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
        1. 分享

          《荒原》:令趙蘿蕤蜚聲譯林之作

           星河歲月 2018-06-08

          《荒原》:令趙蘿蕤蜚聲譯林之作

          □北京 方繼孝

          1937年,艾略特名作《荒原》漢譯本問(wèn)世,其譯者趙蘿蕤成為漢譯《荒原》第一人。

          《荒原》于1922年出版,是英國現代派詩(shī)人、文藝評論家托馬斯·斯特恩斯·艾略特(1888—1965)的成名作和影響最深遠的作品。這部作品被評論界稱(chēng)為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一部詩(shī)作,表達了西方一代人精神上的幻滅,被認為是西方現代文學(xué)中具有劃時(shí)代意義的作品。而艾略特本人的名氣也高漲得近乎神話(huà),在1930年以后的30年里,艾略特成為英國文壇最卓越的詩(shī)人和評論家。至今,《荒原》仍被視為英美現代詩(shī)歌的里程碑。

          關(guān)于《荒原》的影響,趙蘿蕤在《〈荒原〉淺說(shuō)》一文中稱(chēng):“《荒原》一詩(shī)必須一讀,那是因為它曾經(jīng)轟動(dòng)一時(shí),其影響之大之深是現代西方詩(shī)歌多少年來(lái)沒(méi)有過(guò)的。其影響之所以大深,我想主要是因為它集中反映了時(shí)代精神,即第一次世界大戰后西方廣大青年對一切理想信仰均已破滅的那種思想境界?!薄八鑼?xiě)了上流社會(huì )生活的空虛、失望和迷茫。他寫(xiě)得最多的是市井小人,他們卑鄙、狼狽,幾乎麻木不仁?!薄斑@首詩(shī)在藝術(shù)方法上很有創(chuàng )造性,而且深具匠心?!?/span>


          趙蘿蕤翻譯《荒原》手稿首頁(yè)

          趙蘿蕤《荒原》清樣



          趙蘿蕤受父親趙紫宸先生的影響,自小喜歡寫(xiě)詩(shī)。1932年秋,還在燕京大學(xué)讀書(shū)的趙蘿蕤,與來(lái)燕京大學(xué)就讀的新月派詩(shī)人陳夢(mèng)家相識,并很快建立了戀人關(guān)系。1935年5月5日,趙蘿蕤與陳夢(mèng)家在燕京大學(xué)甘德閣舉行訂婚儀式。這時(shí),趙蘿蕤23歲,在清華大學(xué)外國文學(xué)研究所攻讀碩士學(xué)位;陳夢(mèng)家24歲,即將結束在燕京大學(xué)研究生院的學(xué)習。正是在這一時(shí)期,趙蘿蕤選修了吳宓先生的“中西詩(shī)比較”,葉公超先生的“文藝理論”,美籍教授溫德先生的多門(mén)法國文學(xué)課。由于溫德教授在課堂上詳細地講解過(guò)艾略特的《荒原》一詩(shī),所以趙蘿蕤對艾略特的詩(shī)歌產(chǎn)生了“好奇的興趣”。在溫德教授的課堂上,趙蘿蕤了解到《荒原》中的文學(xué)典故,并讀懂了《荒原》的基本內容。而在葉公超先生的課堂上,趙蘿蕤通過(guò)葉先生透徹的講解,了解了《荒原》在內容與技巧上的要點(diǎn)和特點(diǎn)以及艾略特的詩(shī)學(xué)理論。葉先生還將《荒原》中的某些技法與中國的唐宋詩(shī)加以比較,更加深了趙蘿蕤對《荒原》的深刻理解,以至她覺(jué)得“他的影響之大竟令人感覺(jué),也許將來(lái)他的詩(shī)本身價(jià)值還不及他的影響的價(jià)值呢”。

          大概在1935年5月間,趙蘿蕤試譯了艾略特《荒原》的第一節。這年8月,趙蘿蕤幫助陳夢(mèng)家從其所創(chuàng )作的100多首詩(shī)中選取23首,編成《夢(mèng)家存詩(shī)》。

