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
        1. 分享

          老中醫十年用藥經(jīng)驗:?手把手教你使用專(zhuān)病專(zhuān)藥

           明月翠竹 2022-03-28

          【免責聲明】圖文來(lái)源于網(wǎng)絡(luò ),如有侵權,請聯(lián)系刪除!

          注:語(yǔ)音由機器人閱讀,體驗不好,要求高的可以不聽(tīng),在此見(jiàn)諒.

          圖片

          今天我就說(shuō)說(shuō)我從醫十年的用藥心得吧,希望這個(gè)對大家能有所幫助。我列出好幾個(gè)常見(jiàn)而很多的人患有的病癥來(lái)說(shuō)一下用藥的心得。

          圖片

          慢性腎盂腎炎

          1,土茯苓,濕熱溫毒侵及于腎,此為首要病因,又因正氣不足,導致正虛邪戀,祛邪我首選土茯苓,此藥擅長(cháng)化濕毒,對淋癥療效較好,又可利尿,由于腎盂生理結構,導致病菌容易潛伏,利尿可以沖洗局部,有利于痊愈。


          2,琥珀,濕熱蘊結于腎,氣機不暢,氣滯水停血瘀,又因正氣不足,運血無(wú)力,從而加重瘀血形成,瘀血又可以加重病情,導致病情反復不愈,腎盂局部充血,變形,腎實(shí)質(zhì)纖維化,都應屬于瘀血范疇,琥珀善于活血通淋,與丹參,土鱉蟲(chóng)為伍,可以化瘀,改善腎血流量,促進(jìn)炎癥吸收,軟化瘢痕組織,修復變形的腎盂。

          3,黃芪,濕熱毒瘀膠結于腎,與正氣不足關(guān)系很密切,黃芪可以托毒外出,與蜂房,皂角刺相伍,對深伏之邪仇有獨鐘,另外黃芪可以間接化濕祛瘀(多次提及),所以對此病的根治起著(zhù)重要作用。

          4,黃柏,清腎經(jīng)濕熱,乃黃柏之專(zhuān)職,另外,熱邪易傷陰,利濕藥亦能傷陰,黃柏可以堅陰,如果陰虛明顯,需要加旱蓮草,女貞子養陰,此亦為扶正之法。

          5,肉桂,濕為陰邪,易傷陽(yáng)氣,尤以脾腎之陽(yáng)為甚,陽(yáng)虛不化水,則濕濁之邪積留腎與膀胱,從而病情頑固不愈,溫陽(yáng)我喜用肉桂,溫陽(yáng)化濕功專(zhuān)力雄。補陽(yáng)之法,我通常都是陰陽(yáng)雙補,補陰可以使陰精充足,從而可以蒸化陽(yáng)氣,使陽(yáng)出有根,此為陰陽(yáng)互根也。另外有很多以持續低熱為主要癥狀的病人,多是陰虛,此時(shí)小劑量的肉桂不只是補陽(yáng),還可以引火歸元,使熱退,所以肉桂為我最常用。

          此病急性發(fā)作,祛邪為主,緩解期以扶正為主,即使尿路刺激證完全緩解,仍需鞏固治療一月之久,同時(shí)輔以扶正方可有望根治,如果有血尿,高血壓等,根據病性癥候治其兼證即可,但總體思路不變,熱毒之邪一般二花,魚(yú)腥草,白花蛇舌草即可,若為頑毒,用苦參,蚤休,全蝎攻逐之,利濕有滑石,車(chē)前子等,需防利濕傷陰,苦寒藥容易傷及脾胃,選加陳皮,白術(shù)預防,引經(jīng)藥牛膝不要忘了,此病復雜多變,后果較為嚴重,需要長(cháng)期治療,故用藥不宜太重太偏,勿犯顧此失彼之忌。
          圖片

          頑固性頭痛

          1,川芎,本品辛溫,能上行頭目,祛風(fēng)止痛,無(wú)論外感還是內傷均適宜,對實(shí)證頑固病,劑量需要較大(20--30),但對虛證,小劑量調和氣血即可,此為常識,但很重要,故提及一下。


