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
        1. 分享

          她是名門(mén)閨秀,譯界傳奇,前半生葳蕤綻放,后半生飽嘗苦難

           唐詩(shī)宋詞古詩(shī)詞 2022-06-09 發(fā)布于江蘇

          唐詩(shī)宋詞古詩(shī)詞  唐詩(shī)宋詞查詢(xún),古詩(shī)詞分享!

          作者:溪月彎彎,來(lái)源:唐詩(shī)宋詞古詩(shī)詞

          此前只知道她,并未去細細看她的生平故事。這次,從她取自詩(shī)詞的名字,才關(guān)注到她??戳怂降囊恍┪恼?,心情頓感五味雜陳。

          從天資、家學(xué)、能力、素養上,她各方面都不遜于同時(shí)代的民國女子。她有一張彈鋼琴的照片,單是背影就已那樣美麗,那一刻仿佛時(shí)間凝滯一般,只剩時(shí)間和音符在靜靜流瀉。

          學(xué)術(shù)上,她應該是一直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人,奈何命運遭此劫難,平添了那么多痛苦。

          她不是靠著(zhù)丈夫的名氣,才博得關(guān)注,這完全不需要,因為她自身就足夠優(yōu)秀卓越。她也沒(méi)有在婚后一味墜入凡塵煙火,放棄理想,相反,她孜孜以求,學(xué)術(shù)人生延續半個(gè)多世紀。

          她就是趙蘿蕤。

          趙家有女初長(cháng)成

          1912年5月9日,趙蘿蕤出生在浙江省德清縣。父親趙紫宸是基督教神學(xué)家,被西方譽(yù)為“向東方心靈詮釋基督教信仰的首席學(xué)者”,同時(shí)又是詩(shī)人,作家,杜甫詩(shī)歌研究者。

          父親為女兒取名蘿蕤,源自李白的詩(shī)句“綠蘿紛葳蕤,繚繞松柏枝”,希望女兒的生命綠意蔥蘢,生意盎然。這樣詩(shī)意的名字,用在一個(gè)江南女子身上,再合適不過(guò)。

          趙家到祖父這代家道中落,已不復往昔那般殷實(shí),家中生意蕭條,入不敷出,有時(shí)還要靠典當勉強維持生計。

          這種貧寒的家境,讓數年后的趙紫宸有詩(shī)記之,他憶起兒時(shí)的窘迫,也念起慈愛(ài)的父親:

          忠厚兼豪邁,經(jīng)商卒不行。

          稻粱任鼠竊,裘褐看蟲(chóng)生。

          斗粟舂何待,債臺筑已成。

          惟能遣子讀,回憶使人驚。

          縱然生活困頓,年輕的趙紫宸并沒(méi)有意志消沉,他反而愈加勤奮努力,以期改變現狀。15歲他前往蘇州萃英書(shū)院就讀,后來(lái)在東吳大學(xué)畢業(yè)后,1914年赴美留學(xué)。1917年,趙紫宸以?xún)?yōu)異的成績(jì)畢業(yè)于美國梵德貝爾特大學(xué),回國后在東吳大學(xué)擔任教務(wù)長(cháng)和神學(xué)教授。

          蘿蕤自小就隨母親遷居蘇州。7歲那年,父親送她進(jìn)入蘇州景海女子師范學(xué)校,這是一所知名的教會(huì )女校。思想開(kāi)明的趙紫宸先生,有著(zhù)深厚的美國教育和神學(xué)背景,卻并未讓女兒一味接受西化教育。他自身經(jīng)受過(guò)中國傳統文化滋養,是一位修養極高的儒雅之士,所以他對女兒的教育是中西合璧的。

          女兒在學(xué)校學(xué)習英語(yǔ)和鋼琴,趙紫宸考慮到教會(huì )學(xué)校本能地傾向美式教育,擔心女兒缺失古典中文的熏陶,于是,女兒回家后他親自教授《唐詩(shī)三百首》和《古文觀(guān)止》。他教女兒唱歌般去吟誦,這讓趙蘿蕤學(xué)起古詩(shī)文來(lái)沒(méi)有枯燥之感,反倒是輕松愉悅的。

          他的教育方法很快就看到了成效,女兒語(yǔ)文科成績(jì)一直名列第一,沒(méi)讀三年級,直接跳至四年級就讀。六年級時(shí),趙蘿蕤的語(yǔ)文素養已達到甚至超過(guò)了中學(xué)生的水平。

