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
        1. 分享

          回環(huán)之歌,以天地為美術(shù)館

           外灘TheBund 2022-12-17 發(fā)布于上海
          這個(gè)冬天
          來(lái)一場(chǎng)藝術(shù)之旅


          在上海新天地南北里連廊,最近出現一扇“旋轉門(mén)”。踏入其中,就能體驗一場(chǎng)穿越時(shí)空的城市奇遇。

          這個(gè)歲末,我們比以往任何時(shí)刻,都需要藝術(shù)的滋養。

          《旋轉門(mén)》,梁曼琪

          漫步在上海新天地,不經(jīng)意間就能與藝術(shù)相遇,仿佛進(jìn)入沒(méi)有圍墻的“城市美術(shù)館”,自己也成為藝術(shù)品的一部分。

          從今年12月3日到明年2月5日,XINTIANDI新天地與UCCA共同打造的“燃冉”藝術(shù)季正式開(kāi)始。

          《1-4-5-1》,沈若凡x 劉恒 x 楊帆

          作為“燃冉”計劃的第一年收官之作,藝術(shù)季以“回環(huán)之歌”為主題。4大單元,23位藝術(shù)家,50余件藝術(shù)作品,讓藝術(shù)回歸生活,鋪陳出一場(chǎng)激發(fā)文化好奇心和探索欲的藝術(shù)盛宴,讓藝術(shù)融入海派城市縮影。

          在這20多年里,上海新天地以充滿(mǎn)在地精神的藝術(shù)氣質(zhì),煥新石庫門(mén)建筑群,成為上海城市精神文化承載地。

          獨特的地理位置和文化背景,讓上海人對這里充滿(mǎn)了認同感和歸屬感。同時(shí),它本身又極具生命力,一直以來(lái)都和上海這座城市,以及城市里的人,共同成長(cháng)。

          《甲蟲(chóng)=太陽(yáng)》,麻劍鋒

          01

          回環(huán)之歌
          不落幕的天地藝術(shù)

          地鐵黃陂南路2號口,目之所及皆是洋紅色。這是潘通發(fā)布的2023年度流行,充滿(mǎn)活力和希望,鼓勵大膽嘗試和積極表達。

          從這里走過(guò),仿佛處于一個(gè)超現實(shí)、充滿(mǎn)想象力的時(shí)空,讓人不禁聯(lián)想起卡夫卡《變形記》中的甲蟲(chóng)。

          《甲蟲(chóng)=太陽(yáng)》,麻劍鋒

          藝術(shù)家麻劍鋒說(shuō):“在我眼里,地鐵除了是運輸工具之外,更像是有機的生命體。地鐵每天吞吐那么多人流,其工具屬性和那么多人的生命氣息仿佛結合在一起,就像變成了一種新的生物體。于是,便有了《甲蟲(chóng)=太陽(yáng)》?!?/span>

          置身其中,可以看到地鐵頂棚上的金屬固定支架,像是甲蟲(chóng)的觸角。

          《甲蟲(chóng)=太陽(yáng)》,麻劍鋒

          在匍匐的甲蟲(chóng)上方,是帶著(zhù)太陽(yáng)符號的藍黃色尾巴,暖色線(xiàn)條向上延伸,隱喻一種生命的延續,猶如希望的傳遞。

          《甲蟲(chóng)=太陽(yáng)》,麻劍鋒

          穿過(guò)廣場(chǎng),來(lái)到石庫門(mén)街區北里“福祿壽”噴泉附近,眼前色彩依舊亮麗。這是一組名為《擁抱》的藝術(shù)裝置,紅色、藍色、綠色、紫色的巨型鵝卵石散落其中,就像一塊塊色彩鮮明的調色盤(pán)。

          《擁抱》,高露迪

          它與廣場(chǎng)四周建筑窗戶(hù)上的彩色鏡面遙相呼應,似乎是在擁抱著(zhù)來(lái)到這里的每個(gè)人。大人們坐在上面閑聊、休息,小孩直接抱住它們,來(lái)一次親密接觸。