          2,白芍,偏頭痛以女性多見(jiàn),與情緒波動(dòng)密切,多
          為肝陽(yáng)頭痛,白芍可以平肝緩急;在病機復雜的血管神經(jīng)性頭痛里,有以肝虛為主的(如頭痛有遺傳者),脈管為肝所主,肝血不足,則血不容絡(luò ),繼而內生痰瘀,加之外風(fēng)或肝風(fēng)引動(dòng),頭痛即發(fā)作,白芍可以養陰補血,從而濡養絡(luò )脈;脈管舒縮失調引起頭痛,與柴胡伍用,可以調肝,使肝所主的脈管舒縮功能恢復正常;瘀血頭痛病人,瘀血多為死血,枯血,因為它的產(chǎn)生與絡(luò )脈枯滯有關(guān),白芍可以潤其絡(luò )脈,使瘀血容易化祛;此藥的運用更可以減輕川芎等藥的燥烈之性。

          3,蜈蚣,其走竄之力最速,內而臟腑,外而經(jīng)絡(luò ),凡氣血凝聚之處皆能開(kāi)之,此藥可以搜風(fēng)通絡(luò ),對頑固性頭痛屬瘀血的,我多用之,如無(wú)此藥,全蝎亦可代替之。此2藥治療頭痛,鮮有不效者。

          4,葛根,緊張性頭痛,多因緊張,勞累引起頭項肌肉持久收縮而頭痛,葛根善于升清,解肌,對頭項背肌肉收縮有緩解之功,所以此病我必用葛根,另外頸椎病病人的相關(guān)癥狀,我也多用之。

          5,柴胡,瘀血頭痛,除了活血外,我也比較重視疏肝,肝主疏泄,可調暢氣機,疏泄營(yíng)血;此病瘀血的形成也多與情志引起的肝郁有關(guān),故欲想化瘀,先當疏肝。

          6,白僵蠶,脾濕生痰中阻,可引發(fā)肝風(fēng),肝風(fēng)挾痰上犯高巔,阻于清竅,脈絡(luò )不通,頭痛乃作,腦為清陽(yáng)之府,豈容痰濁上犯,故以白僵蠶化痰,同時(shí)取其祛風(fēng),通絡(luò ),止痛之功。為治其本,應該加白術(shù),茯苓等補脾,以杜絕痰源。

          頑固性的頭痛多與肝脾腎不足,痰瘀風(fēng)互結等相關(guān),也就是虛實(shí)夾雜者居多,個(gè)人認為,草木之品,可以以量取勝,用蟲(chóng)藥搜剔則效果更專(zhuān)。也有純虛性頭痛病人,治療則補氣血,補肝腎等,補氣血我喜用補中升陽(yáng)之法,使氣血上榮,補肝腎我喜用溫髓養血之法,使腦髓得充。對疼痛難忍的,可以選加細辛,蜂房,元胡等緩解癥狀,因思慮過(guò)度引起頭痛的,我一般多加酸棗仁,合歡花養神治痛。頭痛的部位各有引經(jīng)藥,這一點(diǎn)眾所周知,不說(shuō)了。
          圖片

          神經(jīng)衰弱(失眠)

          1,黃連,臨床所見(jiàn),陰虛陽(yáng)亢,心腎不交失眠最為常見(jiàn),治療自當滋陰潛陽(yáng),交通心腎,黃連可以清心火,再配伍生地等滋腎陰,此法也叫瀉南補北,待陰平陽(yáng)秘,陰陽(yáng)相濟,自能安然入睡。


          2,龍骨,牡蠣,龍骨入肝以安神,牡蠣入肺以定魄,魂魄者,心神之左輔右弼也。此二藥善潛陽(yáng),能使陽(yáng)入陰,對陰陽(yáng)失衡效果較為快速。

          3,半夏,胃不和則臥不安,有胃脘不適而不易入睡者,半夏可以和胃助眠。半夏能和陰陽(yáng)通表里,使陽(yáng)入陰而令安眠?!夺t學(xué)秘旨》中記載用此藥與夏枯草合用,交通陰陽(yáng),半夏得至陰之氣而生,夏枯草得至陽(yáng)之氣而長(cháng),二藥伍用,平衡陰陽(yáng),交通季節,引陽(yáng)入陰而治失眠。另外對痰熱擾心引起的失眠需加黃連為妥。