          12歲那年,女作家蘇雪林女士到班上教國文,她重視學(xué)生的寫(xiě)作能力,趙蘿蕤的作文常常得到她的雙行密圈,贊許連連。

          十六歲的趙蘿蕤

          讀書(shū)生涯迎高光

          1926年,趙紫宸受邀出任燕京大學(xué)宗教學(xué)院院長(cháng),全家遷往北平。兩年后,16歲的趙蘿蕤考入燕京大學(xué)中文系,受教于周作人、郭紹虞、顧隨、謝冰心等文學(xué)大師。

          第二年,燕京大學(xué)的美籍外教建議趙蘿蕤跳出中國文學(xué)的范疇,到更廣闊的世界,放眼其他國家的文學(xué)。趙蘿蕤征得父親同意,轉到了西語(yǔ)系,專(zhuān)攻英國文學(xué),此舉奠定了她一生的學(xué)術(shù)研究方向。

          那時(shí)學(xué)生除上課外,可以自由支配時(shí)間,她很早就在父親的書(shū)房里讀過(guò)哈代、狄更斯、薩克雷等人的名著(zhù),家里沒(méi)有就去圖書(shū)館借,所以她早已具備一定程度的英國文學(xué)研究底蘊。

          1932年,20歲的趙蘿蕤自燕大畢業(yè),她要考清華大學(xué)外國文學(xué)研究所。當時(shí)她的英語(yǔ)考了滿(mǎn)分,打動(dòng)了絕大多數老師,但是德語(yǔ)零分,是吳宓教授最后拍板讓她入學(xué)之后再補德語(yǔ)。趙蘿蕤就這樣被清華大學(xué)破格錄取了,還獲得了每年360元的高額獎學(xué)金。

          趙父一直悉心栽培女兒,對天資聰穎的女兒寄予厚望,填了一闋《沁園春》,言詞諄諄:

          為汝題箋,有兩三言,記取在心:

          看云寰寥廓,人生奧秘,無(wú)窮美丑,盡是經(jīng)綸;

          飽挹朝霞,閑餐沆瀣,宇宙莊嚴持此身。

          青年志,要思超萬(wàn)象,筆掃千人。

          能真稟度貞醇,處濁世獨高不染塵。

          念益友堪導,良師易得,弦歌繼永,緗帖橫陳;

          史續班門(mén),經(jīng)傳伏女,女子而今不效顰。

          論詩(shī)句,更吾家雛鳳,迴響清新。

          在清華就讀三年期間,趙蘿蕤聆聽(tīng)了吳宓的《中西詩(shī)歌文學(xué)比較》課程、溫德的《法國文學(xué)》課程、葉公超的《文藝理論》課程以及多個(gè)西方外教們的課程,這些課程大大開(kāi)闊她的眼界,她的外國文學(xué)修養和翻譯理念得到極大提升。

          與此同時(shí),趙蘿蕤開(kāi)啟了她的翻譯生涯,她經(jīng)常為聞一多先生創(chuàng )辦的《學(xué)文》雜志撰稿,也曾寄詩(shī)給上海的戴望舒先生,發(fā)表在他編輯的《新詩(shī)》上。在清華的最后一年,趙蘿蕤已經(jīng)在外國文學(xué)界和翻譯界小有名氣,此時(shí)戴先生竟請她翻譯英國詩(shī)人托馬斯·艾略特的代表作《荒原》。

          《荒原》是世界詩(shī)壇上公認的一首以征引淵博、晦澀難懂著(zhù)稱(chēng)的長(cháng)詩(shī),也是震動(dòng)了整個(gè)西方世界的炙手可熱的名作。英美文學(xué)界品讀都頗費精力的作品,愛(ài)文學(xué)又愛(ài)挑戰自己的趙蘿蕤竟然譯好了,這讓她一舉成名,成為翻譯界的傳奇。

          1937年,她的《荒原》譯著(zhù)由上海新詩(shī)出版社出版,作為第一個(gè)中譯本,葉公超教授親自為該譯著(zhù)寫(xiě)序。這年趙蘿蕤只有25歲,人們很難想象,這個(gè)功底深厚的翻譯者竟如此年輕。

          一對璧人成眷屬

          自古才貌雙全的女子,都自帶奪目的光環(huán)。蘿蕤,論家世,論才學(xué),論容貌,無(wú)一不佳。這位燕大?;?,不止得到老師們的照拂和賞識,還引得追求者眾眾。

          趙蘿蕤說(shuō)自己學(xué)生時(shí)代“是個(gè)拘謹怕羞的姑娘,嚴肅安分得像座山一樣”,不過(guò)她遇事很有主見(jiàn),在選擇人生伴侶的事上,她就超乎尋常的篤定堅持。