          《擁抱》,高露迪

          小憩之后,走進(jìn)后巷,歷史質(zhì)感撲面而來(lái)。

          墻面上懸掛著(zhù)風(fēng)鈴,是90后藝術(shù)家葛宇路創(chuàng )作的《呢喃歌聲》。清風(fēng)拂過(guò),傳來(lái)清脆的聲響,讓人忍不住駐足觀(guān)望。

          《呢喃歌聲》,葛宇路

          這些風(fēng)鈴由生活廢棄品制成的,有光盤(pán)、舊玩具、燈飾、小瓷勺子,還有生銹的電飯鍋內膽、褪色的黃色直尺。

          《呢喃歌聲》,葛宇路

          它們來(lái)自在上海新天地附近工作或生活的人,葛宇路希望在聲音回蕩的區域,人們能夠以穿越時(shí)光的目光投向當下,去觀(guān)察今天社區中的煙火氣,記錄如今弄堂里忙碌的新生活。

          當歷史與現代、陳舊器具與嶄新形象穿插在一起,一股溫暖的情愫若隱若現。

          《呢喃歌聲》,葛宇路

          在新天地時(shí)尚戶(hù)外廣場(chǎng),還有一組叫《1-4-5-1》的特殊音樂(lè )裝置,人們可以編寫(xiě)屬于自己的音樂(lè )片段。由此而生成的“回環(huán)之歌”是送給上海的新年禮物,也因此成為每個(gè)人為自己譜寫(xiě)的新年之歌。

          《1-4-5-1》,沈若凡x 劉恒 x 楊帆

          它們都是“燃冉”計劃特邀公共藝術(shù)單元的作品,不是完成時(shí),而是現在進(jìn)行時(shí),每個(gè)人都可以參與其中,展品本身也在互動(dòng)之中不斷成長(cháng)。

          這是一場(chǎng)沒(méi)有門(mén)檻的藝術(shù)之旅。這里沒(méi)有工作人員,也沒(méi)有閉館時(shí)間??梢栽谖玳g休憩時(shí)來(lái)這里散步,也可以在通勤路上沉浸式感受藝術(shù),邊逛邊探索。

          在藝術(shù)會(huì )客廳,可以與藝術(shù)家零距離面對面交流;在心靈愈所,可以把藝術(shù)作為媒介體驗一次療愈之旅;在深夜酒館,可以進(jìn)行一場(chǎng)充滿(mǎn)冒險與未知的藝術(shù)主題夜。

          《1-4-5-1》,沈若凡x 劉恒 x 楊帆

          甚至可以帶著(zhù)孩子,來(lái)兒童工作坊游玩,在先鋒的實(shí)驗音樂(lè )和巡游表演中,讓“回環(huán)之歌”真實(shí)發(fā)生。

          夜幕降臨,如果意猶未盡,還能和同樣有好奇心的小伙伴一起漫游新天地,找尋漂流書(shū)架,發(fā)現藝術(shù)的蹤跡。大家在一起挑燈夜讀,文字在夜色中成為傳遞溫暖的明燈。

          這些藝術(shù)品和活動(dòng),就像是從新天地悄悄生長(cháng)出來(lái)的。它們沒(méi)有被擺放在展臺上,而是肆意棲息在最適合它們的地方,與公眾進(jìn)行熱烈互動(dòng)。

          02

          打造“燃冉”計劃
          孵化年輕力量

          走進(jìn)被樹(shù)木環(huán)繞的新天地壹號,“入圍青年藝術(shù)家群展”正如火如荼。在這里呈現的,是以上海城市記憶和關(guān)鍵詞為內容的作品。

          鄭亦然的作品《什錦樂(lè )隊所有的明日派對》是藝術(shù)家組建了一支“社區樂(lè )隊”,一個(gè)臨時(shí)性團體,以聲音作觸?,去探知和靠近彼此。如今聯(lián)系越來(lái)越便利,可人與人之間的關(guān)系,似乎并沒(méi)有隨之親近。鄭亦然通過(guò)削弱物品,制造關(guān)系,為人的行為提供舞臺。她試圖尋求是什么將人們聚在一起,又是什么將我們分開(kāi)。

          《什錦樂(lè )隊所有的明日派對》 ,鄭亦然?