          4,酸棗仁,心主血,肝藏血,心藏神,肝藏魄,酸棗仁能養心陰,補肝血,故心肝血虛引起的不眠,此藥為必用。

          5,合歡花,有的病人因七情所傷,忿怒煩躁,憂(yōu)郁不眠,此藥可以解郁安神,對虛煩不眠最為合適。酸棗仁與合歡花經(jīng)驗證,有很好的助眠作用,很多時(shí)候,即使沒(méi)有辯證,用此2藥也會(huì )獲取很好的效果,比如有人治療其他疾病,想順便把失眠也治一下,我此2藥各取30g,加入方藥中,無(wú)效者很少。等劑量的此2藥,合歡花要比酸棗仁效果明顯。

          6,何首烏,發(fā)現有些失眠病人存在很明顯腎精虧虛的癥狀,如頭痛,健忘,腿軟等,長(cháng)期失眠最易耗傷心血,精血同源,故腎精受累,也正因精血同源,補精的方法也能很好的補養心血,何首烏是我治療腎精不足的常用藥,藥理學(xué)認為它能強壯神經(jīng),對神經(jīng)衰弱病人來(lái)說(shuō),我倒比較喜歡選此藥治療,同樣能強壯神經(jīng)的藥還有五味子,人參等,建議辯證準確后優(yōu)先選加之。

          思慮勞倦傷及心脾,忿怒憂(yōu)郁引發(fā)肝火等等很多原因都可以引發(fā)失眠,臟腑功能紊亂,氣血陰陽(yáng)平衡失調,是發(fā)生失眠的基本病機,如果能掌握失眠的關(guān)鍵原因所在,治療并不是困難的事。

          圖片

          慢性膽囊炎

          1,柴胡,濕熱痰瘀等邪阻滯于膽,或情志不遂,使肝郁氣滯,柴胡重劑可疏膽利膽,亦可引藥入膽,不論新病久病,皆為必選。


          2,枳實(shí),膽主通降,一旦阻塞,不通則痛,通降破氣之品,我首選枳實(shí),它破氣除痞,化痰消積,其藥力強大,利膽作用十分顯著(zhù),可謂立竿見(jiàn)影,如是虛性體質(zhì),需加黃芪防其耗氣。

          3,梔子,剛剛參加工作那年,我有一同事慢性膽囊炎急性發(fā)作,疼痛難忍,輸液無(wú)緩解,大黃煎劑效果不明顯,我的恩師囑其以梔子30g搗碎泡水代茶飲,結果效果很明顯。膽囊炎久病膽郁化火,梔子可以宣火熱,受早年此病例的影響,此藥成了我治療膽囊炎屬郁熱的必用藥。

          4,蒲公英,此藥清熱解毒,消癰散結,肝膽乳胃屬實(shí)熱者皆為我必用,它雖非竣烈之品,但在劑量上做些手腳,效果實(shí)在讓人滿(mǎn)意,治療此病,早年用過(guò)茵陳,金錢(qián)草,如今是蒲公英,以后應該不會(huì )再換了,我通常用30--80g。

          5,水蛭,白僵蠶,膽熱淤積日久,必有痰瘀互結,也正因痰瘀互結,導致病情久治不愈,B超示膽壁增厚,及結石,息肉,我均以痰瘀論治,由于是頑痰頑瘀,故以蟲(chóng)藥破之,否則實(shí)難見(jiàn)效,此2藥可以修復膽壁,是遠期療效的保障,我治療的慢性膽囊炎,凡按療程服藥的,很少有復發(fā)的。結石加金錢(qián)草,雞內金,芒硝;息肉加烏梅,鱉甲,白芥子。

          6,麥芽,膽氣郁滯,則飲食不化,麥芽疏肝利膽,消食化滯,另外水谷得麥芽而易消化,也減輕了膽囊的負擔,所以治療此病,我通常都會(huì )加一些消食之品,消食也可以間接的行氣滯。

          膽府為病,以通為用,用藥盡量避免粘滯,疏肝行氣活血久服易傷正氣,應該酌加扶正之品,同時(shí)扶正也有利于慢性病的痊愈,寒涼藥的運用要根據病人的脾胃而定劑量,如果脾胃功能較差或需要久服,要加陳皮,白術(shù)等。

          圖片

          脂肪肝

          1,何首烏,柴胡,五臟調和,氣血生化有源,津液輸布暢達,則百病不生,若臟腑功能失調,腎失氣化,肝失疏泄,脾失健運,則聚濕生痰凝瘀,痰瘀濕濁充于血中則血脂偏高,結于肝中則為脂肪肝。中老年人大多肝腎不足,水不涵木,肝失所養則疏泄不及,以至津滯成濕,血滯成瘀,何首烏可補肝腎,使肝木得養,再配伍柴胡疏肝,肝失疏泄這一問(wèn)題即可得以解決;對有郁熱征象的柴胡更可以散其郁熱。另外柴胡可以引藥入肝。


