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
        1. 分享

          李清照和秦檜。

           菊齋 2021-09-06

          他們竟然是親戚……

          若然為古今奸臣排序,秦檜肯定榜上有名。

          但同樣不能否認的是,南宋皇帝視其為肱骨,高宗曾稱(chēng)贊他道:“檜,國之司命?!?/p>

          詭異的是,掌握國家命運之人,到底如何回歸朝堂,竟然是一個(gè)謎團。

          公元1127年,金兵攻陷汴京,俘虜徽、欽二帝,金太宗下詔貶二人為庶民,眾大臣“皆失色不敢答”,監察御史馬伸出言反對,回應者寥寥,唯有秦檜“盡死以辨”,“特忠于主”。

          建炎四年,即公元1129年,秦檜與妻子王氏,靜悄悄地投奔漣水軍之營(yíng)寨,繼而乘船泛海歸宋。

          歸來(lái)不久,他即受到高宗召見(jiàn),第一次見(jiàn)面,秦檜便提出“南北分治”的主張,他向皇帝灌輸的理念是:“如欲天下無(wú)事,須是南自南,北自北?!?/p>

          區區兩年光景,秦檜的變化竟是如此之大。

          凡事都有循序漸進(jìn)的過(guò)程,人不可能一下子變壞。最初的秦檜,生活相對潦倒,他早年在私塾教書(shū),有個(gè)很質(zhì)樸的理想:若得水田三百畝,這番不做猢猻王。

          作了大宋之臣,生活變好,秦檜也有了滿(mǎn)腔忠義。

          之后再次經(jīng)歷世事滄桑,看罷腥風(fēng)血雨,他終于“成熟”起來(lái),秦檜害怕金朝的屠刀與鐵騎,心甘情愿輔佐新的主子。

          “力主議和”成為秦檜唯一的政治主張,哪怕在彌留之際,他在給高宗皇帝的《遺表》中,言之鑿鑿地寫(xiě)道:“益堅鄰國之歡盟,深思社稷之大計,謹國是之搖動(dòng),杜邪黨之窺覦?!辟E

          眾所周知,宋朝的知識分子待遇頗高。

          大宋立國之初,趙匡胤曾在太廟立下誓約,其言曰:“誓不誅大臣、言官,違者不祥?!痹谒纬瘯r(shí)當公務(wù)員,沒(méi)有政審的環(huán)節,秦檜從敵國歸來(lái),甚至也無(wú)需檢視。

          初次上奏之后,皇帝便安排他為禮部尚書(shū)。

          但部分朝臣保持清醒,聽(tīng)罷秦檜的奏章,他們忽而醒悟,原來(lái)他回來(lái),就是為了勸說(shuō)皇帝投降。

          因為史料記載較少,且常有矛盾之語(yǔ),八百年以來(lái),對于秦檜歸宋的原因,一直是眾說(shuō)紛紜,未有定論。

          他是奸臣確認無(wú)疑,是否是一名奸細,的確有待商榷。

          南宋丞相朱勝非,曾作《秀水閑居錄》,在此書(shū)中,言及秦檜歸宋,他有如下記載:“虜騎渡江,與(秦檜)俱來(lái),回至楚州,遣舟送歸。檜,王仲山婿也。仲山別業(yè)在濟南府,為取數千緡,贐其行?!?/p>