          同為藝術(shù)家的楊牧石,則專(zhuān)注于打造自己的黑色物質(zhì)王國。在這個(gè)崇拜效率、追捧價(jià)值的時(shí)代,他放慢節奏,花了大量精力對廢料進(jìn)行再加工。

          《局部》中的每件作品,都由他親自完成,一組去色的幾何體塊裝置座落于空間地面,與翻新的三面墻體及其懸掛物,將樓道切割出一個(gè)環(huán)形的半封閉空間。當日常生活中的廢棄工具被肆意拆解、組合,并強加以特定形式之時(shí),隔離與交流、封閉與開(kāi)放、戰爭與和平、死亡與生命、起始與終結都成為當代社會(huì )中的局部,被重新連接。

          《局部》,楊牧石??

          辛云鵬的作品《無(wú)題》營(yíng)造出一個(gè)人們熟悉的情景,多見(jiàn)于上海這座秩序井然的中國都市?!芭抨牎钡男袨楸旧碜兂闪伺抨牭奈ㄒ荒康?,這種異質(zhì)化程序既有難度又很有趣——藝術(shù)家可以從中發(fā)現這個(gè)回環(huán)往復的集體行為像是在完成一段“時(shí)間儀式”,而參與者的身體與空間場(chǎng)所在一種進(jìn)行的程序中緊密關(guān)聯(lián)。

          《無(wú)題》(排隊),辛云鵬?

          95后譚淦泉的《摩耶之幕》,由一臺回收、改造而成的擁有自動(dòng)駕駛算法的輪椅,以及一頂重新定義觀(guān)看的頭盔裝置組成,它將帶領(lǐng)參與者以算法推薦的路線(xiàn)行走,在展廳中時(shí)而走馬觀(guān)花,時(shí)而面壁靜思。裝置以AI生成文本和聲音的方式賦予身邊的事物一篇藝術(shù)簡(jiǎn)介,同時(shí)也會(huì )重新解讀展場(chǎng)中其他藝術(shù)家的作品。

          《摩耶之幕》 ,譚淦泉?

          同樣值得一看的,還有李漢威的《液態(tài)健康》、崔小清的《花園》......15位青年藝術(shù)家把新天地作為藝術(shù)實(shí)驗場(chǎng),融入共創(chuàng ),探索文化、藝術(shù)、科技等跨學(xué)科領(lǐng)域的實(shí)踐。

          《花園——最后的晚餐》,《花園》,崔小清

          展覽之余,還有3位駐留藝術(shù)家帶來(lái)豐富的活動(dòng)。

          殷漪帶來(lái)的《從____到新天地》以聲音為主題,帶大家進(jìn)行聽(tīng)覺(jué)練習的聲音漫步,與走過(guò)的街區和環(huán)境“對話(huà)”,重演馬克斯·諾伊豪斯在1966年實(shí)踐的第一個(gè)聲音漫步項目。

          從____到新天地》,殷漪?

          導演雷磊的《從片段,到片段》創(chuàng )作源于雷磊向父親提問(wèn)他所不擅長(cháng)的事情,藝術(shù)家從歷時(shí)的電影中將這段錯失經(jīng)歷尋回,同時(shí)邀請寫(xiě)作者在當下的視角對其選擇的電影片段作出回應。

          《從片段,到片段》,雷磊?