          2,黃芪,脾胃為氣機升降之樞紐,氣機的升降在津液的輸布與水濕的代謝中發(fā)揮重要的作用,若脾胃功能失常,亦可發(fā)此病,黃芪可補脾升清陽(yáng),配伍澤瀉淡滲降濁陰,氣機升降得調,則此問(wèn)題即可得以解決;另外脾主運化水谷,有因過(guò)食肥甘厚味礙脾,而使脾的運化功能失常者,??蓛壬禎?,充斥于肝,黃芪與白術(shù)伍用可以補脾助運化,恢復脾的功能;痰瘀濕濁滯留于脈管,容易變生他病,黃芪與活血藥相伍可以補氣運血,防止滯留。

          3,淫羊藿,痰瘀濕濁滯留于肝及周身,可因肝失疏泄,脾虛不運,然命門(mén)火衰,釜底無(wú)薪何嘗不是濕濁滯留的另一主要原因,眾所周知,肥人多陽(yáng)虛,此病病人多見(jiàn)于肥胖人群,對于陽(yáng)虛氣化失常,我比較常用淫羊藿,原有何首烏補陰而使陽(yáng)出有根,故淫羊藿補陽(yáng)更可以淋漓盡致的發(fā)揮其作用。以上3條均為治本之法。

          4,山楂,本病標實(shí)為痰瘀濕濁或有熱毒(郁熱及慢肝),山楂可以化瘀降脂,常與石菖蒲,蒼術(shù),決明子,地龍等共同化痰瘀,消濕濁,降脂。

          5,海藻,此藥不僅能化痰濁,降血脂,還能軟堅散結,對有肝脾腫大者,此藥是我的必選。

          此病的治療一般兵分兩路,一路調補肝脾腎,另一路化痰瘀濕濁等邪。調補藥要只占一小半,因補藥多了可能會(huì )引起肝脹,況且病已形成,補虛早已不及,只能在化痰瘀濕濁等邪的基礎上進(jìn)行調補,化痰瘀濕濁應用一大半,其實(shí)此病祛邪即為扶正,待邪去時(shí),諸癥自會(huì )得以全消,更主要的是,針對見(jiàn)效速度來(lái)說(shuō),調補肝脾腎遠不及化痰瘀濕濁。

          圖片

          潰瘍性結腸炎

          1,生地榆,腸主傳導化物,只容谷粕而難容邪氣,濕熱毒邪蘊結于內,熏灼腸道,必滯氣傷絡(luò ),傳導失常。對濕熱毒邪,周鳴崎最喜用生地榆,他認為地榆專(zhuān)走大腸,清熱解毒,收斂攻淤力強,對膿血夾雜之瀉痢,收效最捷,我經(jīng)常與白頭翁,雙花,大黃等同用清利濕熱毒邪。

          圖片


          2,黃連,干姜,有的病人中陽(yáng)不足,或過(guò)食寒涼,使陽(yáng)失溫化,或久病正虛邪戀而至寒熱并見(jiàn),此2藥辛開(kāi)苦降,調理腸胃,黃連清戀腸之熱,干姜溫臟腑之寒,雙方劑量根據病情而定。


          3,乳沒(méi),邪留腸中日久導致氣滯血瘀,見(jiàn)疼痛拒按或有結塊,此2藥善行胃腸氣血,與三七,五靈脂等伍用,對氣滯瘀血證效果較好,提到的幾味藥也是修復潰瘍面的佳品,故優(yōu)先選之。

          4,仙鶴草,受朱良春的仙桔湯影響,仙鶴草成了我治療此病的必用藥,它有止血,活血,止瀉,強壯之功效,對邪實(shí)盛者無(wú)斂邪助熱之弊,對久病體虛者更可以補虛止瀉,對膿血便,加桔梗,蒲公英排膿。