          這句話(huà)的意思,金兵與秦檜共同渡江,回至楚州,把他送到船上,后輾轉到濟南,又從濟南王仲山處,討要了千緡之錢(qián),順順當當地回歸朝廷。

          需要指出的是,朱勝非的記錄,同時(shí)也是指認秦檜為奸細的最早出處。

          這當然是朱勝非的一家之言,對與錯,且由別人爭論。

          這句話(huà)中,其實(shí)包含幾個(gè)重要線(xiàn)索,能引出另一位重磅人物。叁

          不妨從朱勝非的記載中,提煉出如下幾個(gè)關(guān)鍵詞:“王仲山婿”、“仲山”和“濟南府”。

          中國歷史上,出現過(guò)一位奇女子。巧合的是,該女子誕生于北宋齊州章丘——差不多就是“濟南府”;她的母親恰好姓王。

          后世詞論家沈去矜,將這個(gè)女子、南唐李后主,以及前朝的李白,并稱(chēng)作“詞家三李”。

          不錯,此女子就是女中詞人李清照。

          明  文征明  蕉蔭仕女圖冊局部

          按朱勝非記錄,她的一生與大奸臣秦檜,似乎有千絲萬(wàn)縷的關(guān)系。

          李清照的父親叫李格非,他的妻子就是姓王,但據《宋史》和《王太師珪神道碑》記錄,妻子卻是不同的王姓之人。

          《神道碑》中收錄了碑主王珪的子嗣,其中有明文記載,“女,長(cháng)適鄆州教授李格非,早卒?!?/p>

          而《宋史·李格非傳》卻如此寫(xiě)道:“妻王氏,拱辰孫女,亦善文?!?/p>

          李格非的兩個(gè)“岳父”,是同一時(shí)代的人物,王拱辰僅比王珪年長(cháng)六歲。

          這就給史學(xué)家出了一道大難題,他們苦心孤詣,只為給李格非,尋找到真正的太太。

          《宋史》成書(shū)于李格非死后二百余年,且不是出自一人之手,檢校難周,自然漏洞百出,《四庫全書(shū)總目提要》評價(jià)其書(shū)曰:“大旨以表彰道學(xué)為宗旨,馀事不甚措意,故舛謬不能殫數?!?/p>

          而《神道碑》的記載,也不是毫無(wú)差池,王珪名字中,雖然“王”字更多,但這并不意味著(zhù),他的女婿就非得是李格非。

          真相,也僅有一個(gè),李格非的夫人肯定姓王。

          若是讓他自己選擇,李格非定會(huì )如徐錦江般,將右手作握持狀,貪婪地說(shuō)道:“兩個(gè)怎么夠,我全都要!”

          說(shuō)來(lái)可笑,這其實(shí)也是如今學(xué)者一致認同的觀(guān)點(diǎn),王拱辰以及王珪的后代,分別是李格非的兩任太太。

          現在的問(wèn)題是,究竟哪一任王夫人,才是李清照的生母。肆

          李清照是冠絕古今的偉大詞人,她至少要比兩個(gè)外祖父著(zhù)名一百倍不止;但史書(shū)上關(guān)于她的記載,比之于兩位祖父,竟然簡(jiǎn)略了百倍有余。

          王拱辰是三朝老臣,以反對范仲淹的新政而著(zhù)稱(chēng),不論政見(jiàn)如何,他畢竟是耿耿之臣。

          王珪同樣身居高位,卻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每次上殿進(jìn)呈,他先說(shuō):“取圣旨”;皇帝發(fā)表意見(jiàn),其又云:“領(lǐng)圣旨”;同時(shí)對諭稟事者道:“已得圣旨?!?王珪因此被同僚戲稱(chēng)作“三旨宰相”。

          與他們相比,現存研究李清照生年的資料少得可憐。其實(shí),也僅有一篇《金石錄后序》。而這篇文章的作者,還是李清照本人。

          既然王氏的資料相對完善,推算出李清照的年齡,便能反推出她的母親究竟是誰(shuí)。

          在《金石錄后序》中,李清照用了如下字眼,自述其平生:“余自少陸機作賦之二年,至過(guò)蘧瑗知非之兩歲,三十四年之間,憂(yōu)患得失,何其多矣?!?/p>

          《晉書(shū)》中有“陸機二十作賦”之語(yǔ),李清照所謂“少陸機二年”,即是指代十八歲。

          蘧瑗是春秋時(shí)衛國大夫,《淮南子》收錄了他的名言:“吾行年五十而知前四十九年之非?!睆拇酥?,五十歲又被稱(chēng)作“知非之年”。同理,“過(guò)知非之兩歲”,即五十二歲。

          李清照自述的大體意思是,至丈夫趙明誠去世,李清照與他攜手走過(guò)三十四載,這一年,李清照已然是五十二歲的老婦人,回首昔日幸福的場(chǎng)景,剛出嫁的時(shí)候,她大約一十八歲。