          1936年1月18日,趙蘿蕤與陳夢(mèng)家結婚,婚禮在燕京大學(xué)臨湖軒的司徒雷登辦公室舉行?;楹?,他們都在燕京大學(xué)任教。


          陳夢(mèng)家趙蘿蕤夫婦。


          1936年10月,戴望舒與卞之琳、孫大雨、梁宗岱、馮至等人在上海創(chuàng )辦了《新詩(shī)》月刊,該刊成為新月派、現代派詩(shī)人交流的重要園地,也是中國現代詩(shī)壇上重要的文學(xué)期刊之一。月刊創(chuàng )辦之初,沈從文受戴望舒之托致函陳夢(mèng)家,希望夢(mèng)家的詩(shī)同蘿蕤的詩(shī)給戴望舒(所辦《新詩(shī)》月刊)兩首,并“望問(wèn)問(wèn)陸先生若有什么佳作,也寄點(diǎn)給他”。陸先生,即陸志韋先生。

          戴望舒曾聞趙蘿蕤試譯過(guò)《荒原》的第一節,于是約請趙蘿蕤翻譯《荒原》全詩(shī),這是1936年底的事。盡管那時(shí)趙蘿蕤“沒(méi)有作過(guò)任何形式的翻譯,完全沒(méi)有這方面的經(jīng)驗”,但她“喜歡作任何新鮮而又有一定難度的事情”,“于是就把這個(gè)任務(wù)接受下來(lái)”,并在一個(gè)月內譯完了《荒原》全詩(shī)。為了增加些篇幅,她在詩(shī)的后面列了一個(gè)作者著(zhù)作表,還列有一些評述作家與作品的篇目和她自己不得不讀的一些參考書(shū)的書(shū)目。因一部分附錄不規范,也已過(guò)時(shí),在后來(lái)修訂時(shí)刪掉了。

          在譯稿寄給上海戴望舒前,趙蘿蕤請葉公超寫(xiě)了序。

          譯稿是1936年12月下旬寄出的。戴望舒收到譯稿,于12月28日致函陳夢(mèng)家,商討出版細節和擬改排單行本事:


          夢(mèng)家兄:

          《荒原》收到,謝謝蘿蕤女士給《新詩(shī)》趕譯起來(lái)。關(guān)于注釋?zhuān)瑸榱俗x者便利起見(jiàn),我們把原著(zhù)和譯注并在一起印,但在譯注上加一個(gè)★號,以示區別。這篇詩(shī)付印后,擬改排單行本(卅二開(kāi)本),前曾函商,不知能見(jiàn)允否?

          聽(tīng)說(shuō)溫源寧先生在寫(xiě)一篇《EP—OT論》,我很想找人譯出,刊入四期《新詩(shī)》,也收入單行本中,省得再找人寫(xiě)介紹了。不知你們的意見(jiàn)如何?

          順便恭賀新禧。

          弟 望舒

          十二月廿八日


          據趙蘿蕤《我與艾略特》一文記述,1937年6月,她收到了10本簡(jiǎn)裝本和若干精裝本《荒原》。這本書(shū)印行簡(jiǎn)裝本300本,精裝本50本,精裝本定價(jià)8角。

          在趙蘿蕤收到戴望舒寄來(lái)的《荒原》單行本后不久,盧溝橋事變爆發(fā),趙蘿蕤、陳夢(mèng)家夫婦和家人離開(kāi)了北平,幾經(jīng)輾轉最終到達昆明。兩年后,趙蘿蕤偶然見(jiàn)到了上?!段餮笪膶W(xué)》刊載的一篇署名邢光祖的文章,文章詳細評介了艾略特的《荒原》,對趙蘿蕤的譯文給予客觀(guān)的評述。她這才得知,艾略特《荒原》漢譯本問(wèn)世后,在讀者中,特別是詩(shī)界和譯界讀者中,還真是引起了一定的反響。