          5,血余炭,施今墨認為此藥可以厚腸止瀉,其成分可以吸附于潰瘍面,防腐而保護黏膜,早年未引起我的重視,后來(lái)發(fā)現凡用此藥的病人,效果全都很好,沒(méi)用的病人則效果一般或不好,而且同一病人,在用的時(shí)候效果很好,沒(méi)用的時(shí)候又效果不理想,從而得知,此藥的作用的確不錯。對久瀉不愈的病人,我通常會(huì )加入此藥,與赤石脂為伍。

          此病正虛為本,邪實(shí)為標,邪實(shí)多為濕熱,血瘀,食滯,氣郁,風(fēng),毒等,治療分別針對之,比如濕熱毒用白頭翁,黃連,血瘀用五靈脂,三
          七,食滯用山楂,麥芽,氣滯用厚樸,木香,風(fēng)邪用防風(fēng),白僵蠶,蟬蛻等等,病人多數有腹痛,里急后重癥狀,祛邪同時(shí)調氣機,葛根,升麻可升脾氣以降濁氣,桔梗,杏仁可宣肺氣以通腑氣,邪滯留腸中,非胃氣不降不能滯,非肝不疏泄不能結,故枳實(shí),萊菔子降胃氣,柴胡,麥芽疏肝氣,根據病人具體情況選加治療方法,待邪去正安時(shí),即為扶正為主的時(shí)機。正虛多以脾虛腸弱為主,此病腸黏膜黏蛋白缺陷是導致本病的易患性原因,所以臨床以脾虛癥狀最為多見(jiàn),而甘溫補脾可以改善易感,結合活血改善其血氧供給,從而促進(jìn)潰瘍愈合,除了大量黃芪外,黨參,白術(shù)也可以做到這些。有的病人每當情緒引起發(fā)作,多數是肝木旺克脾土所致,記得要加白芍抑之。總之,疾病的早期,中期,后期,癥狀可能完全不一樣,所以治療方法也是完全不同的,簡(jiǎn)而言之4個(gè)字,辨證論治。

          圖片

          慢性前列腺炎

          1,土茯苓,敗醬草,此病多為濕熱毒瘀蘊結精室,精竅與尿竅同門(mén),有時(shí)見(jiàn)淋癥,重劑土茯苓可清熱解毒利濕,對淋癥我也經(jīng)常以之為主,敗醬草清熱解毒,化瘀排膿,2藥伍用可以消除濕熱瘀毒之邪,使精室潔凈。


          2,龍膽草,黃柏,前列腺位居下焦,走肝經(jīng),故用龍膽草,黃柏引經(jīng),并協(xié)助土茯苓,敗醬草清利濕熱。

          3,蜈蚣,琥珀,濕熱滯留精室,日久傷及精血,使化精之血變?yōu)轲鲅?,生殖之精變?yōu)閿【?,瘀血敗精阻于精竅,故需活血散瘀通竅,蜈蚣走竄之力最速,凡氣血凝聚之處皆能開(kāi)之,善于散瘀攻毒,又能強壯,治療陽(yáng)痿,其功效如同專(zhuān)為此病而設,為我治療此病的必用藥,琥珀破瘀通淋,對尿路刺激癥狀效果較好,故多用之。

          4,皂角刺,穿山甲,前列腺膜及纖維組織增生形成屏障,使其淤滯不通,藥物難以進(jìn)入并發(fā)揮作用,故命此2藥為開(kāi)路先鋒,使藥能達邪,發(fā)揮作用。

          5,鱉甲,此病陰虛最多,陰虛火旺,熱擾精室可為病,濕熱久留可傷陰,久用清利濕濁藥亦可傷陰,鱉甲能養陰,不助濕,又善清熱,另外,它善于軟堅散結,對久病腺體纖維化者亦為首選,常與海藻,荔枝核同用,此藥不僅解決了治療陰虛與濕熱的矛盾,同時(shí)也充分的發(fā)揮了它的治療作用,是我很喜歡用的一味藥。