          五十二歲減去三十四歲,恰好是十八歲。所以“少陸機作賦之二年”、“過(guò)知非之兩歲”的推理都對。

          至于《金石錄后序》末尾署名的日期,后世的各類(lèi)文集,分別有不同的記錄。大概集中于紹興二年、四年和五年,三個(gè)年份。

          紹興二年,即公元1132年。一句話(huà)總結,在公元1132至1135年之間,李清照的年齡是52歲。

          根據這組數字關(guān)系,很容易便能推測出,李清照的生辰在1081到1084年之間。

          《神道碑》是為了紀念王珪之去世,其中明確記載,“元豐八年(1085年)四月,丞相王公珪感疾……五月己酉薨于位……”。

          若以此計算,石碑成文之日,李清照已然出生,或在襁褓之間,或是嬉戲的頑童。

          而石碑中還有,關(guān)于王珪長(cháng)女“早卒”的記錄,這也言明了李清照生母,確是王珪之女無(wú)疑。伍

          據前文所言,朱勝非說(shuō)過(guò):“檜,王仲山婿也?!?/p>

          王珪——即李清照的外祖父,育有五個(gè)兒子,王仲山便是其中之一。

          秦檜是王仲山的女婿,而李清照管王仲山叫舅舅。以此論之,李清照的表妹夫,即是權傾一時(shí)的奸相秦檜。

          王家的后代女子,都是有性格有脾氣之人,丈夫與妻子之間,竟能形成鮮明的對比。

          趙明誠脾氣軟弱,金人還沒(méi)兵臨城下,早已“縋城宵遁矣”,他甚至不如當初的秦檜熱血。

          李清照之決絕,歷史上早有公論,“生當作人杰”之詩(shī)句,實(shí)在不像女子的手筆。因為大宋的男子過(guò)于軟弱,她不止一次作詩(shī)諷刺。所謂“南來(lái)尚怯吳江冷,北狩應悲易水寒”,區區一句詩(shī),把南北兩宋的君王,都給罵了。

          李清照性格如此,她的表妹也不是省油的燈。

          秦檜之妻王氏,簡(jiǎn)直就是出名的悍婦。在外交政策上,秦檜是個(gè)膿包,回到家時(shí),他更加窩囊。王氏沒(méi)有生育能力,便把兄弟庶子過(guò)繼給秦家,秦檜權傾天下,卻不敢將與小妾所生骨肉,帶回家中養育。

          李清照與王氏性格近似,這也在無(wú)形中,為這對表姐妹之間的親屬關(guān)系,提供另一條不成文的佐證。

          王家女子的強硬,培養出極具性格的女詞人;女婿“妻管?chē)馈钡膶傩?,不?jīng)意間把大宋之外交,帶入了萬(wàn)丈深淵。

          初始條件的微弱變化,竟能改變文化和歷史的進(jìn)程,性格化成的這只小蝴蝶,撲棱撲棱扇動(dòng)翅膀,當真具有無(wú)窮盡的能量。參考資料:1,王曾瑜:《李清照生母及其與秦檜的親戚關(guān)系考》2,鄧新躍:《李清照與秦檜親戚關(guān)系考》3,何忠禮 何兆泉:《關(guān)于秦檜歸宋問(wèn)題的再討論》4,張淑樂(lè ):《李格非研究》

          作者:老談

          本文為菊齋原創(chuàng )文章。公號轉載請聯(lián)系我們開(kāi)白授權。

          世間 · 好物

          看看

          菊齋 |  文人  | 美學(xué)

          努力寫(xiě)好看的藝文史

          歡迎個(gè)人轉發(fā)、擴散。

          投稿請在后臺鍵入“投稿”

          商務(wù)合作請請在后臺鍵入“合作”

          公號轉載請在后臺鍵入“轉載”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fā)表

            請遵守用戶(hù) 評論公約

            類(lèi)似文章 更多

            国产日韩欧美,国产精品一区二区欧美视频,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四区,国产成a人片在线观看视频99
          •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