          1932年,陳夢(mèng)家來(lái)到燕京大學(xué)神學(xué)院修讀。陳夢(mèng)家儀表不凡,學(xué)問(wèn)口才俱出眾,透著(zhù)幾分名士風(fēng)采。正是這個(gè)著(zhù)一襲長(cháng)衫的浪漫派詩(shī)人,最終成為趙蘿蕤的芳意所屬。

          一個(gè)是名士風(fēng)度的不羈才子,一個(gè)是才貌雙全的名門(mén)閨秀。錢(qián)穆先生在其《師友雜憶》中曾憶及這對燕園的神仙眷侶:“有同事陳夢(mèng)家,先以新文學(xué)名。余在北平燕大兼課,夢(mèng)家亦來(lái)選課,遂好上古先秦史,又治龜甲文。其夫人乃燕大有名?;?,追逐有人,而獨賞夢(mèng)家長(cháng)衫落拓有中國文學(xué)家氣味,遂賦歸與?!?/p>

          1936年1月,在燕大校長(cháng)司徒雷登的辦公室,陳夢(mèng)家和趙蘿蕤舉行了婚禮,美滿(mǎn)如意的生活鋪展開(kāi)來(lái)??上届o并未延續多久,一年后,七七事變爆發(fā),華北之大,已放不下一張平靜的課桌,各大高校紛紛南遷。

          趙蘿蕤夫婦先回到南方老家短暫居住,不久陳夢(mèng)家聯(lián)系上老師聞一多,到長(cháng)沙教授國文。1938年1月,長(cháng)沙臨時(shí)大學(xué)遷往昆明,組建國立西南聯(lián)合大學(xué),這年3月,夫婦兩人也隨遷而至?!秴清等沼洝分杏杏涊d:“由香港至越南海防的輪船上,由海防到昆明的火車(chē)上,吳宓和昔日弟子趙蘿蕤夫婦同行,一路相談?dòng)膶W(xué)?!?/p>

          陳夢(mèng)家任教西南聯(lián)大,但聯(lián)大仍循清華舊規:夫妻不能在同一學(xué)府任教。離罹亂年代,趙蘿蕤主動(dòng)退守家庭,一邊承擔起家務(wù),一邊做些翻譯工作。1939年,她開(kāi)始陸續在云南大學(xué)和云大附中教書(shū)。

          流寓昆明那幾年,他們一邊教課、寫(xiě)作,一邊要躲避日軍的空襲。加上戰時(shí)物價(jià)飛漲,生活艱辛瑣碎,從小十指不沾陽(yáng)春水的小姐,只得從頭學(xué)習做家務(wù)。

          “終究是個(gè)讀書(shū)人。我在燒柴鍋時(shí),腿上放著(zhù)一本狄更斯?!笔肿龈皇撬瞄L(cháng),手不釋卷才是由來(lái)已久的習慣,結果自然會(huì )經(jīng)常做成“一鍋焦飯,一鍋焦肉”。

          烹飪、縫補、灑掃都不是蘿蕤的強項,可生活硬是把她磨練成一位家務(wù)能手。曾經(jīng)彈鋼琴的手,后來(lái)喂雞種菜全都不在話(huà)下,她常??嘀凶鳂?lè ),忙得腳不沾地。

          令人敬佩的是,哪怕條件如此艱苦,趙蘿蕤也從沒(méi)怠慢過(guò)學(xué)術(shù)研究,她不止抽空翻譯了意大利作家西洛內的小說(shuō),還不時(shí)在報刊上發(fā)表英美文學(xué)研究文章和散文。她的文字飄逸活潑,風(fēng)趣幽默,引得聯(lián)大的師生也常常跟她討教。她無(wú)法彈奏鋼琴,轉身就師從古琴大師查阜西先生,不止學(xué)得飛快,還融會(huì )貫通。

          烽火連天中,趙父遠在北平,想到他視若珍寶的女兒,在西南邊陲已練就得如此聰慧能干,趙父特寫(xiě)下一詩(shī)表示自豪和惦念:

          人說(shuō)吾家鳳,聲清甚可聽(tīng)。

          《荒原》新道路,錦瑟舊玲瓏。

          斗室蘭心素,書(shū)城玉案清。

          碧梧棲欲老,離亂幾年輕。

          亂世浮沉歷風(fēng)霜

          1944年,由美國哈佛大學(xué)費正清教授和清華大學(xué)金岳霖教授介紹,陳夢(mèng)家到美國芝加哥大學(xué)講授中國古文字學(xué),夫婦倆人同往。

          上世紀40年代正是芝加哥英語(yǔ)系的全盛時(shí)代,趙蘿蕤就讀第四年時(shí)決定專(zhuān)修美國文學(xué)。她師從各位名家,一生的嚴謹學(xué)風(fēng)和學(xué)院派的扎實(shí)功底獲緣于此。她成了國際上最早研究亨利·詹姆斯的學(xué)者之一。