          此病精滑日久必損任督,當用陰陽(yáng)并補,陽(yáng)虛明顯重用鹿角霜,菟絲子,陰虛明顯重用知母,黃柏,但濕熱明顯時(shí)暫不用。濕濁較盛的病人我一般從脾論治,濕濁久留與脾虛不化濕關(guān)系密切,故以黃芪,白術(shù)補脾,脾健則清升濁降,濕濁自除,對疼痛癥狀,刺痛一般用地龍,水蛭,脹痛多用烏藥,橘核,墜痛多用黃芪,升麻,冷痛多用小茴香,肉桂,熱痛多用滑石,澤瀉,此病有有菌與無(wú)菌之別,有菌者可酌加清熱解毒之品,但有虛寒體征的,需要在溫陽(yáng)散寒的基礎上用方可顯效。慢性前列腺炎極其難治,都知道是因為它特殊的生理構造,故治療重點(diǎn)應放在活血和軟堅上,其次為清濕熱瘀毒等邪,再次為補腎,這是我的觀(guān)點(diǎn),因為曾經(jīng)把主次弄亂過(guò),結果效果很差,所以這一點(diǎn)很重要。

          圖片

          帕金森病

          1,白芍,此病多見(jiàn)于老年人,肝腎不足,水不涵木,肝風(fēng)內動(dòng),因肝主筋脈,筋脈失養,加之內風(fēng)引動(dòng),故而筋脈失控見(jiàn)顫動(dòng),白芍善養肝柔肝,熄風(fēng)止顫,多與龜板,鉤藤同用,以滋養肝腎,平息肝風(fēng)。感覺(jué)重用效果才顯著(zhù)。


          2,鹿角(龜板),腎精不足,腦髓失充,人之腦髓空者,知覺(jué)運動(dòng)俱廢,因腦髓之質(zhì),原為神經(jīng)之本源也。善補腎精者,此2藥首選,腎虛水不涵木,而見(jiàn)肝風(fēng)多屬陰虛,不宜用溫,故以龜板為主滋養腎精,后期虛損明顯時(shí),見(jiàn)神呆而無(wú)熱象,腦以陽(yáng)為榮,溫髓可振奮元陽(yáng),故以鹿角為主溫補腎精。

          3,人參,肝病傳脾,或久思傷脾等引起脾虛,氣血生化不足,腦髓失養,故神機失靈,而淡漠,脾主四肢,主肌肉,故肢體活動(dòng)不利,見(jiàn)寫(xiě)字變小,慌張步態(tài)等,人參補脾,使氣血生化,上榮于腦,濡養四肢及面部肌肉,從而恢復原有功能;人參又能養神,治療神不足引起的呆傻,健忘等;脾虛內生痰濁,上犯腦髓,髓濁元神失其所主亦可動(dòng)風(fēng),人參健脾以絕痰源,亦為其功。肝脾腎虛常常相互影響,從而變生太多雜癥。以上為其本。

          4,蜈蚣,全蝎,肝脾腎功能失調,日久必生痰瘀,痰瘀阻于腦絡(luò ),四肢,可導致神機失靈,肢體不遂等癥;有些繼發(fā)病多為腦炎,中毒等毒邪引起(要加甘草等);頭暈,顫動(dòng)等為此病主要癥狀,明顯為風(fēng)的癥狀。此2藥不論是祛瘀通絡(luò ),還是攻毒或者搜風(fēng),均為上品,尤其熄風(fēng)之力,遠非它藥所能及,其功效全面有力,在治療此病中,起到了及其重要的作用,為我的必用藥,多與白僵蠶,半夏,地龍,及水蛭同用,共同消除痰瘀毒風(fēng)等邪。

          5,木瓜,此病肌強直,見(jiàn)肢體不利,活動(dòng)受限,木瓜酸入肝,善柔筋解痙孿,可緩解肌強直現象,從而改善癥狀,被我視為此類(lèi)病的專(zhuān)用藥(凡見(jiàn)肌肉僵直都喜歡用它,除有消化性潰瘍見(jiàn)泛酸者例外)

          此病有因肝腎陰虛為主的,其風(fēng)為陰虛陽(yáng)亢化風(fēng),病性偏溫,用藥宜偏涼,如白芍,龜板等,也有因脾腎陽(yáng)虛,升清無(wú)力而腦髓失養發(fā)病的,病性多偏寒,用藥宜溫,如人參,黃芪,鹿角等,久病氣血陰陽(yáng)俱虛需權衡用藥。痰瘀風(fēng)火毒邪據證攻其重點(diǎn),有的病人肝郁明顯,常因肝郁而加重,可適當調肝。

          癲癇

          1,紫河車(chē),母體受驚傷腎,精血耗傷,累及于子,或本人突受大驚,氣機逆亂,損及臟腑,肝腎等不足,故多數虛證為其本,紫河車(chē)善補先天,陰陽(yáng)并調,氣血雙補,尤其腎精得補,可使一身正氣復原。