          1944年秋,趙蘿蕤與夫君陳夢(mèng)家赴美,陳夢(mèng)家在芝加哥大學(xué)東方學(xué)院教授文字學(xué),趙蘿蕤在芝加哥大學(xué)攻讀英語(yǔ)語(yǔ)言文學(xué)博士學(xué)位。1946年7月初,陳夢(mèng)家在哈佛大學(xué)會(huì )見(jiàn)了回美國探親的艾略特。艾略特得知《荒原》漢譯本的譯者也在美國,非常想見(jiàn)面,陳夢(mèng)家當即打電報給趙蘿蕤。7月9日晚上,艾略特約趙蘿蕤在哈佛俱樂(lè )部共進(jìn)晚餐。晚餐后,為了答謝趙蘿蕤用心翻譯了《荒原》,艾略特為趙蘿蕤朗誦了《四個(gè)四重奏》中的片段,并囑托她翻譯這首和《荒原》的風(fēng)格大不相同的長(cháng)詩(shī)。

          1936年趙蘿蕤翻譯艾略特的《荒原》后,又陸續有人翻譯了《荒原》,但直到今天,翻譯界仍公認趙蘿蕤的《荒原》譯本是至今“最優(yōu)秀的翻譯作品”,《荒原》令趙蘿蕤蜚聲譯林。


          趙蘿蕤翻譯《死了的山村》


          封面

          扉頁(yè)


          趙蘿蕤不僅在很短的時(shí)間內翻譯了《荒原》這首艱深晦澀的現代派“怪詩(shī)”,在昆明時(shí),她還翻譯了英文版《死了的山村》(Fontamara),這是意大利作家、政治家伊尼亞齊奧·西洛內(Ignazio Silone,1900—1978)創(chuàng )作于1930年的小說(shuō),講述的是法西斯主義者對意大利農民的無(wú)情盤(pán)剝。

          《死了的山村》渝版溥泉紙本,全1冊,定價(jià)2元2角,由獨立出版社出版發(fā)行,正中書(shū)局印刷,中國文化服務(wù)社經(jīng)銷(xiāo)。該書(shū)于1943年8月初版,1944年9月再版。奇怪的是,該書(shū)出版后,趙蘿蕤從未提及曾翻譯過(guò)這本書(shū)。這大概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與獨立出版社的背景有關(guān)。獨立出版社于1928年在南京成立,是當時(shí)的軍方出版機構,抗戰時(shí)期遷至重慶,潘公展任社長(cháng)??箲饡r(shí)期,潘公展歷任國民黨中央宣傳部副部長(cháng)、新聞檢查處處長(cháng)、中央圖書(shū)雜志審查委員會(huì )主任委員等職,并在中央訓練團、政治大學(xué)新聞系兼任教授。民國31年(1942)后,任國民黨中央常委。在重慶,潘以自己的特殊身份,向相關(guān)單位積極推銷(xiāo)該社圖書(shū)。二是與原書(shū)作者的政治身份有關(guān)。西洛內,筆名塞貢多·特蘭奎利(Secondo Tranqwilli),原系社會(huì )黨人,后為共產(chǎn)黨人,1930年與共產(chǎn)國際關(guān)系破裂,1931年流亡瑞士。他致力于寫(xiě)作,猛力抨擊法西斯主義。


            本站是提供個(gè)人知識管理的網(wǎng)絡(luò )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hù)發(fā)布,不代表本站觀(guān)點(diǎn)。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lián)系方式、誘導購買(mǎi)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fā)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diǎn)擊一鍵舉報。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fā)表

            請遵守用戶(hù) 評論公約

            類(lèi)似文章 更多

            国产日韩欧美,国产精品一区二区欧美视频,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四区,国产成a人片在线观看视频99
          • <bdo id="gxqa6"></bdo>
              1. <track id="gxqa6"></track>
              2. <nobr id="gxqa6"><optgroup id="gxqa6"></optgroup></nobr>
                  <tbody id="gxqa6"></tbody>