          高磊的作品《RFID》直接挪用了射頻識別標簽的框架,它被放大轉換成了一件綜合材料的繪畫(huà)作品。觀(guān)眾可以透過(guò)構筑物中央瞥見(jiàn)新天地壹號向外的門(mén)和窗口,同時(shí)又能在作品中捕捉符號的意向,進(jìn)而啟發(fā)自身與物質(zhì)空間和虛擬場(chǎng)域的關(guān)聯(lián)想象,讓我們重新審視自己與世界的邊界。

          《RFID》,高磊?

          無(wú)論是特邀公共藝術(shù)單元、公共活動(dòng),還是青年藝術(shù)家大獎及入圍青年藝術(shù)家群展單元、藝術(shù)家駐留項目單元,都是“燃冉”藝術(shù)季的組成部分。

          “燃冉”藝術(shù)季好奇心地圖將為探索藝術(shù)季的你帶來(lái)進(jìn)一步指引,地圖中已標出四大單元中的關(guān)鍵點(diǎn)位。同時(shí),“燃冉”藝術(shù)季好奇心地圖還設置了好奇心打卡機制,集齊五枚及以上印章將有機會(huì )獲得豐厚好禮。

          (點(diǎn)擊好奇心地圖,一鍵探索上海新天地)

          03

          20年精神文化標桿
          新天地品牌的傳承與煥新

          今年冬天,人與人之間對溝通的渴望尤為強烈?!叭既健彼囆g(shù)季的出現,讓人們通過(guò)藝術(shù)作品產(chǎn)生連接,彼此碰撞出美好的火花。

          此次藝術(shù)季,是XINTIANDI新天地與UCCA共同發(fā)起的3年戰略合作——“燃冉”青年藝術(shù)家孵化計劃的一部分。除此以外,它還包括青年藝術(shù)獎項評選、青年藝術(shù)家駐留項目、藝術(shù)文化社群、青年藝術(shù)家跨界合作,一共5大板塊。

          燃冉,取自篝火意向,寓意在火光升騰的光明中,聚集更多趨光向暖的青年藝術(shù)創(chuàng )造力量。

          它不是短暫展出的藝術(shù)項目,而是從城市、社區、人的角度,挖掘在地文化,融入城市肌理與生活日常,打造年度藝術(shù)計劃及文化交流平臺。

          可以想象的是,它將燃起公眾的文化好奇心,與大眾共創(chuàng )一個(gè)可持續的藝術(shù)文化生態(tài),推動(dòng)中國藝術(shù)現場(chǎng)的發(fā)展,形成破圈影響力。

          不止是“燃冉”計劃,XINTIANDI新天地始終站在更長(cháng)遠的角度,探索領(lǐng)先的生活方式,用心打造城市精神文化地標。

          20年前,這里就是超前項目,陪伴且引領(lǐng)著(zhù)上海市民的精神文化需求。它持續迭代,延續歷史也創(chuàng )新當下,形成多元文化氛圍。   

          《旋轉門(mén)》,梁曼琪

          石庫門(mén)博物館是這么描述它的:“中老年人感到它很懷舊,青年人感到它很時(shí)尚,外國人感到它很中國,中國人感到它很洋氣?!?/span>

          紅色與海派、古老與時(shí)髦、老派與新潮在這里匯集,“城市創(chuàng )意篝火”在這里點(diǎn)燃。它是城市文化目的地,提供了一個(gè)讓藝術(shù)發(fā)生的現場(chǎng),從而提升城市的整體文化影響力。

          這個(gè)冬天,不妨相約上海新天地,來(lái)一場(chǎng)藝術(shù)之旅。

          文/Silence欣

          圖/徐曉臻,部分來(lái)源于XINTIANDI新天地、UCCA

          以上內容來(lái)自“外灘TheBund”(微信號:the-bund)

          已授權律師對文章版權行為進(jìn)行追究與維權。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fā)表

            請遵守用戶(hù) 評論公約

            類(lèi)似文章 更多

            国产日韩欧美,国产精品一区二区欧美视频,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四区,国产成a人片在线观看视频99
          •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