          2,白僵蠶,此病癥狀多為風(fēng)痰,風(fēng)痰上涌見(jiàn)口吐涎沫,痰蒙神竅見(jiàn)昏撲,神智不清,化痰我喜用白僵蠶,它氣味俱薄,性升,善拔邪外出,能化頑痰,熄風(fēng)止痙,用于此病極其適合,常與白礬,石菖蒲同用,白礬化痰善治癲癇,石菖蒲化痰善于開(kāi)竅,皆為我的必用藥。風(fēng)痰皆與火密切相關(guān),所以臨床以熱痰為多,可加膽南星,郁金;也有脾虛陽(yáng)虛內生痰濕的,可加半夏,陳皮等化痰。

          3,地龍,腦外傷,腫瘤,產(chǎn)傷等可發(fā)生此病,多與瘀血有關(guān),病人多數舌暗有瘀斑,痰火等邪可凝血為瘀,瘀血作為病理產(chǎn)物,同時(shí)也為致病因素,故需祛瘀通絡(luò ),地龍善于活血通絡(luò ),熄風(fēng)止痙,如果瘀血明顯,加土鱉蟲(chóng),水蛭。

          4,蜈蚣,全蝎,此2藥熄風(fēng)止痙作用很好,對控制病情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幾年前曾治療一例兒童病人,我以此2藥為主,結合白僵蠶,蟬蛻研成細粉裝膠囊服,服藥前平均每日發(fā)作7,8次,用藥第2日開(kāi)始見(jiàn)效,發(fā)作次數逐漸減少,治療3月后幾乎不復發(fā),隨訪(fǎng)得知病人每年僅有1,2次小發(fā)作,現在正在上學(xué)。

          5,蟬蛻,曾經(jīng)治療一病人,由于家庭貧困,不肯服湯劑,又恐西藥副作用,求我治療,我以蟬蛻一味研細末,每服一平湯匙,病人反映效果很好,此藥鎮靜安神,熄風(fēng)止痙,亦為我治療此病的必用藥。

          此病發(fā)作時(shí)痰瘀火等為本,風(fēng)為標,對發(fā)作頻繁的我以化痰瘀熄風(fēng)或平肝瀉火安神為主;未發(fā)作時(shí)以肝腎虛或心脾虛等為本,痰瘀火為標,對發(fā)作次數少,病情穩定的,我一般用攻補兼施,對癥治療。

          圖片

          風(fēng)濕性關(guān)節炎


          1,豨薟草,風(fēng)濕熱痹,我最喜歡用豨薟草,它不僅善于祛風(fēng)濕熱邪,又能通經(jīng)絡(luò )活血,所謂治風(fēng)先治血,它恰為合拍,它又善于解毒,都知道此病與鏈球菌感染有關(guān),此藥在用至60g以上時(shí),可以明顯的控制風(fēng)濕活動(dòng),從而降低抗O,治療風(fēng)濕熱痹時(shí),我常加入土茯苓,地龍等。

          2,川芎,外邪雜至,導致氣血運行不暢,經(jīng)絡(luò )阻滯,川芎善于行氣血,氣血運行通暢,滯留于關(guān)節等處的風(fēng)寒濕熱等邪自會(huì )隨之消散,我多用乳沒(méi)為伍,共同行氣血,治痹痛。此亦為血行風(fēng)自滅之意。

          3,附子,附子內壯元陽(yáng),使一身之元陽(yáng)旺,又能無(wú)處不到而除風(fēng)寒濕,對痹癥屬寒者,效果很好,尤其對頑癥,我必用。

          4,獨活,羌活,久病以風(fēng)寒濕痹最常見(jiàn),此2藥辛溫苦燥,祛風(fēng)濕作用顯著(zhù),合用可直通上下,橫行肢臂,腰膝,宣通一身脈絡(luò ),使邪無(wú)藏身之地,痹癥上肢明顯重用羌活,下肢明顯重用獨活。為我治療風(fēng)寒濕痹的最常用藥。常與淫羊藿,當歸為伍,其中當歸補血活血,防溫燥太過(guò)。

