀博士學(xué)位,暫時(shí)留在美國。第二年,趙蘿蕤謝絕美國人的挽留,歷經(jīng)周折回到祖國。當時(shí)國內還處在戰亂之中,交通幾近癱瘓,趙蘿蕤經(jīng)過(guò)多方努力,先是坐運兵船到達上海,接著(zhù)又乘一架空運糧食的飛機,一直到1949年初才輾轉回到北京,同丈夫團聚。之后,她到燕大西語(yǔ)系任教,并擔任系主任。

          (五)命運無(wú)常

          此時(shí)的趙蘿蕤30多歲,風(fēng)華正茂。她本就才華橫溢,又經(jīng)過(guò)在美國的鍛造,她躊躇滿(mǎn)志,要為祖國的文化事業(yè)大放異彩了??擅\無(wú)常,在燕大不久,她就迎來(lái)了自己的厄運……

          1951年,在知識分子改造運動(dòng)中,趙蘿蕤的父親趙紫宸被批,趙蘿蕤自然也受到牽連,經(jīng)常檢討個(gè)人的“資產(chǎn)階級思想”;同時(shí),丈夫陳夢(mèng)家在清華也遭受猛烈批判,這些都使趙蘿蕤陷入極大的痛苦之中,教學(xué)工作受到嚴重影響。

          1957年,風(fēng)云又起。趙紫宸再次被批;陳夢(mèng)家又被劃成you派,被調到中科院考古所“降級”使用。趙蘿蕤再次受到波及,性格耿直而清高的她感到了極大的侮辱,幾經(jīng)折磨,她患了嚴重的精神分裂癥。她犯病時(shí)形同瘋子,可因為特殊原因,她無(wú)法到醫院治病,一直硬扛著(zhù)。

          然而這一切,并沒(méi)有打倒趙蘿蕤。因為,她的愛(ài)人陳夢(mèng)家一直在安慰著(zhù)她;或者說(shuō),她也要安慰陳夢(mèng)家。夫妻二人相濡以沫,在那個(gè)時(shí)代進(jìn)行著(zhù)無(wú)畏的抗爭……

          然而打擊還沒(méi)有完。1966年,更大的暴風(fēng)雨來(lái)襲。詩(shī)人陳夢(mèng)家再也堅持不下去了,他吞服了安眠藥自殺。好在發(fā)現及時(shí),他被送到醫院搶救。在陳夢(mèng)家生死未卜之時(shí),趙蘿蕤也受到了迫害。當時(shí)她家里突然闖進(jìn)來(lái)一群懵懂無(wú)知的學(xué)生,她被他們惡狠狠地按到椅子上,被剪掉頭發(fā),被弄成“陰陽(yáng)頭”。

          從一頭長(cháng)發(fā),到陰陽(yáng)頭,這讓趙蘿蕤,這位曾經(jīng)的清華女神感到了極大的羞辱!

          不僅如此,趙蘿蕤還被那幫無(wú)知的學(xué)生用皮帶毒打。她的衣服被自己的血染紅了。但她依然忍著(zhù)。她還惦記著(zhù)丈夫陳夢(mèng)家的安危,等著(zhù)愛(ài)人的回家……

          終于,丈夫被救了過(guò)來(lái)。然而噩夢(mèng)還沒(méi)有結束。陳夢(mèng)家繼續遭受打擊。終于在他“復活”8天之后,忍受不了侮辱的他再次選擇自殺。這一次的懸梁自盡,徹底終結了陳夢(mèng)家的“新月詩(shī)夢(mèng)”。

          (六)飄離荒原的一片草葉

          那個(gè)10年終于熬過(guò)去了。

          可趙蘿蕤已經(jīng)過(guò)了花甲之年,她面對的一切,真正成了艾略特,也是她筆下的“荒原”——

          她心愛(ài)的鋼琴沒(méi)有了;她大量的文稿,丈夫大量的詩(shī)稿和考古著(zhù)作都被付之一炬了;她和陳夢(mèng)家精心收藏的字畫(huà)也消失了;家里的一切都被沒(méi)收了……

          “拔筆”四顧心茫然。趙蘿蕤出獄之后孑然一身,極為孤獨。無(wú)奈,她只好搬回父母曾經(jīng)住的四合院??纱藭r(shí)父母也都去世了。四合院也被人占了,她只有搬到一個(gè)小雜物間住了下來(lái)。畢竟新時(shí)代來(lái)臨了,趙蘿蕤,這位曾經(jīng)的不世才女,發(fā)誓要振作起來(lái)!

          接下來(lái)的趙蘿蕤又陷入到書(shū)的世界里了。數年后,1983年,71歲的她再次擔任北大外語(yǔ)系教授和博士生導師。同時(shí),她又開(kāi)始了自己的翻譯生涯。她舉起已經(jīng)老邁的筆,對準了世界詩(shī)壇的另一個(gè)大師:惠特曼。

          美國大詩(shī)人惠特曼憑著(zhù)一部《草葉集》而蜚聲世界。趙蘿蕤十分自信,她既然在20多歲時(shí)就能譯出艾略特的《荒原》,那么《草葉集》又能怎么樣?拿下!不干就不干,要干就專(zhuān)揀硬的干!

          70多歲的趙蘿蕤再次進(jìn)入了人生的輝煌期。她在教學(xué)之余,再次拿起筆,開(kāi)始了辛勤的紙上耕耘。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她這一干就是12年!

          趙蘿蕤的《草葉集》譯本一出版就再次震驚了中外學(xué)術(shù)界,她甚至因此登上了美國《紐約時(shí)報》頭版……

          做為一代才女,青年時(shí)的《荒原》,老年時(shí)的《草葉集》,兩部神作的翻譯,已經(jīng)讓她的一生充滿(mǎn)傳奇,趙蘿蕤此生無(wú)憾了。

          1998年1月1日,86歲的趙蘿蕤平靜而逝。她如一片惠特曼筆下的“草葉”,翩然飄離艾略特筆下的“荒原”,飛向永恒的、無(wú)限的天堂。那里不僅有更加詩(shī)意的世界,還有她的年輕而多才的,“漂亮”的陳夢(mèng)家……

          (文/說(shuō)歷史的女人·濯雪)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fā)表

            請遵守用戶(hù) 評論公約

            類(lèi)似文章 更多

            国产日韩欧美,国产精品一区二区欧美视频,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四区,国产成a人片在线观看视频99
          •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