          1947年,陳夢(mèng)家赴美編一部全美所藏中國青銅器圖錄的目標也已完成,他先行回國,到清華任教。1948年冬,趙蘿蕤研究亨利·詹姆斯小說(shuō)的博士論文完成,且通過(guò)了答辯,沒(méi)等到來(lái)年接受博士學(xué)位,她就決定提前回國。

          費盡艱辛的她終于回到北平,任燕大西語(yǔ)系教授一職,后又兼系主任。為建設一個(gè)一流的英文系,她心中早已有了清晰的藍圖,為此她四處奔走,延聘賢才。

          1956年,陳夢(mèng)家用《殷虛卜辭綜述》的稿酬買(mǎi)下了位于北京錢(qián)糧胡同的一處房子,又在室內添了許多明清家具。夫婦二人把院落屋子都布置得雅韻流轉,去過(guò)的客人們無(wú)不艷羨。

          小院里多植丁香、月季和牡丹,陳夢(mèng)家先生徘徊于丁香花下,低頭沉思,偶有所得,遂回室疾書(shū)。這段全情研究學(xué)問(wèn)的日子,無(wú)疑是陳夢(mèng)家人生中最后一段安寧的歲月。

          之后,狂風(fēng)驟雨突襲,一切猶如一夜秋風(fēng)過(guò)后的殘枝敗葉。他們跌落人間,陳夢(mèng)家飽受折磨,選擇毀滅,只剩下微弱的夫人獨留世間。

          趙蘿蕤幾經(jīng)淬煉,浴火重生,只是她不再說(shuō)太多的話(huà),對經(jīng)歷的苦難,她只字不提。沉默的她外在有多少平靜,內心就有多少傷痛。

          1978年,外國文學(xué)名著(zhù)編輯委員會(huì )再次向趙蘿蕤發(fā)出誠摯邀請,請她著(zhù)手翻譯美國詩(shī)人惠特曼的作品《草葉集》。此時(shí),已年近古稀之年的趙蘿蕤欣然應允。走過(guò)歲月山河后,她內心重新燃起對翻譯的熱情,在頑強毅力的支撐下,開(kāi)始全力以赴研究翻譯《草葉集》。

          她總要提前深入地把原文研究透徹,才開(kāi)始動(dòng)筆,這是她堅守的翻譯習慣。一伏案就是整整十二載光陰,1991年,幾易其稿、帶有大量注釋的《草葉集》全譯本由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

          《草葉集》終得空前的成功,它的問(wèn)世在學(xué)術(shù)界反響很大,還驚呆了美國人。芝加哥大學(xué)為趙蘿蕤頒發(fā)“專(zhuān)業(yè)成就獎”,《紐約時(shí)報》也在頭版刊發(fā)專(zhuān)門(mén)文章,介紹她高超的翻譯造詣??捎钟姓l(shuí)能數盡趙蘿蕤傾注其中的辛勞與智慧。

          趙蘿蕤也重新執教,1983年開(kāi)始擔任博士生導師。晚年,她住在父母生前居住的美術(shù)館后街22號。在這座典雅的四合院里,她看著(zhù)眼前的故物,念起遠逝的至親,時(shí)常禁不住悲從中來(lái)。

          除讀書(shū)、翻譯、做學(xué)問(wèn)外,音樂(lè )也是她的至愛(ài)。她最大的享受便是坐在屋子里傾聽(tīng)西方的古典音樂(lè ),這一生幾經(jīng)山河破碎,飄絮流離,又遍觀(guān)人間亂象,人性惡丑,音樂(lè )一直是她身處絕望中的救贖。肺腑所蒙受的任何痛楚、郁結,都能用音樂(lè )予以松舒。

          1998年元旦,趙蘿蕤走完了八十六年的人生?;脑献钋嗍[的那片草葉凋零了。

          “人活在世界上悲痛固多于喜歡,但一切悲灰都有止境,只有在有限承迎無(wú)限的時(shí)候,卻永無(wú)止境。時(shí)光短促,藝術(shù)悠長(cháng),這使我永興起可憫的憾恨。因此我暫時(shí)考慮將涓滴的寂寞,伸入洋海的淡忘……”趙蘿蕤寫(xiě)下這些話(huà)時(shí),已然看透一切。

          -作者-

          溪月彎彎,愿用厚重作紙,清淡作筆,書(shū)寫(xiě)流年。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fā)表

            請遵守用戶(hù) 評論公約

            類(lèi)似文章 更多

            国产日韩欧美,国产精品一区二区欧美视频,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四区,国产成a人片在线观看视频99
          •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