          5,黃芪,久病多因正虛邪戀,妄用辛散溫通之品更易傷正,對虛證明顯的關(guān)節炎病人,當補中求通,重用補元氣的黃芪振奮氣機,可使氣貫血脈,煦之,推之,即使經(jīng)脈有凝滯之邪,隨大氣以轉,或可消散,況且有川芎等行氣活血,治療更易。另外,黃芪善于補脾化濕邪,療著(zhù)痹,補肺固表,抗外邪,所謂正氣存內,邪不可干,此為黃芪的優(yōu)勢。

          6,白芥子,有風(fēng)濕結節的,白芥子為首選,白芥子可以消痰結,因其性銳利,走皮里膜外,故用之,多與白僵蠶,半夏為伍。

          風(fēng)濕關(guān)節炎疼痛曾游走性的為行痹,利用行因行用的用藥法則,我多以烏蛇,雞血藤取效;疼痛劇烈屬寒者,可以考慮用細辛,川烏(反半夏),需加甘草減其毒性;對濕邪為盛的著(zhù)痹,或溫陽(yáng)或健脾以化濕邪,同時(shí)用木瓜,防己等;久病入絡(luò )或見(jiàn)肢體拘攣者,蟲(chóng)藥搜剔之,如全蝎,地龍,白僵蠶,蜂房等。

          痛風(fēng)


          1,蒼術(shù),何首烏,此病多數脾腎虛為本,濕熱毒為標,久病累及它臟,內生痰瘀(石),嘌呤代謝紊亂,使尿酸生成過(guò)多或排泄過(guò)少,形成了高尿酸血癥,中醫認為脾腎失調為其因,尿酸生成過(guò)多責之于脾,脾虛運化失職,濕濁內生,尿酸排泄過(guò)少責之于腎,腎虛分清泌濁功能減退,蒼術(shù)可以健脾燥濕,助運化,化濕濁,用治脾虛,何首烏可以益腎添精,防利濕傷陰,活血傷血,用于補腎。然而此病既然已經(jīng)形成,著(zhù)重補法早已不及,且易留邪,只能以不膩不偏之品添加于清利藥中,求利中寓補。

          2,土茯苓,萆薢,此病的治療多數以清熱,解毒,利濕,通絡(luò )為主線(xiàn),此2藥可以利濕,瀉化濁毒,通利關(guān)節,排尿酸,多與秦皮,澤瀉,螻蛄,金錢(qián)草為伍,同時(shí)金錢(qián)草可以防治結石。

          3,豨薟草,急性發(fā)作期,證見(jiàn)紅腫熱痛,當屬熱痹,我首選豨薟草,它祛風(fēng)除濕,涼血解毒,活血通絡(luò ),對濕熱毒瘀等邪兼顧,是一味難得的良藥。

          4,地龍,此濕熱毒邪性偏粘滯,易相互交混,入血則如膠似漆,日久凝聚痰瘀,沉積于關(guān)節等處,使關(guān)節僵硬,甚至變形,地龍善于活血通絡(luò )利關(guān)節,清化血中濁瘀之邪,我常以土鱉蟲(chóng),益母草等為伍,以通之,化之,搜剔之。

          5,白僵蠶,白芥子,痰瘀為病,可見(jiàn)皮下結節痛風(fēng)石,甚至潰破流出膏脂狀滲液,這些符合痰的特性,我最喜用白僵蠶,白芥子,它們善于散結通絡(luò ),能搜剔,消頑痰,尤其針對此病經(jīng)絡(luò )之痰,共為我的首選。

          此病多因進(jìn)食高嘌呤飲食或精神緊張,勞累,感染等因素誘發(fā),養病顯得十分重要。對疼痛難忍者,可加全蝎,元胡等。另外,久聞山慈姑善于治療此病,但我現有的治療方法已取得的較好的效果,又因為山慈姑有毒,我對它了解不深,所以它一直沒(méi)有成為我治療痛風(fēng)的主打藥。山慈姑清熱解毒,含秋水仙堿,可直接治療痛風(fēng),熟悉并常用此藥的朋友可以選加之。

          文源:通玄醫道

          ========== END ==========

            本站是提供個(gè)人知識管理的網(wǎng)絡(luò )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hù)發(fā)布,不代表本站觀(guān)點(diǎn)。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lián)系方式、誘導購買(mǎi)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fā)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diǎn)擊一鍵舉報。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fā)表

            請遵守用戶(hù) 評論公約

            類(lèi)似文章 更多

            国产日韩欧美,国产精品一区二区欧美视频,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四区,国产成a人片在线观看视频99
          •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